回到頂端
|||
熱門: 所得稅 林心如 iPhone

民共黨際交流需要各退一步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4.06.27 00:00
6月25日傍晚,筆者意外接到陸委會緊急來電,希望參加6月26日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與台灣學者座談,邀請電話來得如此之晚,實在令人詫異,但我並未詢問原因。後來經過了解,是因為受邀學者專家十人之中,偏綠學者只有顏建發教授一人,陸委會原想邀請童振源教授與會,但童剛好人在日本,因此不得不作出最後調整。

座談長達兩個半小時,都在相當坦誠的氣氛下進行,張主任為了體現「傾聽多元聲音」的訪台宗旨,自己只在開場作出簡短發言,並在最後作出大約十分鐘的綜合答覆,全程都以「各暢所言、開誠布公」的方式進行。

筆者發言大約十分鐘,內容大致如下:

當前兩岸關係已經進入深水區,面臨兩大空前困境,如果不能務實面對處理,未來兩岸進程恐將陷入停滯:首先是分配問題,兩岸經貿紅利明顯出現分配落差,多數中小企業、中南部民眾、中下階層、青年並未分享到兩岸利多,反而在台灣遭遇越來越嚴重的就業困難、薪資停滯、生意難做。

其次是互信問題,兩岸進一步經濟整合,勢將產生不可逆轉的政治後果,但台灣民眾並未準備好兩岸政治談判,擔心進一步經濟交流必將導致「以經促統、以商圍政」的後遺症,因此希望強化民主監督,掌握台灣前途的選擇權。

分配落差加上政治不安,導致太陽花學運的爆發,也使兩岸進入深水區的總體矛盾浮上檯面。大陸確實也看到學運之後的台灣社會心理變化,因此在習宋會之後開始提出「三中一青」(中南部、中小企業、中下階層、青年)作為兩岸交流工作重點,問題是「三中一青」範圍廣泛、成員眾多,大陸涉台單位即使想有所補救,匡正兩岸交流失衡缺失,試圖展開全方位接觸了解,但由於缺乏有效組織溝通,執行起來恐將緩不濟急、事倍功半。

筆者指出,民進黨就是台灣「三中一青」的主要政治代表,大陸如果能在國民黨之外,另外啟動黨對黨的民共交流,就可在台灣營造更廣泛的兩岸互信基礎,不但能迅速了解「三中一青」的實際需求,也能補救兩岸政策失衡的矛盾落差。但大陸至今仍然受困於長期的兩岸交流前提,始終堅持民進黨必須先接受「九二共識」,才可能啟動民共黨際交流。

問題是,台灣已經是政治分裂社會,民進黨在總統大選的最差表現,也有42%得票率,蔡英文2012年只輸了6%,大陸拒絕與擁有將近一半民意的民進黨展開正式的黨際交往,等於把民進黨選民排斥在外,其中占絕大多數的「三中一青」選民,當然會對獨厚國民黨的兩岸交流保持懷疑態度。

筆者因此提問:大陸一方面認知到兩岸政策必須更廣泛顧及台灣「三中一青」,另一方面卻又拒絕與「三中一青」的主要政治代表民進黨建立黨際交往,二者之間的矛盾如何可能化解?筆者坦率指出,要民進黨接受「九二共識」有現實上的困難,但大陸一旦缺少民進黨共同參與營造兩岸交流的互信基礎,未來要開展兩岸深水區的任何議題,又將備受杯葛阻礙,何妨各退一步,設法在「九二共識」之外,尋求可以幫民共黨際交流解套的新論述?

筆者舉例表示,如果民進黨願意退一步凍結台獨黨綱,大陸是否也願意退一步走出「九二共識」死結,開始啟動正式的民共黨際交流?筆者更呼籲民共兩黨不要陷入各自的意識形態困境,導致兩岸深水區議程無從開展,兩岸更深廣的互信基礎也無從建立。

張主任在綜合答覆中,特別針對筆者的問題提出回應。他說自己在中聯部(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工作三十多年,會見過各國無數政黨,但只有兩種政黨,大陸不曾正式交往:一種是恐怖組織,一種是分裂中國的政黨。言下之意,大陸不與主張分裂國土的政黨交往,台獨黨只是其中之一。

但張主任也明白兩岸政治現實,因此進一步表示,大陸對一個政黨的觀察,不會只看政黨綱領,還會看政策,尤其是實際行動,是否展現出兩岸正能量,他暗示民進黨在過去的兩岸互動中,大多是站在反對面。然後又坦然指出「對於民進黨的表現,不只大陸政府在看,大陸人民也在看,我們也有苦衷」。

他以服貿為例,大陸商務部認為已經對台灣讓利,澳洲和新加坡政府代表都相繼向大陸表示,如果可以比照兩岸簽署服貿協議,回國都是大功一件,但台灣反彈卻如此激烈,讓商務部負責談判人員很不以為然。他還提出自己的觀察,台灣與紐西蘭、新加坡也簽署自由貿易協議,開放度都超過服貿,但並未看到台灣民眾反彈,可見服貿爭議的本質並不是經濟問題,而是兩岸政治的互信不夠。

但回答至此,張主任也露出無奈神情了。作為身經百戰的外交官,他當然知道兩岸互信基礎不足,才是服貿引發反彈的根本原因,也明白民共兩黨如能進行正式的黨際交往,必能擴大兩岸交流的政治互信基礎,能夠更快更好整合「三中一青」的弱勢民意,大幅減少台灣民眾反彈。但在大陸必先接受「九二共識」的兩岸原則堅持下,他對於如何開啟正式的民共黨際交流,顯然還不能提出具體解決之道。

一場座談,並不能立刻解決根深蒂固的兩岸矛盾,但雙方開誠布公展開溝通對話,至少讓大家明白兩岸所面對的困境,以及各自所面對的困難,由此出發,才能尋求最後的突破。反服貿學運所導致的兩岸深水區矛盾,需要營造更深廣的兩岸互信基礎才能化解,唯有民共兩黨各退一步,民進黨設法淡化直接挑戰統一的「台獨黨綱」,大陸重新解釋民共無從找到交集的「九二共識」,才可望啟動民共兩黨的正式交往,才可望使兩岸進程不再受阻於深水區障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