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空汙 北市

總統接受美國富比士雜誌專訪全文

中央廣播電台/楊雨青 2014.06.26 00:00
馬英九總統在19日接受美國富比士雜誌專訪,針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台灣金融服務業發展、貿易自由化政策、東亞情勢及台美關係等議題回應媒體提問。總統府今天(26日)公布專訪全文,內容如下:

問:臺灣推動貿易自由化,因此有許多的企業到臺灣尋找商機及工作機會,近期外界關注的服貿協議為何會讓民眾反對?

總統:關於今年3月學運的服貿爭議,(學生認為)主要原因是服貿在簽訂與審查過程不透明,而且不符合程序正義;第二,對於與中國大陸打交道有許多疑慮,所以主張要求將服貿協議退回,這是3月學運最直接的原因。

但是這2個理由是站不住腳的,因為我們於去年6月21日簽訂服貿協議之前,經濟部就已與46種服務業的公會、協會代表進行110次諮商,一共有264人參加,因此它不是黑箱,同時,經濟部與陸委會有3次向立法院提出正式專案報告;簽訂之後,送至立法院後舉行20次公聽會,經濟部也在民間舉辦144場座談會、共7,900多人參加,等到3月開始審查服貿協議的時候,該協議所經歷的過程可說是我國憲政史上最開放、最透明的,其中,在立法院所召開的公聽會,有時一召開都花費一整天的時間,但學生們認為這過程仍不夠透明,所以他們一直說這是黑箱,但這說法顯然是站不住腳的。

在立法院委員會審查的時候,若是民進黨委員主持會議,他就不讓國民黨的委員說話,當輪到國民黨委員主持會議時,民進黨委員就霸占主席臺,不讓國民黨的主席主持會議,所以在委員會上是一團亂。因此國民黨的主席就宣布在委員會的階段結束,將它送到院會去,這個動作就被解讀為我們要把它通過,實際上還沒有通過,因為還沒有離開立法院,但外界已經誤會國民黨是靠這個方式來強行過關,這是造成學生們誤解,然後採取激烈地霸占立法院行動的主要原因。

當學生占領立法院後,他們的第一個訴求是「逐條審議、逐條表決」服貿協議,這本來就是國民黨與民進黨的共識,所以國民黨立刻表示同意,然後,學生另外又提出要訂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來監督兩岸協議的過程,而這點國民黨也同意了,不過他們說要先訂監督條例再審服貿協議,這點國民黨沒有同意,國民黨認為可以同時進行,但到現在為止,行政院於4月將「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案送至立法院,2個月來民進黨還是一樣,用霸占主席臺的方式,不讓協議監督條例來進行逐條審查,這是我們現在遇到最大的問題。而民進黨到現在霸占主席臺已43次,這是一個歷史紀錄,所以我們的民主不是在於我們不願意溝通,而是少數人當他們認為無法獲得立法院支持時,他們就採取這種霸占主席臺的方式癱瘓國會,使得許多重要法案無法進行,這是我們民主目前遇到最大的挑戰。

問:服貿協議與政府整體的經濟政策有何關連?所扮演的角色為何?

總統:在我們上任前,亞洲其它的主要貿易夥伴已開始紛紛締結自由貿易協定(FTA),臺灣可以說已在落後的狀態,所以我上任後,就儘快與我們第一大貿易夥伴中國大陸簽訂「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時間是2010年6月。簽訂後,因為它是「早收清單」,只占全數貨品的6%與少部分服務業,目前這6%的貨品已全部免稅,但ECFA是「架構協議」,它涵蓋「服務貿易」、「貨品貿易」與「爭端解決」等項目,所以這次的「服貿協議」是ECFA的延伸,也是其中一部分,另一部分的「貨貿協議」,我們也正與中國大陸談判,因為那需要較久的時間,項目約有7、8千項。服貿協議之所以重要,因為它本身就是ECFA的一部分。

其次,臺灣的服務業發展得很快,目前占總體GDP的70%,但服務業外銷的量非常少,不但輸給新加坡與香港等以服務貿易為主的經濟體,也輸給韓國與日本,因此我們很希望擴大服務業,與中國大陸簽訂服貿協議後,根據中華經濟研究院的評估,臺灣對中國大陸服務業的出口可增加37%,這是一個不小的數字,所以它可以幫助服務貿易的成長,這是第一個最大的優點。

此外,為增加與其它國家簽訂經濟合作協議,我們希望一方面簽訂雙邊協議,另方面進行多邊的「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以及「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因此我們必須展現貿易自由化的決心,而簽訂服貿協議也是展現決心的一部分。

問:您為什麼認為臺灣的服務業較香港、新加坡落後呢?

總統:因為我們過去的服務業主要著重在國內,相對而言出口都是貨品,直到最近10幾年,大家才注意到我們的服務業也有出口的潛力。

在過去10年中,臺灣的服務業到中國大陸發展,取得相當不錯的成績。例如餐飲業,已在大陸開設2千多家,共有50個品牌。例如洗衣業,在臺灣,洗衣業是(規模)很小的企業,但有家名為「象王」(Elephant King)的洗衣店,在臺灣幾乎沒有人知道,但它到中國大陸10年,現在成為大陸十大連鎖加盟店之一,可見臺灣的企業精神與營運技巧,對華人市場是有非常大的商機。

星巴克來臺灣後,刺激許多本土咖啡店開始出現。又例如「85度C」在臺灣有340家分店,到中國大陸也開了將近400家,這個經驗又讓它到美國、澳洲與香港發展,所以我認為到中國大陸是讓我們的服務業可以「練兵」的一個很好的市場。

此外,服貿協議還能讓臺灣的電子商務以及遊戲軟體到大陸去開創市場。以電子商務為例,臺灣得到的條件是可至福建參股大陸的公司,而且股份比重可達55%,因此,臺灣可擁有控制權及發展自己的品牌,這對臺灣的電子商務而言極為重要。

又,例如線上遊戲,臺灣能獲得的條件是在兩個月內完成審批的過程,這對線上遊戲而言實為了不起的進步,因為過去臺灣在大陸送件之後,有時候長達1年、2年都沒有消息,但現在大陸承諾兩個月之內完成審批作業,對臺灣線上遊戲的發展有極大的助益。

大陸有些地方與臺灣相似,剛開始注重貨品的發展,現在則非常注意服務業,所以他們訂定第12個「五年計畫」,希望把目前占經濟46%的服務業能提高到55%,甚至更高,因此這個機會對臺灣而言也很好。

總言之,臺灣的服務業差不多已發展到飽和的狀態,但是如果有大陸市場的支持,還能再進一步的發展,甚至能擴大到東南亞或歐美市場。

問:請問您是否擔心服務業因此都轉而到中國大陸發展,而離開臺灣呢?

總統:上述臺灣的服務業如果能藉由到大陸發展的機會,而能進一步擴大發展,將來還是能回饋臺灣。例如85度C的業者就決定將來要在臺灣設立訓練中心,能提供好幾千個就業機會,之後再把這些人送至海外的公司據點。由此可見,服務業並不是走了以後就離開臺灣,實際上還是可以再回饋。

問:除了在中國大陸尋求獲利,如何提升臺灣政府所支持的許多金融服務業的效能?

總統:金融服務業也是臺灣很重要的服務業項目之一。基本上,未來可朝五大方向來做:首先,將金融服務業納入「自由經濟示範區」;第二、持續開放市場及法規鬆綁,目前臺灣正討論開放的項目計有26項;第三、將來發展重心會置於亞洲,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估計,亞洲占全球GDP的比例為36%,至2050年會高達50%,由此可見亞洲的成長將會持續,也相當驚人,因此臺灣未來會將亞洲視為一個主要的市場;第四、臺灣希望推動金融的進口替代,換言之,原本屬於外商的服務,我們希望本國的金融業也能承接,拉回至國內來進行交易,使得臺灣金融業能有更大的成長。以往相對而言,金融業較為保守,可是近幾年來轉為積極地向外拓展,因此政府也積極協助金融業尋求拓展商機的機會。第五、協助金融業掌握網路商機,過去金融業有總行、分行,現在可能以網路行銷取代過去傳統的方式,所以我們刻正修訂電子支付管理的規定,以幫助電子商務的發展。

綜言之,服貿協議雖僅是與中國大陸的協議,但透過該協議,定能促使許多服務業增加更多發展的商機。

問:臺灣金融服務業過去受到政府諸多限制,相形之下較為保守、不敢承受風險,成長亦較緩慢,請問貴國政府是否考慮開放中國大陸資金來投資臺灣金融服務業,會產生何種風險?另,貴國政府對待官股銀行的政策是否會有改變?

總統:我認為這是過去若干年來政府準備要改革的項目,我們除鼓勵官股銀行合併,也減少法規限制,讓國內銀行能夠更具競爭力。

在這個領域,財經界與國會確實有不同意見,但政府大方向仍朝「開放」前進,因為臺灣現在要競爭的,不是國內銀行,也須與外國銀行競爭,最近他們常說要打「亞洲盃」,也就是說,要在亞洲金融界開創一片天,這對我國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過去臺灣在這方面不是非常開放,因此政府目前將金融服務業納入「自由經濟示範區」即是如此。

在示範區內,法規鬆綁及市場開放的程度可比過去更大,因為它等於是一個「實驗區」、「示範區」,做得好的話,可再推廣至全國。因此,示範區對我國而言,是一個新紀元的開始,不僅是金融服務,還包括國際健康及農業加值。

換句話說,臺灣想要真正自由化,不可能一步到位,我們希望逐步進行,先從「示範區」開始,再逐步擴大,如此方能讓我們走得更穩與更成功。

目前金融服務業共有26個項目準備開放,實際上,至今年4月底止,已開放項目對本國銀行而言,盈餘已增加21%,其中涉及國際金融部分,盈餘甚至成長56%,數據相當可觀。

問:請問貴國政府是否考慮改變官股銀行的持股方式,譬如開放個人及外資銀行投資或中國大陸銀行持有臺灣官股銀行股份等?

總統:財政部在這個議題上仍有一些考量,目前尚未成熟,實際上,將官股(釋出)固然是市場開放及法規鬆綁中的一項,但更重要的是,其它過去無法承作的項目,如果能夠作的話,就會逐漸有成果,這也是財政部目前改革及思考的項目。我知道他們(財政部)都不斷地在檢討,這些領域過去也有很多人建議。

我們希望未來3到5年內,財政部與金管會能透過整併,打造出3到5家亞洲區域性金融機構,這也是我們的目標。

問:請問您如果服貿協議無法通過將如何處理?

總統:事實上,剛開始多數民調顯示,民眾對服貿協議反對大於支持,但在經過一段時間後,情況有所改變,現在支持人數已經相當、甚至超過反對人數,因為討論越多,大家越發現它(服貿協議)並非毒蛇猛獸。

例如原來反對者不斷強調服貿協議將引進大量大陸勞工,進而影響我國勞工就業機會,然而經說明後,民眾瞭解我們並未開放大陸勞工,來臺大陸員工以管理階層的幹部居多。在我們對大陸開放的64個項目中,其中有27項至今已開放2到5年,至今年年初為止,共有495家企業(來臺),僅帶來264個大陸幹部,也就是說1家還(帶)不到2人,但是他們雇用9,624位臺灣勞工,亦即大陸一個幹部或眷屬來臺,就替臺灣創造36個工作機會。

問:回顧以往,您是否認為在處理服貿協議爭議的過程可採取不同的做法呢?

總統: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這次服貿協議之所以遭遇挑戰,來自許多人對中國大陸抱持的疑惑及恐懼,這種心理狀態會使許多原本沒問題的東西,被說成很可怕。

未來在類似協議中,我們推動時一定要更提早、更廣泛且更小心地向民眾說明,同時我們還需對中國大陸建立起一種健康平衡的心態,不能任何事情碰到中國大陸就聯想到「可怕」與「惡毒」,因為中國大陸與臺灣僅相隔180公里的臺灣海峽,我們不可能忽視他們的存在。即便中國大陸對我們的軍事部署沒有改變,我們也不可能因此而不跟對方打交道,在過去許多年中,跟大陸無論在貿易或投資成長最快速的時候,其實是民進黨執政時期。

可能您不知道,在民進黨執政8年間,我們對大陸的貿易成長了2.8倍,投資成長了3.8倍,2000年臺灣對大陸出口占總出口24%,到2008年成長到40%。2008年換我們執政,到現在6年過去,從40%降低為39%。換言之,在我們執政時,對大陸出口不但沒有增加,反而降低,因為我們增加對別的地區,(例如東南亞)出口,我們知道不能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所以我們也把雞蛋放在別的籃子,慢慢的分開,在我們執政時期,反而實行更平衡的政策,換言之,我們對大陸貿易的絕對值在增加,但是比例在減少。

問:在臺灣服貿協議卡關,請問您認為中國大陸該如何協助臺灣通過服貿協議呢?

總統:實際上,現在國內對服貿協議的憂慮,該協議本身就有解決機制。譬如第8條就是有關「緊急磋商」,對產生負面影響的項目,雙方可以進行緊急磋商,採取緊急行動。第11條規定「例外條款」,有關國家安全議題,可依據該條款解決;第23條有關「修正條款」,這是服貿協議本身就有的機制。我們針對大陸到臺灣投資也有一套管理機制。過去幾年我們嚴格把關,已經開放批發及零售業,但沒有開放出版業。

問:日前大陸國臺辦發言人指稱臺灣未來必須由13億中國人民共同決定,這對於兩岸互動並沒有幫助,您認為可以怎麼做,讓雙方關係進一步發展呢?

總統:你剛剛舉的例子很好,國臺辦發言人在提到臺灣前途問題的發言引起國內非常大的反彈,我認為這類議題是高度敏感,但他們似乎並不瞭解,國臺辦發言人把中共傳統的立場說出來,卻不瞭解這對臺灣是無法接受的。因此,儘管大陸花了很多人力、物力研究臺灣,許多機構也經常派人來臺,但對這些議題還需要有更多瞭解,如何處理才能讓大家覺得中國大陸對臺灣不是一個威脅。這並不是做不到的,我想他們還需要做更多的功課。

問:請問您要如何讓服貿協議邁向下一個階段呢?

總統:目前立法院正在召開臨時會,我們最優先的工作就是完成「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的審查,讓我們能趕快把現在不能做的,透過這個法律的修正變成能做的,以吸引外資及國內投資,讓示範區建立起來,開始上路。有一些不需要修正法律的(措施)已經上路,其他需要修正法律的就必須等立法院(通過)。

另外,「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是要讓大家放心我們將來與大陸簽署任何協議都會透過監督條例的運作,但是有一些在野黨及學生提出的條文,例如把過去所簽訂的協議全數重新審查,恐怕就會有問題,將來還會在立法院討論。接下來就是服貿協議,經過這麼多次的討論、辯論、甚至抗爭及占據立法院,讓大家充分理解服貿協議對臺灣的好處,包括美國、新加坡及其他國家都覺得很奇怪,臺灣為什麼不願意簽,但國內的反對者總認為服貿協議會影響到我們的經濟、就業及國家安全,而其中有很多都是誤解,我想慢慢地把這部分說清楚,也許時間稍微久一點,大家可以瞭解以後再接受,從這段時間的民意反應,也可以證明民眾已經比過去更為瞭解(服貿協議)。

問:最近在新加坡舉行的「亞洲安全會議」對東亞情勢表示關切,請問臺灣的立場與態度?

總統:東亞情勢在過去一段時間的確給人緊張逐漸升高的印象,但基本上我認為不論是在東亞或南亞,發生正面衝突的機會都不會很大。因為亞洲到目前為止是世界經濟成長的引擎,每一個國家都希望透過經濟發展來增強國力及人民財富,因此都不會真正走向全面衝突,我想這裡的情況和烏克蘭或中東是很不一樣的。

問:美國在亞洲提出「再平衡政策」,臺灣會扮演何種角色?

總統:美國在亞洲的「再平衡政策」對許多亞洲國家而言,大致上是可以接受的,因為這些國家在安全方面相當程度依賴美國,在經濟方面也很願意和大陸交往,因此他們應該希望在美國與大陸之間尋找一個平衡點,運作得好的話,對這個區域應該是正面的。

問:TPP目前在美國的發展前景不甚樂觀,請問您的看法?

總統:我們一直很希望參與TPP的第二輪談判,但是不會因此影響到與成員國的雙邊諮商或簽署經濟合作協議,換句話說,多邊與雙邊我們是同時進行。美國因為期中選舉的關係, TPP在今年之內可能無法在國會獲得授權,但從長遠來看,TPP是非常重要的,因為美國不只是從經濟的角度,同時也是從戰略的角度看待TPP。

問:請問臺美關係下一步的發展?

總統:我上任以來恢復與美國高層的互信,這是政府非常關鍵的政策和目標,雙方高層有非常暢通的溝通管道,對相關議題也都能夠做到低調與零意外,目前是臺美斷交以來關係最好的時期,而安全合作使我們能夠得到防禦性的武器。在經濟方面,我們也展開雙邊投資協定的協商,美國也讓我們參加免簽證計畫,這些進展使得雙方關係甚至比斷交前還要好,這也是我們的重要目標。我認為高層管道的暢通,讓許多議題能夠事先諮商、事先解決,尤其在「臺灣關係法」立法35週年的此刻,這樣的情況是相當不錯的。

問:年底「7合1」選舉選情如何?身為黨主席有無信心?

總統:年底的選舉對我們來說當然是很大的挑戰,因為這次主要是地方選舉,很大的程度是和大環境有關,最近5個多月來,臺灣的經濟情勢確實是在改善,例如失業率已經降到3字頭、6年來創造了62萬7千個就業機會,行政院主計總處預測今年的經濟成長率是2.98%,大部分的國際機構都預測會超過3%。此外,景氣已經連續3個月亮綠燈,臺灣股市連續5個月來是四小龍裡面成長最高的,表現不錯,而我們的外銷接單、工業成長及採購經理人的指數也都是在上升之中,因此大致而言,經濟情況到年底都還會不錯。但是任何選舉的關鍵都是在候選人,大環境雖然重要,主要還是視候選人能不能獲得選民的支持,我們會全力以赴,充滿信心,現在許多地方都還沒決定候選人,但我相信他們都有相當競爭力。

問:服貿協議什麼時候會通過?立法院臨時會會通過嗎?

總統:因為現在臨時會還在進行當中,如果這次沒有結果,要看還有沒有舉辦第二次的臨時會,這些目前都不是很確定,但我們都在做最好的準備。這次臨時會還要審查考試院和監察院的人事同意權及「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所以服貿協議可能不容易排上議程,要視立法院決議是否召開第二次的臨時會,到目前為止還沒決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