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余光中 吳宗憲 黑嘉嘉

健保DRG二波項目上路 醫界反彈

TVBS/ 2014.06.24 00:00
今年的7月1日將有第二波的健保DRG制度要上路了,什麼是DRG呢?以往健保的給付方式是論量計酬,醫院做多少、報多少,但這容易衍生的弊病就是,醫院為了衝量,會替病人進行不必要的治療,為了節省資源,DRG制度施行的是同病同酬,也就是相同病症的類別,就給予相同的健保給付,但醫界反彈,救治重症病患的許多項目,DRG根本沒納入,等於醫生每收一個重症病人就會虧錢,那以後誰還要救人? 台大婦產科名醫施景中:「我可以賠錢沒關係啦,我再做5年、6年,我可以屆齡退休,我後面沒有人(接棒),以後你們再有病,找前署長看病吧!」 替病人進行接生手術,卻連續兩天接到DRG超額通知,代表病人累積的健保費用,新制度無法給付,台大婦產科名醫施景中氣憤難平,不只在臉書上痛批不合理,更點名推動DRG制度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要出來負責。 台大婦產科名醫施景中:「因為DRG它對這種輕症的,只要你做到一個最少的程度,你就會拿到所有的錢,對於一個做重症的(醫師),你做超過了,你拿不到那部分的錢,或者說打折給你給付,所以長久過來以後可能會變成獎勵這個醫生只有做輕症,他不願意去救人。」 不少民眾三天兩頭往醫院跑,知道有健保,卻不知5年前就上路的健保新制DRG跟自己的關聯有多高,施景中指出,所謂的DRG指的是同病同酬,也就是病人被診斷為同一類疾病後,再依年齡、性別以及有沒有併發症,細分為不同組別,就適用同一種健保給付價格,但施景中認為,DRG的盲點在於健保用簡單的編碼和定額,把醫療行為規格化,等於鼓勵醫院把不合規格的病人拒於門外,當治療重症病人,DRG給付容易超標,等於醫生救人還得虧錢,還有哪家醫院肯做這門賠本生意? 台大婦產科名醫施景中:「一個心肌梗塞,它的疾病複雜程度耗費可能會差到4、5倍,甚至10倍以上,你要用一個DRG去把它囊括那個是不可能的,今天一個休克的救治,你把病人救起來,健保給你3萬多點,你把他救死掉了,健保給你5萬多點,這個DRG設計本身就是非常荒唐。」 不過研究DRG制度10幾年的前衛生署長楊志良指出,往年健保給付的缺失在於容易讓醫院報得越多越好,因此有些不肖醫院會讓病人延長住院天數,或安排非必要的檢查、治療,用衝量的方法,獲得較高的健保給付,楊志良也舉實例指出,美國從1980年代實施DRG制度後,包括加拿大、德國、法國、日本等許多國家都運用了DRG來提升醫療品質,因此DRG的技術面有討論空間,但制度面可不能廢。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同一個DRG裡面,如果一個項目60%到70%的醫師都有做的,這就是必要項目,我們就把這些項目的錢統統加起來,再給他乘上一個比率,所以這些重症是不是一定會賠錢呢?如果是的話,那我們就把這個調整,而不是反對DRG制度。」 醫改會研究發展組研究員沈珮涵:「健保應該要公開各個醫院收治病人的疾病嚴重度的指標,是收很嚴重的案例的話,那的確是不是要給他們多一點點補貼,那如果說真的都是收輕症的醫學中心,那是不是其實不需要給他們那麼多錢。」 楊志良坦言,如果要健保不能倒,撙節開支的DRG就有其存在必要,未來醫院不該把DRG的虧損轉嫁給第一線救人的醫師,醫改會也主張,醫院應該公開財報,DRG行不行得通,醫院是否會因此虧錢,要讓數字來說話。 前衛生署長楊志良:「醫院應該承擔這個責任,因為醫院不能每一件(病人)都要賺錢,有的賺了就要補那個可能會虧的,醫院都還在賺錢,我們每年給醫院的(給付)總額遠遠大於我們的經濟成長率,所以醫院要承擔相當的責任,因為我們沒有虧待醫院。」 醫改會研究發展組研究員沈珮涵:「醫院其實應該要把這個部分就是拿來這些(治療)重症的醫師啦,那國外其實它們實施DRG,都會把就是各家醫院的財務報表就是公開,給大家去檢視,那這個部分就是台灣目前比較缺乏的部分。」 一邊是搶救病人的醫師,一邊是搶救健保的政府,立意良善的制度如何創造醫病與健保三贏,將是相關單位必須解決的難題。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