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所得稅 林心如 iPhone

《星期專訪》前國安會秘書長丁渝洲︰馬應硬起來 要求中國釋放我情報員

自由時報/ 2014.06.23 00:00
記者鄒景雯/專訪

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週三來訪,前國安會秘書長丁渝洲呼籲馬總統,主動向中共提出釋放我被捕情報人員的要求。他強調,這是三軍統帥的責任,也是領導者的指揮道德。

建軍五階段 黃埔正統在台灣

記者問︰今年是黃埔建校九十週年,您曾任黃埔軍校校長,如何看待兩岸有關黃埔的正統之爭?

丁渝洲︰黃埔建校九十週年,也是建軍九十週年。兩岸都在慶祝這個深具歷史意義的日子。黃埔之所以受到重視,因為黃埔是國家重要的資產,也是國軍榮譽的象徵。

辛亥革命成功後,推翻滿清,建立民國,但是軍閥割據,國家四分五裂。國父認為︰民國縱已十三年,僅有民國之名,卻無民國之實。深切了解在當時槍桿子出政權的複雜政治環境中,只有革命黨,沒有革命軍,革命是難以成功的,必須建立一支忠於革命的軍隊。因此決定創辦軍校,以培養具有革命思想的幹部,因校址位於廣東黃埔長州島,故簡稱黃埔軍校,沿用至今。

國軍從事的主要作戰分為五個階段。「鞏固革命基地」,黃埔成立於民國十三年六月,當年十月,學生尚未畢業,就奉命提槍上戰場。一戰成功,平定商團叛亂。次年,二次東征,在人數與裝備完全劣勢下,擊敗叛將陳炯明部隊,鞏固廣東革命根據地。

「北伐成功」,民國十六年,先後擊敗各個軍閥,完成統一,隨即定都南京。也在這年四月,國共分裂,於是對中共展開五次圍剿,迫使中共展開二萬五千里長征。

「對日抗戰」,這是國共第二次合作,在團結共赴國難旗幟下,對日本展開長達八年抗戰,犧牲無數生命,才能贏得最後勝利。

「國共內戰」,抗戰結束後,國軍約有四百萬陸海空軍部隊面對一二七萬中共陸軍,以絕對優勢的軍事力量,最後竟然全軍覆沒,失敗原因很多,最令蔣公痛心的是部分將領心志不堅,氣節蕩然,這是建軍史上最慘痛的失敗。尤其是黃埔子弟同室操戈,希望這種骨肉相殘的悲劇,永遠不要再發生。

第五是「保衛台灣」,民國三十八年,退守台澎金馬,先後贏得古寧頭戰役及八二三砲戰,金馬兩個前線得以鞏固,為後來的經濟發展、政治改革提供了安全環境。回顧以上戰史,可以發現,全世界沒有一個軍事學校與國家的存亡關係這麼密切。因此黃埔師生用血汗生命寫下的建軍史,就是中華民國的奮鬥史。

有關黃埔的正統爭議,國父創建黃埔軍校是國共第一次合作,時間僅三年而已,期間黃埔也為中共培養了不少優秀將帥。國民政府在民國十六年清黨後,中共就再也沒有參與過黃埔的教育工作。

從歷任校長來看,首任校長蔣公當了廿三年,到今天業經過廿八任校長,每一位都是清一色黃埔出身。

再從期別來看,黃埔一到廿三期是在大陸畢業,民國三十九年黃埔在鳳山復校,從廿四期開始,到今天已是八十三期,為國家培育了廿六萬優秀軍官,因此黃埔期別自始至終一脈相承,從未中斷。國父當年親頒的校訓親愛精誠,也一直延續到現在。從以上客觀的具體事實,足以證明黃埔的正統在中華民國,黃埔的精神在台灣。這是無須爭辯的事實。

軍隊國家化 進步國家的磐石

問︰不過,情治是否中立,以及軍人對國家的忠誠問題,最近受到國人不小的關切,您有何看法?

丁︰我在國安局長任內,曾到以色列去訪問,適逢他們總統大選剛結束,政權正在交接,密勤局長請我吃飯時,由於上菜的過程很慢,他竟然打起了瞌睡,猛然醒來後,他感覺很不好意思,向我道歉,同時解釋︰「將軍啊,我現在同時為兩位總統服務,一位現任,一位新當選,昨晚一點鐘還在談事情。」這讓我有感而發,在以色列,不論誰當選,都信任他們的情治單位。這才是一個民主國家。

我也去過中美洲一些國家,其中一位總統剛當選就把所有情治首長都換掉,他拜託我儘快派教官去幫他們上課,就職當天,他又要求我,幫他把辦公室與家裡全部做個安全檢查。所以,一個落後國家,改一次朝,換一次政權,情治與軍事首長全部換人。也讓我深感︰一個中立的軍隊,效忠國家的軍隊,不介入政治的軍隊,才是國家之福。

我到德國去時,他們的憲法保護局類似我們的調查局,晤談中,我開他們玩笑︰你們的名稱取得真好,這名字誰都不好反對。他們告訴我︰希特勒垮台後,德國人民對納粹留下的陰影,就如我們戒嚴時期一樣,人民對軍情單位的觀感很不好。所以他們經過一系列有計畫的努力,不斷地與社會、人民溝通,才逐漸有今天的公信力。

軍隊是國家主權的象徵,國家安全的保證。極權國家的軍隊,是用來鞏固政權的,所以軍人成為特權階級,北韓就是如此。落後國家的軍人,經常介入政黨鬥爭,甚至進行政變,這種情況比比皆是。但進步國家的軍人嚴守分際,盡忠職守,是國家安全的磐石。

最近十幾年,我們國家經歷了兩次政黨輪替,隨著時代與環境的演變,國軍不論在建軍備戰、思想觀念方面,都能適時調整,銳意革新,這些成果有目共睹。期盼任何一個政黨執政,都能恪遵憲法,嚴守分際,讓國軍真正保持中立。國軍本身則要效忠國家,支持政府,愛護人民,唯有如此,才能使國軍真正成為國家的軍隊,人民信賴的軍隊。我們才能稱得上是一個現代化、民主化的國家。

趁張志軍訪台 要中國釋善放人

問︰張志軍即將來訪,您對馬總統有何建議?

丁︰最近看到美國總統歐巴馬為了營救他們被基地組織俘虜的人質陸軍中士所做的努力,令人感動。也讓我想到以色列政府,不管誰執政,對於每個被俘的人員,不論其身分、階級,都是舉全國之力,積極地去營救。因此以色列的情報單位有兩句話︰「你把任務交給我,我把生命交給你。」就是因為這種堅定的互信,讓從事國家安全工作的人,有榮譽感,在執行高風險工作時,才能夠沒有後顧之憂,全力以赴去完成任務。

反觀我們國家,因從事安全工作而被捕的同志,長期以來都沒有得到政府應有的重視與支援。

德瑞莎修女曾經講過︰「愛,是在別人需要時,看到自己的責任。」馬總統每年都對二二八受難者的家屬道歉,也為六四天安門事件發出正義之聲,我們更希望馬總統為「現在」正在對岸受難的同志們負起營救的責任。

近年來,軍人的尊嚴與權益遭到很大的衝擊,致使軍人外在的形象、內在的士氣受到嚴重的傷害,廣大退伍軍人瀰漫著不滿情緒,我誠摯地建議馬總統︰在不到兩年的有限任期內,做一些能鼓舞軍人士氣的事,希望以積極的作為主動向中共提出釋放我被捕人員的要求。這是三軍統帥與政府相關單位責無旁貸的責任,也是領導者的指揮道德,更是軍情人員共同的心聲。

情報工作是人類最古老的一個行業,不論戰爭與和平時期,不論彼此之間是敵是友,任何國家的情報工作卻不會停止。早期的情報是為贏得戰爭,冷戰結束後,先進國家的情報工作已轉變為確保和平。情報工作的內涵已有了明顯的改變。所以我也要誠懇地呼籲中共當局︰請以新的思維、開放的態度,來處理我們的被難人員。

中共與美國建交前,為表善意,曾釋放美國的間諜,兩岸同文同種,以目前良好的兩岸關係,時機業已成熟,中共更應主動釋放我們被捕的情報人員。這樣做,是政治上的善意與經濟上的讓利,更能打動台灣的人心。張志軍即將來台,希望張主任聽到這個呼籲。這是深化兩岸和平發展的重要指標。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