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中老年人要謙虛

自由時報/ 2014.06.22 00:00
◎盧世祥

台灣社會近年出現政商名流批判年輕人的聲音。其中不少說法,理不直卻氣粗,也欠缺起碼的自省,令人難以苟同。

批評年輕世代,前此在整體經濟不振、薪資與就業呈現疲態之後陸續出現,大致是感嘆或教訓年輕世代不具競爭力、不關心公共事務,淪為「低頭族」、宅男宅女。今年國中會考作文題目「面對未來,我應該具備的能力」,其實也是這種心態的延伸。

太陽花學運 看到全新的公民

不過,年輕世代以行動反證他們不是這個樣。兩、三年來在風起雲湧的公民抗議活動中,不論反媒體壟斷、反大埔強拆民宅、洪仲丘命案或聲援關廠工人,年輕人以行動凸顯自己絕非「草莓族」,而是正義當道,充滿理想。有如學生領袖陳為廷所言︰「我們已然起身,堅持要在黑暗中,與受迫害者一起,找出一條新路。」

今春的太陽花學運,年輕世代進一步把關心議題擴及憲政體制、代議政治、中國政策。面對大局,他們「自己國家自己救」,要求改革政治,回歸國民主權,抗拒黑箱中國政策。台灣人民從太陽花中,既看到「全新的公民」,也見到了「民主新生的可能」;法國《世界報》(Le Monde),以「台灣之春」稱之,最為貼切。

馬政府反擊 社會名流忙幫腔

學運感動了大多數台灣人民,也招來批判。對太陽花看不順眼,最嚴厲的抨擊來自馬政府。馬英九的反應很直接,他把太陽花定位為「不民主、不和平、不理性」,反問若「群起效尤,霸占國會、攻占官署,要脅政府,那台灣的民主政治要如何運作呢?」江宜樺以稱讚「學運以外的年輕人」「既不會整天抱怨政府,也不會將自己的失敗歸諸別人」,反諷太陽花學子。

社會名流跟進幫腔,說辭五花八門。其中,學子把矛頭指向政府最不該:年輕世代豈可「成天怪政府,不怪自己不努力?」「政府沒欠你,是你欠自己」。其次,有工商大老說,「聲音大不一定就是民意,民意無所不在」,儘管絕對多數民意支持太陽花。另外,「年輕人應認真求學,搞抗議活動無益個人與社會」的老套再度出籠。毫無疑問,這些批判都來自不再年輕的世代。

台灣陷困境 中老年世代搞的

社會上有頭有臉者如此發言,既缺乏自省,無以說服公眾,也難令年輕世代服氣。

台灣近年政經社會陷入困境,中老年世代,而非年輕人,難辭其咎。對年輕人來說,工作不好找,實質薪資倒退,房價炒作蓋離譜,社會貧富懸殊,民主改革不進而退,政治經常擺爛,官商勾結圖利案件層出不窮。展望未來,十八趴等瀕臨破產的退撫制度,是年輕世代難以承擔之重;最壞的情況,台灣還可能淪為中國,一個威權專制國家的一部分。所有這些,當權當道的中老年人把大局搞壞了,卻要年輕人怪自己,不能怪政府,這是什麼屁話?

年輕人表現 三特質值得讚賞

事實上,年輕世代挺身而出,不但嘗試為台灣開創新未來,也為中老年人收拾爛攤子,而其引發的求新求變效應,正持續發酵中。

綜觀年輕世代表現,至少有三項最值得讚賞的特質︰真純、國際連結、資訊密集。

真純相對於虛偽不實。從白衫軍到太陽花,年輕人展現理想熱情,黑白分明,細究基本面。政壇最腐敗,政治人物違背公眾付託,以權謀私,假話大話空話說盡,選民無可奈何。國會尤充斥唯馬意黨意是從的政客,太陽花學子乃以佔領國會,突出代議政治失靈的基本現實。再如服貿,牽涉與中國政經關係,茲事體大,馬政府卻黑箱作業,業界、國會、公眾事前都被蒙在鼓裡。見不得人的必有詐,服貿果然禁不起推敲,年輕人義正詞嚴,要求建立兩岸協議監督機制,回歸對中國政策的正辦。

年輕人的國際觀也令人激賞。太陽花學子以多國語文影音對全球傳播,引起國際媒體廣泛注意、正面評價,三三○跨時差接力更有十七個國家、四十九個城市聲援。太陽花因此既是台灣的,也是全球的,對香港、澳門的影響力更是現在進行式。

資訊密集也造就了嶄新世代。數位革命導致資訊取得方便且充裕,資訊不論是訊息、常識或知識,都形塑個人認知、判斷和言行,足以成就耳聰目明的個人,整體形成不一樣的世代。台灣年輕世代的思想、價值、行動力,具體展現於太陽花,清新可喜。特別是在對公眾說明、與政府部門論辯、駁斥政媒抹黑,他們經由新媒體發揮無比的力量,且從發言人到上廣電談話性節目的代表,都說理清楚,感性理性兼備,乃能得道多助,引起共鳴,帶動風潮。

老中青三結合 加速世代交替

二十五萬人白衫軍、五十萬人太陽花,年輕人還創造了現場不留垃圾的超大型群眾運動紀錄。有新世代這麼優秀,中老世代理當欣慰;尤其主政者若能從善如流,接受年輕世代的改革要求,順從太陽花所凝聚的廣大民意,台灣就會不一樣。

約翰.甘迺迪曾有名言:「吾人一起行動而不絕望,超越黨派之見,找尋正確答案,勿窮究過去誤失,要接受對未來的責任。」中老世代因此要謙虛,基於命運共同體,與年輕人一起努力;老中青三結合,加速世代交替,一定可以共創美好台灣。(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