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所得稅 林心如 iPhone

綠色創意 洗髮精瓶身種樹生花

中央社/ 2014.06.18 00:00
創新台灣系列報導(中央社記者魏紜鈴台北18日電)洗髮精用完後的瓶身埋進土裡,可長成一棵樹;平凡無奇的包裝紙盒,盒材是利用台灣埔里特產茭白筍和甘蔗渣農作剩餘物回收再利用製成,這創意來自髮妝品牌歐萊德(O'right)。

堅持友善環境的理念,是美髮沙龍髮妝品牌業者歐萊德(O'right)創意無限的泉源。

O'right創辦人總經理葛望平在2002年創業初期,父母因病相繼過世,父親留給他新台幣500萬元創業金並對他說,「如果有一天你成功了,你沒有父母可孝順,但你可以孝順這個國家」。

有嚴重過敏氣喘體質的葛望平長期服藥,加上雙親離世的打擊,影響他罹患嚴重的憂鬱症,醫生建議他,「找件事情專注去做」。

葛望平高中讀夜校念機械工程科,白天打工,假日發傳單,初入社會代理澳洲髮妝。他說,「那時代理的產品很化學,我因為過敏痛恨化學,2006年決定自創品牌,決心專注做綠色環保」。

當時髮妝界奢華品牌一堆,卻沒有專門做綠色品牌,葛望平鑽研後深刻體認到,多數人聲稱的綠色環保,僅是有交代做半套,一點也不徹底。

諸多令他不滿意的地方,葛望平轉化視為「機會」,「我想要用一瓶洗髮精改變所有事情、改變世界。我想要做一個偉大的事業,每天都在想創新,都在跟自己比」。

O'right確定走綠色之路後,力行台灣唯一從行銷設計研發製造銷售服務一條龍,貫徹自然純淨環保品牌的精神,成為百分百台灣設計、台灣製造的環保髮妝公司。

從經營理念來看,多數人以為創業過程一定考量兼顧成本風險,拒絕「老二哲學」的葛望平則認為,「成本只需要被管理,真正創新者不會考量風險,若要有價值就無法考慮低成本,創造價值才是首要的工作」。

生意好壞只是「結果」,葛望平說,唯有創造有價值的東西,被人抄襲,才有真正的競爭力。

「在我眼裡,綠色品牌不只是綠色成分,就像真正的綠色食物,要從種植、收成、運送到烹調都該全程對環境友善,才能真正叫『綠色』」葛望平說。

O'right對綠色的純粹堅持,得到客戶認同,進而轉虧為盈甚能挺過金融海嘯,2011年拓展海外市場。

金融海嘯期間,當所有消費都下降時,綠色相關產業卻逆勢成長。葛望平分析,「這代表當綠色被認同,就不會因環境變遷而改變,那不是衝動型消費,而是理念的認定,做得好自然能獲得消費者死忠的支持」。

「生意好不好,在於客戶認不認同,環保不只是責任更是競爭力,不會有人反對環保只是早晚接受的問題而已」。他強調,台灣不可能永遠以低價與別人競爭,成本競爭容易被取代,真正讓人感動而認同甚至口耳相傳,才是真正的價值。

用大豆油墨印刷的花草盒可回收很好,但能就地掩埋,賦予包裝盒嶄新生命力,具啟發教育意義的話那就更好了。

O'right首創全球第一瓶會長成樹的洗髮精,設計能生物分解的環保洗髮精,從瓶蓋、瓶身及瓶底的種子槽,皆採用生物可分解材質,使用完後掩埋在適當環境下,1年左右經生物分解回歸自然,底槽隱藏的相思樹種子可發芽成樹,為地球製造新的氧氣。

此外,產品提袋是採歐盟認證ecocert,有機起泡成分及生物可分解材質製成。

為了貫徹品牌理念,O'right還斥資新台幣2億多元打造綠建築總部,落實企業品牌形象。總部從用水全循環到發用電系統,一併系統化管理,屋頂太陽能發電還能賣電給台電。

在小細節上,堅持友善環境和重複利用原則,對環境衝擊降到最低,力求享受美麗生活同時,也要為地球盡力。這種追求極致的好,是O'right得以持續創新的原始點。葛望平說,「現代環境很少接觸生命,這些創新的作法,如果以降低成本為主要考量,根本就無法執行」。

O'right能打破環保與經濟成本難相輔相成的迷思,創造兩者相得益彰的成績單。葛望平認為,致勝關鍵在於「真實的表現」。

知識爆炸時代造成諸多分歧,人性良善本質被掩蓋,這種真實的本質應被喚醒,葛望平說,「現在的社會需要這樣的真實,這就是價值所在,我希望O'right帶給人們的,是如此的啟發」。

許多企業節省成本以營利為目的,葛望平指出,這些企業不會不知道要做綠色環保,只是認為不可行,「這種觀念應該被改變,而O'right的存在,就是要印證這是可行的」。

面對未來,葛望平深信,未來的世界不是比誰廣告做得好,而是比誰最真實的,「我敢斷言,到了2020年,一個企業若與綠色及永續無關,應該也沒有競爭力了,O'right只是比人家早走上最正確的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