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對話演員張東健:人情味十足的「哭泣的男人」

Wow!NEWS/ 2014.06.17 00:00

bnt新聞訊 張東健被粉絲們稱為“魷魚製造機”。其實粉絲們是可以為擁有帥氣外貌的男演員起一個更加像模像樣的暱稱的。可是粉絲們卻為張東健取了一個多少有些讓人感到困惑的外號——“魷魚製造機”。這是因為站在張東健身旁的人,都會很自然地被看作是魷魚。於是,張東健便有了這樣一個暱稱。這個別名也成為了對張東健雕刻般的外貌進行說明的又一流行語。

人間少有的外貌。高高的個子、精緻大氣的五官和悅耳低沉的嗓音,這一切似乎都充滿了違和感。但是,在與張東健的對話中,卻感受到了充滿十足人情味的溫暖氣息。

正值電影「哭泣的男人」(導演:李楨凡)熱映,本媒體的記者近日對張東健進行了採訪。希望通過本次採訪,能對張東健“帥氣的”外貌和大家未曾發現的他對演技的熱愛與熱情進行再次發掘。

將張東健這個名字引發的無數聯想一個一個去除後所浮現出的感情,才與他的本質極為相似。

近年來,張東健總是在一些出人意料的作品中出現。張東健在多種體裁的電視劇和電影中大膽地進行了選擇。從電影「My way」到「哭泣的男人」。作為一名演員,這樣走過的歷程“應該是很好的經驗吧?”對於記者的問題,張東健甜甜地笑著回答道“我個人認為還不錯,不知道大家怎麼想。”

“我擅自做了很多。從影已經20多年了,但是與時間相比,我認為自己的作品數量相對較少。再過一段時間,可能會為之而後悔。所以我想,應該在每個時間點去做我可以完成的事情。似乎就是從那以後,我開始嘗試多種作品和體裁。”

與張東健的採訪就是這樣,即使記者很小心地提問,張東健也都很爽快地回答。因為張東健令人“意想不到”的性格,使得整個採訪過程都笑聲不斷。 “因為已經很有名了,在選擇作品的時候也許反而會更加困難”,記者此語一出便立即得到了張東健的首肯。

“以前在選擇作品的時候失誤過。應該選擇作為一名演員所被吸引的作品。但是以前,因為其他的一些理由,就是因為外界因素而拒絕了很多作品。可是事後會覺得很後悔。”

作為一名從影22年的演員擁有的感悟,這也是張東健出乎大眾意料之外的活動的原動力。是他作為演員對生活進行的選擇。對於電影「哭泣的男人」,他說“是所有男人都想要嘗試的體裁”。

“對於我個人來說,我最喜歡的電影體裁是黑色電影(noir)。因為在韓國電影界,想打造一部具有真實感的殺手素材的電影,其實是有一定難度的。所以,我一直沒能出演這一類的作品。但因為李楨凡導演,所以打消了這方面的顧慮。也許是因為李楨凡的上一部作品,所以才更加充滿信心吧。”

最初,「哭泣的男人」這部電影的劇本只有大致的框架,只不過是一堆鋼筋而已。還處於草稿階段的劇本中,只敘述了整體的劇情梗概和事件。但是張東健憑藉對李楨凡導演的信任,毫不猶豫地決定出演坤(音譯)這個角色。

“李楨凡導演的上一部電影「大叔」和這次的「哭泣的男人」,從某一方面來講都是十分典型、老套的,但卻能深刻地傳達感情。看過「大叔」,自然會對「哭泣的男人」產生期待。”

同樣的導演,同樣的體裁,以及「大叔」的成功。但張東健表示“並沒有太多的負擔感”,並將他自己的看法娓娓道來。

“在國外,同樣的導演也拍攝同一系列的電影。北野武導演就是這樣。雖然拍攝感情色彩相仿的電影,但這些電影都躋身於名作之列。雖然有相似之處,但並沒有因此而貶值。北野武導演可以說是一位電影界的巨匠。我想,李楨凡導演就是韓國的北野武。因此,無需因這部影片與「大叔」相似而具有負擔感。”

「哭泣的男人」講述了因一次失手而放棄一切的殺手坤(張東健飾),因組織的最後一道命令而與目標莫京(金敏喜飾)相遇,從而掙扎於任務和負罪感之間的故事。

坤是一個從小被母親拋棄,獨自在美國加利福尼亞長大,最後走上殺手道路的人物。張東健為將殺手刻畫得更加淋漓盡致,專門前往武打學校進行了4個多月的學習。

“前兩個月主要側重於技術方面的武打練習。因為導演的上一部影片是「大叔」,所以以為這次也會是那樣的武打動作吧,心想我終於也拍這樣的武打戲了。但是導演來到現場,看完我的練習後說'東健,我想像中的武打不是這樣的'。指導過「大叔」的導演居然這麼說,(大笑)我當時就想'這是什麼嘛'。”

與一般的動作電影不同。 “因為善與惡的界線十分模糊,因此需要的不是與對方,而是與自身鬥爭的感覺”,這就是張東健所說的“擁有感情的武打”。

“是擁有對自己的人生進行反省悔改情緒的武打。導演說在武打中充滿感情的話會更好。從那之後,我改變了武打的訓練方式,加大了身體與身體的碰撞,變成了看起來更為慘烈的武打。作為演員來說,在這一點會覺得有點可惜,哪怕有一兩個帥氣的場面也好。(大笑)”

比起「大叔」,李楨凡導演更希望這部電影能成為與「熱血男兒」更加貼近的影片。導演的這種願望在影片中隨處可見。這部影片雖然是由暢快淋漓的武打動作連接而成,但是整部影片中貫穿著複雜的感情線。與自殘相仿的坤的武打,比起保護莫京,更多的是與寬恕相似的行動。

“對於坤和莫京的關係,很多人表示無法理解。坤對莫京的感情,並不只是因為殺害了她的孩子所具有的負罪感。坤對拋棄自己的母親所具有的憎惡感,以及從應該殺害的對象身上所感受到的母愛,以寬恕和懺悔地形式表現了出來。不僅僅是為了營救叫做莫京的人,還包含了對母親、對自己過去的人生所進行的反省。”

坤通過莫京聯想到自己的母親,從而原諒了母親,同時對自己過去的人生進行了懺悔。雖然擁有眾多武打場面,但是其中所蘊含的感情卻是十分敏感的。對於記者“在武打和感情演技並行的過程中,是否有衝突”的提問中,張東健回答道“所以說坤是一個很難刻畫的人物。”

“在電影中沒有坤通過台詞向誰訴說自己的感情或狀況的場面,坤只是告訴莫京現在的情況或者過去發生的故事而已。就算是那樣,坤也不像是在訴說自己的故事,反而像是在說別人的故事似的。所以從一方面來看,在刻畫坤時表現的方法比較少。但從另一方面來看,他又是一個非常寬廣的人物。這一點表演起來的確很難。”

坤原本是一個“大致表演一下,令觀眾感動流淚就可以的角色”,但是在對坤的內心進行刻畫的過程中,坤成為了一個表演起來十分複雜、十分費力的人物。張東健一邊向李楨凡導演抱怨“為什麼表演這個角色這麼難”,一邊卻又為同一個場面拍攝了多個版本,足以看出他對坤這個角色所具有的非同尋常的感情。

那麼,敏感、機智的坤與張東健到底有多少相似之處呢?當向張東健詢問到“殺手與演員的共同點”時,張東健說著“嗯~”,便陷入了沉思。

“殺手似乎需要高度的集中力。一旦失誤便是一輩子的。演員也是一樣。不管練習多少次,如果不出現在鏡頭中就沒有任何意義。而且這也是一輩子的事,殺手和演員在這一點上好像是相似的。”崔松熙 舒心/文 CJ娛樂/供圖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