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台大 胡大剛 中國新歌聲

批八股 張大春:你連題目都不會出,憑甚麼考我作文?

NOWnews/ 2014.06.17 00:00

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12年國教的話題持續延燒,第一次免試還沒放榜,家長、學生抗議聲不斷,作家張大春今(17)日再度在臉書上痛批,你連題目都不會出,憑甚麼考我作文?

張大春說,「今天只談作文題;扣題必先離題,容我先離題說幾句閒話。我可敬的媒體界朋友夏珍在一篇專文中如此寫道:『算一算,台灣政治開放後二十七年中的十一位教育部長,沒有一位是名氣冠全台的建中畢業,勉強搭得上『明星高中』的只有四位,毛高文和楊朝祥是師大附中畢業,郭為藩是台南一中畢業,還有曾志朗是高雄中學畢業,現任的蔣偉寧是復興中學畢業,其他諸如吳京是台東、吳清基是北門、杜正勝是岡山、鄭瑞城是宜蘭、林清江是虎尾、黃榮村是員林高中,不都是領航教育的人才嗎?可偏偏沒人信。』」

他說,「我不由得放聲大笑了───如果我是迷信明星高中出偉大人才的那種人,至此則不免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們的教育會迷航到這個地步。(夏珍,你一定要來按個讚!)」

張大春說,誰都知道明星高中和非明星高中都會出人才,而真正的人才也都可能是不世出的,未必與高中之亮眼與否有關。時下問題的本旨是教育環境整體的崩壞,有人認為升學主義是罪魁禍首;有人強調教改實驗才是元凶;有人更質疑:問題出在欲拒還迎、半推半就卻想要包山包海、面面俱到的搖擺政策,讓人無所適從;也有人已經看穿,匆促登程、邊走邊唱而不免父子騎驢、捉襟見肘的急功短視,並不能解決基礎教育在知識大爆發時代必須面對的許多矛盾。

張大春寫道,必須一點一點清理這些糾結不清的矛盾,尤其是讓參與學習的主體,也就是孩子們也充分意識到教育環境裡加諸於他們身上的這些矛盾,他們才有機會真實面對並做出選擇。

那麼,「請讓我由出作文題說起。」張大春說,今世之作文考試被譬喻為千年以來之八股,而謂科舉一直沒有滅絕;其根本的原因在於我們這個文化體還完全不能擺脫「附和題目」的思維習慣。也就是說:作文題不是讓學生「發揮」的,而是讓學生「闡揚」的。

他說,無論教育主管機關費盡多少唇舌文飾其擁護八股取士的居心,卻仍受到考生的唾棄,這是因為孩子的生活、情感和思維從不可能因「附和題目」而真正展開,教育者也不可能透過一種尋求附和的方式真正發現下一代人生的自主追求。

「前兩天我在臉書上出了兩個題目:〈我有一個白日夢〉和〈狗咬尾巴團團轉〉,人們一定以為我又在開玩笑、鬧俚戲,實則不然;比起過去多年來台灣各級考試的題目來看,這兩個題目都好得多,好在哪兒?好在不使人有心附和。再舉個例子:對岸的陝西、河南,在2007年全國高考時出過一個考題:〈摔了一跤〉。我反覆思之,覺得出題者確乎是有心人───這也是可以讓考生們盡情發揮,即使故作勵志教訓之語,也很容易甄別出行文傖俗與否。」

張大春說,行文至此,我還想起了一個朋友的兄長在多年前面對〈從台灣看大陸〉這個聯考作文題的時候,他的作文是這麼寫的:「看不到。」他當然得了零分;可是我一輩子都會記得並猜想:這一份答題的膽識,顯然證明他是某種難得的人才,僅僅三個字,卻說明他與萬千學子最大的區別是:他沒有夸言而迷航。

張大春認為,出題考試不是僅僅要求「生活化」、「易表達」、「旨意明朗」而已,出作文題也要避免誘拐學生說空話、造虛語、賣弄陳腔濫調的常談。尤有甚者,更應避免讓學生程式化地調度修辭法則、沿用大量成語、背誦以便引述許多用意「放諸四海而皆準」的嘉言名句。「可是,我們的六級分作文標準恰恰背道而馳。這是因為我們那些教育界的領航者及其專家顧問們完全跳脫不出令學生「附和題目」的陋習。這些領航的笨蛋只想複製自己看似成功的學習經驗或授業傳統,誤以為文從字順、人云亦云的寫作再加上些華麗亮眼的辭藻,就成功地落實了文教。」

「我不得不跟這些狗屁倒灶的人物耳提面命一聲:你連題目都不會出,憑甚麼考我作文?」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