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奶粉 裸睡 習包子

兩岸處處有契機:台灣人在北大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6.12 00:00
6月12日,平凡的一天,不平凡的數字組合。就在兩岸關係進入另外一回合的試煉和震盪前進的磨合時期,北京的612經驗,鞏固了我不變的信心。

人生都是選擇,年輕時,美國是我的第一目標,也因此對這個國度產生了莫名的好感,總覺得那是我的避難所。

二十年前失戀,欲生若死的痛楚中,迷茫的飛到了三藩市,躲進一家超級酒店。一個星期七天下來,早出晚歸四處遊蕩,甚至還發生有老美把我當採花物件,出價一百美元要買我回家,差點被我揪到警察局的插曲。

返回臺北後,工作照做,文章照寫,沒有人,即使閨友家人,都不知道我在嚴寒冬日的自我療癒之旅。

就這樣,發現了轉換空間,清洗生命的秘方。尤其是飛機上,小小座位裡的沉思;周遭陌生人的眼神,以及被認出來卻可欣然面對的淡定,都像神奇魔藥般,幻化出我繼續走向積極人生路的動力。

中國大陸,1989年以前是一片空白,是不可能。沒料到,政治,也可以同時改變我的生命之途徑。

那是職場上發生了被降職的羞辱。一度,我想到自殺。有意思的是,一息尚存的求生意願,是因為不想錯過自己成為新聞報導頭條時卻看不到,無法參與的機會。轉念,重回人世。

詭怪吧?山窮水盡真有柳暗花明。

這時期,杭州成了我下一個庇護所。去那裡,不是為著美景競天堂的西湖;蘇東坡的蘇堤,或者文人墨客的身影,而是弘一大師,李叔同。

弘一大師奇異燦爛光華萬千歸於空門的生平故事,早早讓我嚮往。有著大師出家足跡的靈隱寺與虎跑寺,果真在我又一次落難時,成為還我勇氣的幸運之地。

20年後的2012年中,我在天津市台辦副主任李繼光先生陪同下,往訪大師位於天津的故居。

時空燦變,大陸已是天玄地轉,經濟大躍進。在古典結合現代、東方牽手西方的天津,孕育滋養弘一大師的這座庭宇裡,回顧當年的西湖之旅,不勝感慨,也很感激。

之後,我鍾愛的傳媒生涯又出現了不少閃亮的火花,還轟轟烈烈談了兩場戀愛。

這時,不再為愛情所苦了。

為求掙脫,這一次,結婚竟然成了我避難的港灣。

再下去,波峰波谷,浮浮沉沉,累了。習慣性的追尋著下一處落腳療癒的地點。

陰錯陽差,北大收我做學生,光華管理學院成了我的避難所。2010年光華EMBA612班,是啟示我生命下一波顫動的重要符號。

原先,來到光華管理學院,只不過是想喘口氣,找一個可以逃家出走的理由,躲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一切卻超乎想像的精彩。

入學第一堂課,野外體能大考驗的爬牆、高空跳躍,和集體擊球賽,北京近郊懷柔的拓展課,鑲嵌著我的生平最特殊的記憶。

正式上課後,同學老師相處熟悉了,我跟年輕敬業的班主任趙旭說,若是事前知道上這個學非要「拓展」兩天一夜,吃盡苦頭不可,「我就不來啦!」

趙旭開懷的笑了。

其他同學卻不饒人。他們大都沒忘記,拓展戶外活動上,一百多人都穿著球鞋,唯有我這位台灣來的姊姊級同學,一雙香奈兒平底鞋,竟然也東蹦西跳過了關。

擔任電信公司高階主管的楊同學,直到開學半年多以後,才悠悠的埋怨,我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害得他在拉我上牆頭時受到割傷。

一個月一次連續四天教室內密集課程,大多以案例討論為主。北大光華以名譽院長厲以寧老師為榮,他的高徒不少,最知名的一位是現任總理,擁有北大博士學位的李克強。

光華EMBA的啟蒙課程,依傳統由厲以寧老師主講大陸的經濟發展,包涵理論及實務。我當然也接受了他老人家的洗禮。

是緣份吧?1989年左右,厲老師和吳敬璉先生之間經濟學大師大論戰,我曾以台灣聯合報記者身分專訪厲、吳兩位教授。

課堂外,更大的魅力,是校外教學和參訪活動。從共產黨奪得政權的紅色經典基地,河北西柏坡、新疆、廈門、杭州、濟源、長沙、韶山、三亞、到南京,回到北京海澱區的北大。光華酒店的免費早點;博雅酒店大廳唱歌跑跳,還有KTV唱歌、兵器研究院實槍射擊、圓明園外的踢毽子,以及我做主持人的辯論賽,和不計色相,男女同學聯手演出的爵士舞、踢踏舞晚會。

生命活力泉源奔放的滋潤下,北京讓我再生。這個大國大城市的氣派與格局,擴展了來自台灣的我的生命空間。

新生,多麼困難的神跡,發生在我的身上。

北大光華管理學院612班,我們簡稱612,並且相互約定畢業後,以每年的6月12日做為返校團聚的聖日。612,這個魔術般的數字,背後,是132張可愛的臉孔;是光華學院上下師長的音貌;是班主任小旭旭鎮定平靜面容下的堅毅與熱情。

北京,我愛你;北大,我感謝你;612,我狠狠的記憶著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