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好萊塢 獵雷艦

希拉蕊《抉擇》書摘/南海爭端 多邊協商最佳途徑

自由時報/ 2014.06.12 00:00
二○○九年三月,歐巴馬政府剛上任才兩個月,五艘中國船艦在距離中國海南省約七十五英里的水域,與美國一艘輕武裝軍艦「無瑕號」(Impeccable)對峙。中方要求美艦離開他們所宣稱的專屬領海,無瑕號船員回覆說,那裡是國際水域,他們有權自由航行。中國水兵向海面拋木頭阻擋無瑕號去路。美艦遂以消防水龍頭向中國船艦噴水,一些中國水兵被迫脫到只剩內衣。若不是這起事件有可能引發危險對抗,整個場景會讓人覺得很滑稽。接下來兩年,類似僵局也出現在中國和日本、中國和越南,以及中國和菲律賓之間的海域,且有可能升高到失控地步。確有必要採取行動防範。

中國喜歡採雙邊方式,即一對一方式,解決與鄰邦的領土爭議,因為在這些狀況下,它的相對力量比較大。在多邊場合下,小國可能聯合起來,中國的支配力量就會減弱。難怪這個地區內其他國家大都希望採取多邊方式進行。他們相信,有太多重疊的領土宣告和利益,不可能以一次性、大雜燴的方式來解決。將有關各方全部聚集在一起,讓每個人都有機會表達各自的觀點(尤其是小國),將是最佳途徑。

我贊成這種方式。美國在南海或東海都沒有領土,我們不會在這類爭執中選邊站,也反對單方面採取行動改變現狀。維護自由航行、海上貿易和國際法,攸關我們的長遠利益。而我們和日本、菲律賓訂有條約,有義務提供支援。

二○一○年五月,我在北京參加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聽到一位中國領導人形容,南海領土主權與台灣、西藏等傳統熱點話題一樣,屬於中國的「核心利益」,並首次警告中國不能容忍外來干涉。這使我更加關切此事。後來因一位中國海軍將領突然站起來憤怒咆哮而中斷會議,在審慎安排的高峰會上出現這種情況很不尋常,雖然我猜測這位將領敢這麼做,恐怕是已得到軍方和黨內上層主管的默許。

歐巴馬政府上任頭兩年發生在南海的對峙局面,令我更深信亞洲戰略必須包括積極更新這一地區的多邊機制。(摘自第四章)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