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紀念巧聖先師魯班公2521年聖誕【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06.10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年6月13日是巧聖先師魯班公2521年生日,在中國、港澳甚至許多海外華人地區都會舉辦紀念活動;台灣自國民黨蔣介石總裁亡命到台灣生聚教訓三十餘年,一天到晚妄想著反攻大陸,早已將巧聖先師魯班公忘得一乾二淨,但台灣民間還是不忘本,很多縣市建有「魯班公祠」,以祭拜紀念這位營建業的一代宗師-魯班公;惟都沒有大型的祭拜紀念儀式,因此未能喚起社會或政府之重視;政府部門不重視的一個理由是「魯班公做工程太認真了」,拜了魯班公就不好再官商勾結偷工減料了,否則魯班公神靈發威就吃不完兜著走了。

魯班姓公輸名般,又稱公輸子,為春秋末期戰國初期之魯國人,故被稱為魯班;生於魯定公三年(周敬王十三年、公元前507年比孔子小44歲、勉強可算是同時代的人),卒於周貞王二十五年(公元前444年),享年63歲。

魯班公出身在一個世代以木工匠為業的家庭,在那個還是莊園世家的時代,工匠業者顯然祗是一些世家巨賈顯要之家奴,由於受到父祖輩之影響及薰陶,魯班公從小就喜歡玩木工、做手工藝、土木建築等等古代工匠之本業,他跟隨長輩學到許多技術與經驗,但他不只有樣學樣,他還研發改良創新、發展出許多新技術還發明許多新工具,如墨斗、石磨、鋸子、刨子、鏟、曲尺、鉆(打孔之器具)、墨斗後端的小彎鉤;他還改良了古代的鑰匙;另外他的夫人也發明傘(木條做的傘骨、可見他可能是客家人);經過二千多年的風雨歲月,魯班公夫婦這些發明還是現代人的生活必須品。

在小學的課本中有一篇魯班公造雲梯攻城的故事,這是逃到台灣的國民黨政府對「魯班公」唯一的交代。相傳在公元前450年以後,魯班公離開祖國前往楚國,協助楚國設計製造攻城的雲梯用以攻打宋國,威力超強、攻擊力甚大引來楚王極大重視,不過也因此引來當代大學問家墨子的論戰,墨子認為魯班公的研發創意發明不應用在戰爭殺伐,而應用在生產工具、以造福百姓而利國裕民,魯班公最後接受墨子的反戰經世濟民之思想,始將畢生精力、智力用在各種實用的技術上,埋頭各種研發工作,終於成就一代營建宗師。

魯班公的研發精神不是神來之舉,而是他不斷的在工作或生活中體驗、觀察、測試、檢驗而發展出來的;譬如他發明鋸子之前、他的徒弟們祗能用砍伐方法將大樹砍倒,這種方法不但累人而且缺乏效率,有一次魯班公上山視察徒弟砍伐樹木,在山路不慎被野草割破手臂,血流如注,魯班公好奇觀察野草構造為何如此鋒稜銳利,結果他發現野草兩邊長著兩排小細齒、非常鋒利,他便摘下野草反覆觀察,並摘各種野菜、瓜果試驗;後來他又令徒弟用竹片刻出尖齒狀,用以鋸木,結果效果奇佳、即省力又快速,惟缺點是竹鋸強度不夠、鋸齒不堪久磨,後來他採用強度較大的鐵片製成鋸子繼續試驗,結果不論效率、速度、力道都較竹鋸好用,鐵鋸就如此這般研發出來了,而且一直延用兩千多年,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在使用;如果魯班公沒有研發精神,當他被野草割破手臂就塗藥包紮了事,則鋸子就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才會被發明出來問世了;鋸子的發明讓伐木建屋變成更簡單易行,人們的居住品質也更改善更提升許多了。

刨子的發明也是在這種觀察和測試下發展出來的,刨子發明以後、木頭可以刨得非常光亮、美觀,房屋也可以住得比較舒適、歡樂。

由於公輸家數代木工為業,母親、妻子皆為木業或擔任魯班公施工之助理,每當魯班公作木工必須以墨斗放線畫直線型時,就由母親拉住墨線的底端以為定位,他覺得如此很不方便又浪費人力,他在工作中不斷體驗、反覆測試,終於設計出一個小彎鉤栓在墨線底端,取代原來母親的手中操作,及省掉一個人力且定位更固定,後世的木工將墨斗放線末端的小鉤子稱為「班母」,其因由在此。

另外刨木料時的卡口被稱為「班妻」,其因由與「班母」有些類似,蓋「班妻」未發明之前,魯班皆由妻子協助扶著木料讓魯班方便刨木,魯班覺得不方便又浪費人力且妻子扶著木料一端有危險性,便動腦筋研究發明,終於設計出「卡口」頂住木料,即安穩又安全又省人力;這種「卡口」也是一直流傳二千多年,造福世世代代後人。

石磨的發明也是魯班公在生活與工作中不斷體驗和測試而發明出來的,早在公元前6000多年前,人類從遊牧社會進到農業社會後,即開始模索去除穀殼或豆殼之方法,經過2000多年的模索測試,終於發明出「杵臼」,這種工具將大石頭中間鑿出一個圓坑,再用木頭或石頭做成一根「杵」,以此用人力不停地敲搗而去除穀殼夥豆殼,這種方法也很累人,而且搗殼量不大;後來魯班公經過長期的觀察、體驗後製成兩片石版,將穀物放置期間,再用牲畜拉攆穀物去除穀殼,後來魯班公又改良上面那片石片成圓柱形,可以在短距離間前後拉動,後又改良成可以圓形槽環繞滾動,最後終於改進到上下兩片石版皆為圓板狀,可用人力推磨,亦可用牲畜拉動石磨,即省力又可大量生產;「石磨」就這樣在魯班公的不斷體驗、測試中發明出來了,這種石磨也是一直傳承二千多年,為農業社會不可缺少的生產工具暨生活必需品,幾乎是家家戶戶所必備之家庭用品之一。

魯班公長年帶著眾徒弟在外工作,日曬雨淋,魯班功夫人見狀至為心疼,遂利用魯班公用剩的小木料架起小帳逢,後來經過慢慢改良,終於製作出能伸縮的紙傘,此可謂為台灣美濃紙傘之祖師奶;魯班公夫人利用家中的廢物料資源回收製成流傳千古至今中外人人必用的傘子,不祗為魯班公及眾徒弟遮風擋雨,更造福後世萬代人;魯班公夫婦的許多偉大發明所留給後人之福澤實非歷代任何帝王、總統、總理可以比牒並名的;後人為了紀念他的偉大貢獻、已在各地建築很多魯班公廟或魯班公祠;在貴州省仁懷市有魯班鎮;海南省的中沙群島有魯班暗沙(古代皆用木料造船、故魯班公亦為航海人或貿易商所祭拜);在四川省廣元市有魯班峽;在雲南省通海縣訂有魯班節;在中國大陸有很多地方於六月十三日「魯班師傅誕辰」都有舉辦慶祝會活動,也會請一班演藝人員來演唱八音,或請木偶戲演出慶祝,熱鬧場面絕不亞於台灣地區任何廟會。

其實紀念魯班公的行業不只木工業和營造業;航海業與國際貿易業也有紀念魯班公者,蓋魯班公曾造大型木船幫助越國打贏海戰,戰後這些大型木船被用來航海到百濟和東瀛做國際貿易,甚至遠洋捕魚;秦始皇派徐福到東海上求取長生不老的仙丹,當時用的就是這種大型木船(僅比鄭和的旗艦小一點),所以航海業與國際貿易業也都有紀念魯班公的。

在鐵殼船尚未生產上市之前,全世界歷史上最大的木製船是中國製造的,就是鄭和七次下南洋所乘坐的寶船(旗艦),全長125公尺、寬40公尺、面積比國際級標準足球場地還大,體積之大至今全球尚無木製船可相比;鄭和第一次下南洋是西元1405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時為西元1492年,整整晚鄭和87年;鄭和能順利七次下南洋,每次率領船隊260艘以上龐大木製船,這些都是比鄭和還早1500年前的魯班公便定下的造船技術;鄭和七次下南洋最遠到非洲東岸的肯亞;從此中國大量移民潮到南洋、歐美各國迄今逾五千萬人。

特別一提的是現在戰火漫天的南海(南洋諸國叫南中國海;南海諸島屬誰就不言可喻了),由於明朝初年的鄭和七次下南洋,許多南海的小島上埋有華人遺骸、立有中文字碑甚至蓋中國人祭祀之神廟;到後來明朝末年鄭芝龍、顏思齊的海商帝國從日本海南端到整個南中國海都是他們的控制之海域,船隻總數逾四千艘,不算總噸數可說是世界最大的船商企業;鄭成功繼承他父親的海商王國後祗派250多艘來攻打台灣;由於鄭氏家族的海商王國盤據整個中國周邊的海域,所以南中國海中諸島都變成中國所屬領土;早在二戰之前中華民國政府就曾在南中國海畫了「十一段線」,當時南海諸國無任何一國提出異議;後來二次世界大戰被日軍佔領了,日本戰敗後依「開羅宣言」與「波茨坦公告」歸還中華民國,後來又因中國內戰不及管理就被周邊諸國趁機佔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把原來的十一段線改成九斷線,把越南附近的北部灣和東京灣兩條線劃掉,種下現在和越南扯不清之海疆;鄧小平在世時曾說「中國三百年內失去的領土都要收回來」,這次中越兩國南海爭端,中國總參謀長房峰輝上將訪問美國華府時強調中國祖先留下來的土地一寸也不能失掉;從上述歷史來看,南海諸島應是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領土應是無庸置疑的;「吃菓子拜樹頭、喝水不忘鑿井人」,如果沒有二千多年前的魯班公留下這些造船技術,鄭和能否順利完成七次下南洋之壯舉,恐怕要改寫這段歷史了。

經過時代的進步、社會的變遷,除了一些休憩場所的小木屋外,房屋建材都已由鋼筋水泥所取代,魯班公當年的建屋技術也已被現代的機械化與自動化的建築技術所取代,但魯班公的許多發明應用在2000多年的建築技術之上,為人類生活帶來舒適、美觀、方便是人類歷史上永遠不能磨滅的,在人類的建築史上,魯班公應有其偉大的歷史地位,作為炎黃子孫的台灣子民應永誌不忘魯班公的偉大貢獻;故撰本文以喚取台灣社會與政府當局之重視。【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