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走過25載 六四平反路迢迢

中央社/ 2014.06.02 00:00
-六四25周年專題之十(中央社記者周慧盈台北2日電)「六四」事件屆滿25年,面對外界多年來要求「平反」的呼聲,中共當局不動如山。北京政治觀察家直言,「六四」平反不易;而整體來說,歷史將如何評價「六四」,更有意義。

25年前的6月初夏,中共以武力對付參與及聲援天安門廣場抗議活動的學生與社會人士。抗議者手無寸鐵,官方卻出動包括坦克在內的武器逕行鎮壓。

中共當局的作為震驚了世界,受難者流的血經過25個年頭早已乾涸,但對家屬來說,哀傷未曾片刻離開心頭。

近年來,受難者家屬組成的「天安門母親運動」團體,不間斷地呼籲大陸官方平反「六四」。但擺在眼前的事實是,北京仍視「六四」事件相關議題為禁忌,今年更因碰上25週年,對一些紀念活動的尺度收得更緊。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父親、已故大陸領導人習仲勳在世時被歸為中共黨內改革派,據稱1989年時曾反對當局對學生開槍。一些大陸人士因此寄望,習近平應該會在時機成熟時解決「六四」這個歷史包袱。

外界的寄望可否成真?「六四」究竟能否平反?

北京政治觀察家、前冰點雜誌主編李大同直言「不可能」。

李大同接受中央社記者電話訪問時說:「這(「六四」事件)不是某個人犯的錯誤,而是體制犯的錯。」

他分析,既然是體制造成的錯誤,無論是誰坐在中共領導人的位置,都不可能平反「六四」。

這位專家解釋,平反必須建立在政治民主化的基礎上,在中共一黨專政的情況下,現階段談平反,可以說是一種「想像」。

此外,李大同指出,「在這種體制(中共一黨專政)下,平反不平反沒有意義,因為是對是錯都是中共說了算。」

李大同認為,未來讓歷史來評價「六四」,以及歷史將如何紀錄「六四」,才有意義。

不過,他也表示,「歷史是很複雜的,『六四』也不是非黑即白的事情,(評價「六四」)不是那麼簡單,現在距離這段歷史仍然太近。」

對中共自身來說,「六四」事件前,中共內部對政治路線曾出現改革與保守兩派意見;「六四」事件後,既使大陸國內外要求民主、自由與法治的聲浪或行動此起彼伏,中共對於政治改革的態度卻是避之唯恐不及。

李大同認為,複雜的歷史問題需要時間的沉澱,也許再過25年、「再經過兩代人」,有關方面才能平心靜氣、冷靜客觀地討論「六四」的問題。

「六四」事件25週年前夕,北京一些角落氣氛異常緊繃,維權律師浦志強在內的一些人士,僅僅因為參加紀念「六四」的活動就遭刑拘。

與此同時,一些「六四」事件相關人士,包括「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丁子霖夫婦、已故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不是被迫暫離北京,就是無故遭警方帶走。

一位北京政治批評人士接到中央社記者採訪電話並了解訪問主旨後,匆匆掛了電話,只留下一句「你應該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以後再說吧。」

對於一心盼望平反「六四」的受難者家屬,這些例子彷彿官方無聲的捍拒。走過25個春夏秋冬,等在「六四」平反面前的,依舊是無情的嚴冬。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