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白狼 英廢塑料 台灣棟樑

學者:民主代議制度陷危機

中央商情網/ 2014.05.29 00:00
(中央社記者鄭傑憶羅馬特稿)歐洲議會選舉是跨越國界的民主制度,然而,結果證明疑歐派聲勢大漲,甚至在法、英成為最大政黨。知名社會思想家鮑曼表示,「這意味著民主代議制度陷入危機」。

鮑曼(Zygmunt Bauman)1925年生於波蘭,1971年因為共產黨反猶太人,被迫離開家園,後來定居英國並在大學任教。他鑽研現代性、後現代主義與消費主義,擅長以深入淺出的筆調勾勒出表象問題背後的深邃社會意涵。

歐洲議會的跨國選舉是促進歐盟各國融合的一環,矛盾的是,對歐盟抱持批判、反對立場的疑歐派囊括不少選票,極右的民族陣線黨(National Front Party)更成為法國最大政黨,英國獨立黨(UKIP)的得票率也領先其他傳統左右派政黨。

歐盟負責決策但遠在天邊,總是由國家政府負責解決日常的難題、向選民解釋不討喜政策。然而,鮑曼告訴義大利晚郵報,「這次選舉結果顯示的不只是人民對歐盟制度的不滿,也是公民對政治體系失去信心」。

他說:「根源來自近半個世紀以來政府也加入新自由主義去管制化(deregulation)的陣營,政治實體逐漸失去決策的能力,政治與權力逐漸剝離。」

鮑曼分析,政府權力在民族國家的境內施展,然而,攸關千萬人民生計的金融活動現在是跨越國境,在無人管轄的境地進行。其次,決定市場價格的力量已經與創造就業機會脫節,因此有許多人力和機械閒置,這是浪費而且不公平。

他指出,原本公民期望代議士可以看守的機會平等、誠實、守法等價值都被粗俗地破壞了。許多人以為,政府倖存下來只因為是富人攢錢的工具,而其他人則陷入難以翻身的貧窮中。

推崇價格的市場力量毀壞許多價值,鮑曼表示,「這些是眾人共同的難題,但個人卻要在日常生活中單獨應對,況且還沒有適切的結構資源支持」。

國家功能去地方化、個人難題不斷升高,鮑曼說,「這破壞了對民主代議制度的信任」。

他指出,「歐盟是匯聚全球性問題的地方,也是獨一無二的實驗室,這裡日復一日商討著可能解決方案並進行試驗」。

從政府的規模、層次到人民如何應對交織在全球網絡中的生活,鮑曼說,「歐盟應該為全球難題探索新出路,不過,必須往深處挖掘,找出政治與權力運作不良的根源」。1030529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