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北捷血案頭七 鄭捷父母 下跪道歉

自由時報/ 2014.05.28 00:00
現身江子翠站 不斷磕頭跪拜

〔自由時報記者吳亮儀、陳韋宗、王定傳、劉力仁/綜合報導〕昨天是台北捷運喋血案罹難者的頭七,兇嫌鄭捷的父母神隱多日後,下午四點零七分現身捷運江子翠站,鄭父三度下跪,沉痛地說,希望法官將鄭捷判死刑,盼他「下輩子好好做人」,並指自己身為父母,教養鄭捷廿一年,一定有疏失,難辭其咎,鄭母則一路跪地痛哭,沒說一個字;但死者家屬不願諒解,有人痛批作秀,網路鄉民也不認同,撻伐聲不斷。

本月廿一日下午四點廿六分,鄭捷在捷運板南線大開殺戒,造成四死廿四傷,鄭捷父母只在案發當天現身派出所,之後便神隱,面對要求現身的社會壓力,兩人昨戴口罩、帽子遮掩面孔,現身江子翠站祈福晚會現場,馬上被大批記者包圍,海山分局分局長江振茂率八十名員警保護,兩人走到三號出口獻花,向受難者及家屬致歉。

鄭捷父母三度下跪,乞求社會原諒,鄭父雙手顫抖捧著聲明稿,聲音哽咽,幾乎唸一句、停一句,他指鄭捷犯下罪大惡極的行為,令他們萬念俱灰,也嚐到和受難者家屬一樣,家破人亡的孤苦,期間兩人不停磕頭,跪拜二十餘次。

鄭父說,鄭捷應該會被判死,但他須坦然面對,才能撫平受難者的傷痛,盼法官速審速決,也盼鄭捷下輩子好好做人。

死者家屬不諒解 有人批作秀

鄭父對死者家屬感到萬分虧欠,指身為父母難辭其咎,連日煎熬讓他們不知所措;鄭母更是哭到昏厥,鄭父讀聲明時,她始終跪地,雙手掩面,不曾說一個字。

但仍有民眾不斷嗆他們「嘜假啦」、「為什麼要躲那麼久」,兩人後來由員警保護,搭計程車離去,車子還先在板橋莊敬路住家附近繞兩圈,企圖甩開尾隨的媒體車輛。

但這些事,編號「一八九二」的鄭捷毫無所悉,他被羈押在台北看守所孝一舍獨居考核房,身無分文的鄭捷,之前曾說沒錢買內褲,以致日常生活用品原由所方以「關懷弱勢收容人」名義提供,但前天來了一名女子,在北所的福利社,選購內褲、內衣、零食金牛角、泡麵、飲料、牙刷、牙膏,指定給鄭捷;所方說「不知道她的身分」。

罪大惡極 盼法官將鄭捷判死

對於父母都沒去探視,鄭捷昨告訴輔導人員:「我能理解父母為何沒來看我,因為真有苦衷。」鄭捷昨上午第二度放封,他要求不到戶外,以免被媒體拍到,他在舍房大多時候是發呆。鄭捷目前只能閱讀過期報紙(只能看到前一天或更早的報紙),鄭捷父母昨公開下跪道歉,台北看守所並未告知,他明天才能從報紙得知。

昨夜網路流傳,指鄭捷的爸爸叫「鄭逢調」,是國民黨大老鄭逢時弟弟,但鄭逢時秘書否認,他說鄭逢時聽到這個傳言哈哈大笑,強調鄭捷的父母與他完全無關,不知道傳言從何而來,也不認識對方,希望外界不要隨便揣測。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