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櫻花 土狗年 百年宮廟

從茄子童話說看到馬政府的悲哀與笑話!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5.27 00:00
端午節是對愚民亂政者抗爭的歷史記憶,也是人民對正義直道之師不放棄想望的堅持。從這一角度看待馬英九國民黨政府前任與現任官員陳冲及陳保基,近日輕薄一般平民情感的發言,不勝唏噓。

「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屈原若是再世復生,眼看他寫作「離騷」賦時代君不君、臣不臣,民非民的朝政昏暗依舊、百姓悲情未除的現今世事,太息掩涕投江明志之外,又能做什麼選擇?

悲哀呀!在今日台灣,評論政治已是一件考驗膽識、勇氣和意志力的險惡挑戰。我在新聞界工作30餘年,涉足領域涵蓋報紙、電視、雜誌及廣播、網路,從解嚴前到解嚴後,到首屆總統民選至今百花齊放,公民意識高漲、公民力量飛天,看到的是民主的奔放與治理的枯萎。

台灣的民主沒有錯。我再強調一次,台灣的民主沒有錯,錯在政府效能的低落;敗在官員品質的崩壞;傷在政治領導的空乏。陳保基,現任農委會主委回答立委質詢,揚言粽子價高,可以去吃茄子;陳冲,前任行政院院長公開演講,沾沾自喜,他說台灣民眾對中國大陸的不安焦慮,來自於童話中大即邪惡的影響。

就是政治治理幾蹶不振,早已失序的實證。

他們都是支領納稅人薪資或退職金的中華民國政府高官;他們缺乏同理心及科學論述根據的輕率發言,集結了台灣近數十年來施政總體表現墮落沉淪之大成。

他們,也是馬英九政府的最新兩則給人話柄的笑話。

陳保基胡扯亂說,已經不是第一次。上回他辯,花生太貴,潤餅裡就別放花生粉,反正也太甜;嘴賤還自認幽默。馬總統鹿茸說成鹿耳朵內的毛,陳保基被問到感想,振振有詞,面不改色,答覆說,是媒體聽錯,總統不會講錯。

沒品。

姑且不要求陳保基做個像樣的知識分子,光從一位內閣閣員角色來看,他連替總統失言可能出自誤解或其他合理因素的努力,都疏懶不思、隨口濫言,不自重也就罷了,羞辱高官大位才是情何以忍!

粽子價漲,有市場供需的節日時機衝擊,也有原物料價格上升等緣由,人民要知道的,是主管官員有沒有民之所欲長在我心的民胞物與,陳保基竟然耍嘴皮。雖說吃茄子是部分客家民眾的習俗,但關心粽子太貴,豈只是吃什麼的問題?

此情此景,提攜陳保基的長官江宜樺院長與馬英九總統豈能不羞愧太息掩涕乎?

陳冲是前任閣揆,還曾是馬總統視為至寶的中央銀行總裁最佳人選,在金融專業上也許真有無人能及的過人之處,可是一個錯綜複雜難解的中國威脅到中國崛起,世人關注重大議題,進而引發的台灣社會恐中、畏中,反中情緒,豈是簡單的童話中大與邪惡劃上等號的解釋,就能分析清楚?

這位陳前院長不珍惜羽毛,肆意出言是他自己降格,自取其辱,卻畢竟是馬英九總統2012年連任後的首任閣揆,不具研究深度,缺乏田野調查和數據依據的說法,貽笑中國大陸,當然還是重用過他的馬英九極度的難堪。

馬政府的笑話已經夠多了,不在乎再增加一則、兩則;社會一般看多人聽多了,也是習以為常,徒呼負負,無可奈何。直言賈禍,在如今敢言能言者日益稀薄的紀念屈原先生高潔志節的前夕,身為中華兒女,我仍然要說,「余固知謇謇之為患兮,忍而不能舍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