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ATM RCA 薪水

代鄭捷父母道歉 議員電話爆量

中央社/ 2014.05.24 00:00
(中央社記者黃旭昇新北市24日電)新北市議員林國春昨天協助捷運喋血案凶嫌鄭捷的父母代讀道歉聲明,他的服務處接到爆量的威脅與不滿電話。林國春說,社會正反意見他都聽到了。

林國春受訪表示,鄭嫌父母壓力很大,但他代發書面道歉聲明,自己壓力何嘗不大?他以亞洲警察學會年會主席的身分協助,主要動機是希望這類案子不要再發生,「不要有第二個鄭捷出現」。

但是,大家不能寄望未來不會再發生。他說,社會上還是有3.4%至4.9%的反社會人格的民眾存在。

林國春表示,案發第一天見到凶嫌家屬時,就已明確對鄭父表示,希望家屬以最大的誠意公開道歉,但「很無奈與遺憾,我已經講了,但他沒有做。」

後來,鄭父與服務處聯繫,希望代為開記者會,林國春說,並未同意,並請服務處溝通,鄭父有責任與義務向社會大眾說清楚。雖無法彌補對傷亡者與家屬的傷痛,但對於社會憤怒不安的情緒,是必要的交代。

站在犯罪預防的角度,林國春也請鄭父聲明,呼籲「鄭捷粉絲團」不能仿效,強調類似行為是不可取的、不值得學習的,如此才能安定社會大眾民心。

這也是後來聲明稿中所提到,另也提及,「最嚴厲的制裁,也無法彌補鄭捷所犯的大錯。」林國春說,刑事起訴何謂最嚴厲的制裁,大家都知道。

林國春說,只在派出所時與鄭父碰過面,後來都沒有與鄭父講過電話;但會跳出來代讀聲明,主要是若放任事件在傷心絕望中自生自滅,對社會大眾是傷害的,對國家與警政都沒有幫助。

他說,自己痛惡作奸犯科犯罪,也開過槍受過傷,因此,有義務替未來的犯罪學理論中,找到癥結,尋找出鄭捷是符合哪種犯罪人的性格,符合哪個犯罪學理論,這對未來全世界的犯罪學才有正面積極的效果。

林國春說,若自己不是當過警察的議員,不是犯罪學學者,不是鄭家的鄰居,無法幫鄭家解釋任何的犯罪行為,「我何德何能」。任何有良知的民代,都應有義務幫忙發聲明稿,呼籲全國的年輕人,不能學習這樣的壞榜樣,才對社會有幫助。

林國春也對服務處同仁整天被罵,感到抱歉,但不會因此消失對選民服務的熱情,手上除鄭捷父母的陳情案,也有許多受害家庭的案件,希望民眾瞭解其立場。

林國春說,對於社會反映的正反意見,他都聽到了,等鄭捷父母打電話進來時,會將意見忠實地反映給鄭家;處理捷運喋血案後,他突然很思念剛動完手術的父親,也希望民眾能適時給親人一個擁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