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文化大學 柯文哲 台灣

鋒明財務長述說越南恐怖經歷

中央商情網/ 2014.05.19 00:00
(中央社台北2014年5月19日電)越南13日爆發反中暴動,多家台商遭池魚之殃,台灣自行車車座生產商鋒明集團財務長彭久原當天剛好例行出差到該公司位於越南南部的工廠,他向「華爾街日報」講述那個恐怖一天的故事。

彭久原上午抵達鋒明在神浪第二工業區的工廠。該工業園區位於胡志明市東北約20公里。

24小時後,該廠遭到打砸搶,鋒明的主要工廠被付之一炬,彭久原和另外五位同事逃離越南,身上除了穿的衣服,只有一張信用卡。

在他們身後冒著濃煙的工廠廢墟中,一名已經身亡的大陸工籍人躺在地上。這名工人在數千名越南抗議者持續了一天的破壞活動中遇害。在反華情緒的刺激下,抗議者在該地區的很多工廠砸毀設備,火燒工廠。

彭久原說,他到辦公室一小時後,大約11點至12點,聽說附近另外一個工業園區的示威活動升級為一場大規模的抗議,有傳言說抗議者正朝其他工業園區挺進,任何有中文標誌的工廠都是他們的目標,不管工廠是大陸人的還是台灣人的。

下午12:30-1點,第一輪衝擊

彭久原說:一大群尖叫的暴民騎著小輪摩托車湧入我們的工業園,他們全都喊著越南話,我們聽不懂他們說什麼。雖然工廠外面有保全,但這些抗議者撞倒了大門,衝進了廠區。

我們的越南員工說,抗議者首先要求所有越南人都離開,他們聲稱越南工人已被大陸人剝削得太久,而他們來這裡是為了給所有越南人討回公道。為員工安全起見,我們允許所有願意離開的本地員工回家。

下午1-2點,第二輪衝擊

彭久原說:由於留在工廠裡的人減少,抗議者掉頭回來,並開始毀壞財物,他們中的許多人手裡拿著金屬和木質棍棒等武器。我們甚至看到有人拿樹枝打碎門窗、玻璃和櫃子。

當時,損失不太嚴重,我們全都躲到宿舍裡,而且還能悄悄地把計算機控制台等一些重要設備轉移到宿舍裡。

下午3點至晚上,第三輪衝擊

彭久原說:大約平靜了一個小時之後,襲擊再次開始。更多暴徒進入廠區,開始隨手偷竊,他們偷了電腦顯示器、放在桌上的手機和所有他們認為能賣錢的東西。

到了晚上,已經沒什麼可偷的東西了,暴徒就來到三層的樣品陳列室,拿走了所有樣品,比如自行車和自行車零件,什麼也沒剩下。

晚上7點-8點 第四輪衝擊

「我們一直躲在宿舍裡。晚上,我們聽到抗議者突襲公司宿舍搜尋大陸人。我們非常害怕,於是就從後門溜了出去。」

「包括我在內一共有六個台灣人逃了出來,什麼都沒帶。到處都是暴徒,我們完全不知道要去那裡。然後我們聽到台灣朋友說,在胡志明市附近有安全屋,我們就去了那兒。」

「公司的一些越南籍員工脫下工作服留下來觀察事態,並向我們報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公司保全用摩托車幫助彭久原和同事逃走。在去胡志明市的途中,一位越南籍員工碰到他們,借給他們一輛汽車。在他們要搭乘的航班起飛之前,這位員工還安排他們藏在越南朋友的家裡。

晚上8點-14日凌晨2點

「在一號工廠被洗劫一空之後,暴徒將其燒毀。凌晨2點的時候,工廠有90%的地方被縱火,所有的設備都被盜或被燒毀。」

留在現場的越南籍員工報告了一個比鋒明集團主要工廠被縱火更加令人不安的消息。當他們進入工廠廢墟的時候,發現了另一工廠的一位大陸籍員工的屍體,這位員工之前曾在鋒明集團操作設備。

凌晨5點——胡志明市機場

我們凌晨五點左右到了胡志明機場。儘管外面還很黑,機場已經擠滿了憤怒、害怕的台灣商人和家屬。我們6個人只有一張信用卡。我們懇求航空公司把票賣給我們——價格多少都沒關係。我們只想儘快離開越南。

想像一下這樣的畫面:6個高大的男人手忙腳亂地想離開一個國家。拿到機票時,我們中有幾個忍不住失聲痛哭。

下午5點——台灣

當飛機終於在台灣桃園機場降落時,我們的心情真是難以用語言表達。我這輩子從來沒有想過我們的機場是這樣的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