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總統應盡速召開國是會議【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05.19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民進黨蘇貞昌主席前(五月十六日)日提出國會議員人數應增至二至三百人,並撤消監察和考試兩院,實施內閣制;五月十二日宋楚瑜先生接受電視節目專訪時亦提出「我國可以研究實施內閣制」,顯然「內閣制」已成為在野主要政黨之共識,其主因乃國民黨以民主之名行獨裁專制之實,一些重要國事不但不和在野黨研商、甚至連國民黨之國會議員亦無法參與、有時連副總統都無緣置喙,真是只有「馬江金」體制,三人議決就交由國民黨黨團執行,國民黨國會議員看在千億的黨產「面子」上又不得不俯首稱臣;「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一種義務」,如果大家無法解除國民黨不公不義的黨產,為了避免國民黨總統用黨產來誘惑要脅其黨籍國會議員而行獨裁統治之實,則實施內閣制亦不失為抗衡總統獨裁統治之方法;祗是馬英九任期剩下兩年、現在民調剩下8%,黨內外已離心離德、眾叛親離,想作怪之魔力妖術已破功殆盡,憲法尚未修憲完成、內閣制尚未實施、馬英九可能已被收進牢中或被他的祖國迎接回國去榮歸故里、光宗耀祖了。

至於廢除監察院和考試院;首先吾人要強調的是監察院和考試院可以廢除但監察制度和考試制度是不能廢除的,只能改造;關於監察院的改造問題本報已於數日前專文討論過,以後有機會再深入探討以就教各方賢達;至於考試院的改造也是可以研究的:多年來考試院與行政院人事行政局(現在的人事行政總處)職權之爭議由來已久,如果考試院委員和院長副院長產生方式不改變,如果總統地位無法中立化,則考試院要能客觀獨立行使職權也是一種神話、如果考試院無法客觀獨立行使職權那離孫中山先生的「五權分立」的理想就有很大的差距,那考試院擺在行政院下面專設部會治理就像「中央選舉委員會」或「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一樣也可以「半獨立」運作,不用大張旗鼓設「院」來與行政院分庭抗禮,當然這些改變都要修憲的,所以總統應該出來召開「國是會議」來整合各家各黨各派之意見。

撤銷監察院和考試院甚至改制為「內閣制」似乎是與孫中山先生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立國精神相違背的,但孫中山先生也料想不到他九死一生拼命建立的「中華民國」會被一群不肖的信徒敗逃到一個小島上,他當年上書李鴻章大總理是雄心萬丈的想改變亞洲最精華的神州大陸之大清帝國,如今神州大陸被馬克思的徒子徒孫拿去施行共產主義了,原來準備在神州大陸穿的衣服拿到小海島來穿顯然太大了:這在2004年底連戰選輸總統專任國民黨主席時要求「泛藍聯盟」立法委員在立法院程序委員會凍結陳水扁總統咨請審查的監察委員(含院長副院長)名單,致使監察院將近四年時間處於無院長副院長無監察委員之狀態;將近四年時間中華民國五權變成四權,國家還是一樣順利運作,經濟還是大幅成長;台灣人民要非常感謝連戰先生這一偉大的實驗來證明台灣沒有監察院根本就所謂,孫總理有此不肖信徒則三民主義五權憲法也只好徒託空言了;不過吾人還是主張監察院可以撤銷,但監察制度還是要保存,只是要擺在總統府或行政院就有請總統召開國是會議邀請各黨各派賢達志士來集思廣益協商一下。

其實台灣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國民黨的黨產和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尤其是國民黨內部的「黃復興黨部」,如果這兩個問題解決台灣就太平了,但這兩大癥結都掌握在國民黨手中,能不能解決或要如何解決就只有看國民黨有無反省能力與自制能力了。

國民黨逃到台灣時是光著屁股逃出來的,其實他們在大陸也沒什麼黨產,黨要用錢時就是黨庫通國庫,國庫是靠一些大資本家財團和美援支撐著;國民黨逃到台灣發財的方式和連家發財的方式是大同小異的;所以國民黨是否應該將這些不義之財做一個較公益性的處理

,由社會賢達組織一個公平公義的委員會來管理,使其運用符合「公益、公義、公意」的原則,萬萬不可用來補助候選人之選舉,使台灣選舉造成不公平無正義之競爭,甚至影響立法委員或議員職權的行使,影響國計民生與國家長遠之發展,所以要讓國民黨籍立法委員能獨立客觀在民意之基礎上行使職權,最好的方法就是將龐大的黨產因素消除掉,要如何消除呢?除了國民黨的反省能力與自制能力外,就要看社會公民力量的展現了,318太陽花學運爆發之後,台灣社會公民的力量或可解決國民黨這個不公不義的毒瘤。

台灣現在有五大族群(含五十萬左右的新移民),除了外省族群之外都是自願自發來到台灣這塊小島上安身立命的,只有外省人是心不甘情不願地被中國大陸六億人民追逃到台灣的;民進黨常說「不管先來後到都是台灣人」,這種說法是很阿Q的,外省人喝台灣水吃台灣米領台灣人給的退休俸就是沒有愛台灣心(宋楚瑜和少數外省人除外);陳水扁為何能當選台北市長、政績斐然的黃大洲為何選不贏在環保署政績不彰的趙少康,幾年下來的事實證明這群逃難到台灣的外省人只選他們這一幫派的;馬英九、陳水扁、王建煊競選那一次,王建煊寧願出賣自己的人格拿著掃帚在街上掃狗屎來變相支持馬英九;2006年台北難得有兩大政治巨星出來搶奪台北市長寶座,一位是在台灣省長任內政績非常卓著的宋楚瑜,另一個是讓高雄市政建設大翻轉大改變的謝長廷,選舉結果兩位政績斐然得無以倫比的政治巨星都落選了,這群外省人照樣選最差的郝龍斌,結果郝龍斌拿著全國地方政府最富裕的資源在和基隆市長搶倒數前三名,讓全台北市民丟臉(外省人當然更丟臉了);2010年這群外省人又放著十分優秀的蘇貞昌不選繼續選擇全國倒數前三名的郝龍斌,好像郝龍斌再怎麼差和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蔣校長蔣總裁所講的「禮義廉恥」都拉到馬桶沖掉了;五月中以外省人為主體的新同盟會慶祝成立20周年,老軍頭郝柏村也在台上胡說八道一番,他說馬英九很多作為他也不滿意,但是2014年、2016年我們還是要團結支持他所提名的獲選人;這真是不折不扣的幫派作風,孫總理所說的「選賢與能、講信修睦」也拉到馬桶沖掉了,這哪裡是忠貞的國民黨員應有的信念;就是這群不知禮義廉恥的傢伙使國民黨失掉大陸大好河川的,國民黨如果再不好好反省、痛定思痛,把這些毒瘤割掉,再任憑其腐化,國民黨不祗是被大陸人民趕出大陸,也會被台灣人民趕出台灣;吾人在黃木添國會辦公室主任工作時曾用黃木添委員名義寫一篇書面質詢稿,建議外省老兵可以回去住在大陸,每半年回來領一次退休俸即可;如果外省老兵不願愛台灣或無法愛台灣也無所謂,搬回去住在大陸,用台灣這筆優渥的退休俸可以在大陸內地當寓公當員外,不要在台灣興風作浪;若要推候選人就推宋楚瑜這一類有守有為愛台灣的,不要推像馬英九、郝龍斌這種專門搶倒數前幾名的市長或總統,這樣不但讓市政、國家、社會無法進步,也讓全體外省人非常臉上無光的。

國事千頭萬緒,際此國家社會轉型之際,急須匯集整合各方意見來共商國事,為台灣建立長治久安之宏規,為下一代建設一個海角新樂園,不能所有國家大事都只有馬江金幾個人在做決定,如果馬英九精明一點還OK,偏偏馬英九又是古今中外最差勁的元首,笨無所謂、只要懂得不恥下問,懂得「禮失求諸野」,朝野齊心齊力同心同德把國事做好,這是人民所至盼的;總統還是謙虛一點趕快召開國是會議吧!【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