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四季陰涼 85度C 颱風

誰謀殺了一位新聞主播?

美麗島電子報/周玉蔻 2014.05.16 00:00
夢見哲維。

他笑著,一派優雅,没說話。上半身依舊西裝筆挺,搭配得宜的領帶,也是講究的單結、斜偏式,他突出細緻,維持完美形象的正字標記。

風度翩翩,雙眸會説話;他直視我的眼神,有些頑皮,也像要玩捉迷藏。好似每一回和他在電視台化妝間相遇,他偶而會貼向我的耳邊,低聲聊一些其實不是私房話的悄悄話。

驚覺,更多驚喜。「原來你還在!」夢境中,我依照習慣,刻意輕笑嬌氣的責怪他。

幸好呀!關於他的報導說法,都只是一場戲!「你可真會惡作劇呀!」說著說著,身邊好幾位漂亮活潑的女主播、化妝師妹妹,跟著起鬨。是呀,快去播新聞去吧。

他還是笑。

醒了。

我始終只看到他的上半身。

茫然的夜裡,我的心在痛。整個新聞界,不少老友新知,很多人都在傷慟。還有人禁不住哭泣。

史哲維立定志向,要轟轟烈烈的。他的消息,終究登上了全台灣銷售量最大的日報頭版頭條。一位新聞主播之死,頭版全版報導。

天上的他會怎麼說?

始終不變的優雅?一貫的謙遜內抑?還是,太遲、太幽遠的關切和肯定?

哲維是被謀殺的;被這個漠視失眠抑鬱症患者的台灣社會謀殺的;被這個長期沉淪、變態扭曲的台灣媒體生態逼死的。

我也有責任,我是「資深媒體人」,我脫不了關連。

史哲維選擇在一波又一波混亂、悲傷、失序、無助的新聞報導,前仆後繼淹沒台灣的電視、報紙、廣播和雜誌、網路媒體時,一字不留、一言未語,以塑膠袋蒙頭,結束他華麗、俊美、壯年的身軀。

拋下了他所焦慮的台灣下沉現象;了結了他壯志未酬的無可奈何!

悲慘的是,史哲維懷念的往昔美好媒體生態環境,一去無以復返,卻是為他的逝去哀悼不捨、吶喊連連的新聞同業,仍然必須面對的悲哀。

誰會是下一個史哲維?請別責怪我的殘忍。

史哲維的家世、學歷與經歷,都是一般同代男士,難以望其項背的。昔日派駐美國華府,電視台駐美特派員的光華,無以倫比。他的世界,有著甜蜜的耕耘果實;之後,陷入現實轉變的掙扎交迫。

好幾次和他交談,對媒體環境的時不我與,感受得到他俊秀面龐背後的陰霾。

他的歷練完整、專業深厚,閱歷廣闊,他是大格局記者;他也有著大氣魄的自期。只可惜,魚困淺灘。

他的焦鬱,是集體的悲情。我們經常互勉堅持,最終,仍是輕聲嘆息。

幾個月前,白宮資深女記者海倫湯瑪斯過世,請他回憶與海倫小姐同跑新聞的往事。半小時廣播節目,他準備了2張紙做筆記,上面密密麻麻,都是手寫的字跡。

極致的完美主義者。當時我還曾搖頭,對著他說「自嘆弗如」。

他腼腆的笑。咬著一口優美的國語回答道,這是基本的準備呀。

參加他主持的節目做討論來賓,也是挑戰。他一絲不苟,專注執著於主持人角色的嚴格,超越普通的標準。他的自我要求極高,幾近自虐的狀態,隱隠約,撲給我一種不祥的模糊感受。

來不及了!很多他的朋友、同僚,識與不識的朋友,都來不及救他於絕決了。

他走了;他來了。夢中,我在自責中自我解脫。我,還是兇手!

再見了,哲維。原諒我們,哲維。

<本報推出每日評論專欄,吳子嘉「與子同仇」、周玉蔻「絲絲入蔻」

、郭正亮「不點不亮」以饗讀者。>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