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電價 十九大 獵雷艦

靠勢、黑箱進行政院服務? 葉乃瑜:這是什麼神邏輯!

NOWnews/ 2014.05.12 00:00

記者王鼎鈞/台北報導

媒體報導將轉任總統府秘書兼發言人的國民黨文傳會副主委殷瑋,妻子葉乃瑜「靠勢」、「黑箱」去行政院新成立的新媒體小組工作。葉今(12)日在臉書(facebook)po文回應說,「這什麼神邏輯。」。

葉乃瑜說,她因為是當事人,所以昨天媒體查證時,得知會有這個報導,所以她昨晚就寫的了這一篇回應,她強調,「行政院的作業程序我沒有置評的空間」,但對於其他所有的所謂「爆料」,說她「靠勢」的內容,葉一一回應如下:

一、 人事根本還沒定案:

這個工作從面試應徵到現在,我根本還沒收到正式的通知。如果這個人事已經定案了,應該要有人告訴我確切哪一天、幾點、到哪一個辦公室、從幾號門進去、帶什麼文件印信、找什麼單位的什麼人報到吧?完全沒有。我應徵了一個工作,根本不知道錄取了沒;這份工作如果各界有不同看法,我就算錄取了,也願意慎重考慮其他領域。這樣就要被爆料說是「靠勢」?這是什麼道理?

二、 早已主動請辭離府:

我在總統府工作,這是公開資訊,google一下就可以得知。試想,我如果真的靠勢,現在我的丈夫要到總統府工作了,我繼續留在總統府不是最靠勢嗎?我沒有。我主動辭職了。我決定主動離開總統府,不要跟殷瑋在同一個機關單位,靠自己的力量去尋求新的職涯發展可能性,這也叫做「靠勢」?

三、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再請各位試想,如果我去一家大型的網路公司、公關公司、廣告公司應徵工作,親自通過面試的程序,想要批評的人,會不會「質疑某公司遭總統府施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想要莫須有的指控別人「靠勢」,就拿出相對應的證據來。

四、 工作自己努力爭取:

我跟許多年輕人一樣,希望能夠把自己有熱忱的事變成工作,更希望是靠自己的努力來爭取工作機會。我參與公共領域工作的時間點,是比認識殷瑋還早,也一向希望能夠有為國家服務的機會。這三年多來,不論是在總統府還是其他公共領域,我的工作經歷是集中在「與公共事務相關的新媒體運用」,並主要負責自製影音作品。

公共領域的影音及社群,這對台灣來說是個新的範疇,我在其中全職工作了三年的時間,累積了一些經驗與連結。近年來,總統府的影音作品都是公開的,可以檢驗;我不敢說有多好,但我敢說我願意在公共領域、用新的工具、透過新的平台及通路帶來一些新的嘗試,不論成果如何,都願意接受公開檢驗。最重要的,說我是靠誰去爭取工作,靠誰去得到工作,我完全不能接受。

五、 新媒體超越舊媒體:

讀者爆料的內容還質疑,說葉乃瑜沒有「實際媒體」工作經驗,怎能處理「新媒體」工作?很抱歉,我必須說,這位讀者,你的這項質疑就是個笑話。我適不適任當然每個人的判斷可以不同,但如果在你心裡,「新媒體」指的竟然是「媒體」、「傳統媒體」、「實際媒體」,那只能證明這個批評的高度到哪裡。

新的時代已經到來,最近幾波社會趨勢還不夠清楚嗎?從網路、社群、行動載具各方面發動的新媒體浪潮,傳統媒體跟新媒體的特性一樣嗎?面對的是同樣的閱聽客群嗎?能夠展現的是一樣的聲音、一樣的形式、一樣的內容嗎?它們的運轉邏輯一樣嗎?如果新媒體工作,可以被你一句「實際媒體工作經驗在哪?」給質疑,還竟然以為這樣真的有質疑到任何人,那我只能說,我會繼續努力追上這個時代浪潮的,而你,可以繼續留在安穩的井裡。

六、 匿名讀者何不現身:

所謂爆料的「讀者」,究竟是誰?這個質疑者是誰?有名有姓?還是「黑箱」爆料?說別人的人事是「黑箱」作業,自己卻躲在暗處「黑箱」指控,這是什麼邏輯?葉乃瑜的姓名背景身家都是公開資訊,質疑者為何不敢站出來,在陽光下接受公開檢驗?我竭誠歡迎質疑者站出來,大家當面就所有質疑進行對質。如果不站出來,憑什麼要大家因為你隨手一個滿懷惡意的「爆料」,就跳進你的框架,玩一個入人於罪、標題殺人的媒體遊戲?

七、 停止性別沙文主義:

這一點,是我最痛恨的。我主動離開現有的工作,去應徵一個工作,根本還沒拿到錄取通知,「讀者」就對媒體放話說我是「靠勢」。

我在辦公室從不提及自己的另一半,在面試前後我更從未把我的家庭與職涯牽扯在一起。難道一個女性、一個妻子、一個母親,如果在職場上有一點點機會、一點點發展、一點點新的可能性,就一定要被預設為是「靠丈夫的勢」嗎?如果這不是沙文主義,那麼什麼才叫做沙文主義?女性在職場上不能有自己的發展,不能靠自己的一點點經驗、一點點實力、一點點努力、一點點在家庭與工作之間來回奔波與燃燒的動能,去取得一個工作機會?

殷瑋從認識我到步入家庭,對於我的所有職場決定,從要不要在公部門服務,到要請多久的育嬰假在家裡與新生的孩子建立親密關係,從來不介入、不干涉,在職場不介入干涉,在家庭也不介入干涉,敬我重我;而你一個匿名的讀者,一個不相干的外人,憑什麼靠著向傳統媒體餵養一些毫無根據的「爆料」,就對我的職涯選擇、家庭規劃指指點點?古往今來,有多少的女性被你這種心態給層層綑綁,栓在家中?當代的台灣,又有多少的女性,在職場中被你這種心態給重重打壓,造成了無可掙脫、既隱又現的「玻璃天花板」?性別刻板、性別歧視,莫此為甚!我今天如果不出來說話,你還真的覺得女性可以被這樣「爆料」、這樣貼標籤、這樣無差別的歧視?

今天,是我人生第一次身為人母的母親節,謝謝你,「讀者」,也祝你母親節快樂。

葉乃瑜 103.5.11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