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黃國昌 觀光業 強酸

化身小護士 王欣婷兩分鐘搞定筆針

民生@報/許瑞瑜 2014.05.11 00:00
圖說:企業十年排球聯賽,台電女排隊謝怡婷個子雖小但攻擊犀利,還能左右開弓。 林嘉欣/攝影。(點選最下方任何一張相片,即可進入幻燈秀喔!)

民生@報許瑞瑜/北港報導

●企業十年排球聯賽上演一中一台大對決,台電女排直落三打敗中國人纖,甜蜜復仇也取得三連勝。因為多發性硬化症影響視力的王欣婷(圖二),坦言首次幫自己打針時急到哭,但重回球場後企圖心更強,教練姚承杉說:「欣婷比以前還積極,恢復情況比預期好很多!」

這項比賽11日在雲林北港鎮立體育館進行第二周最後一天賽事,下周將移師台北市立體育館,展開第三周賽事。

上周開幕戰2:3敗給中國人纖的台電女排隊,本周一連出賽三場,前兩場連續打敗匯鈜國際後,今天和宿敵中國人纖再度短兵相接,結果戰況出乎預料,台電女排何彥池、謝怡婷、王欣婷、溫憶慈表現出色,25:19、23、16直落三大勝而返,戰績三勝一負,中國人纖、匯紘國際一勝二負。

台電女排隊教練姚承杉表示,這場球是三天來,台電隊表現較正常的一場,「連打三天了,對場地的適應和調整有比較OK了。」隊長謝怡婷說:「這個場地光線太暗,其中一邊的兩側又有大窗戶,外面比裡面亮,不管是發球、接球還是攻擊,常會受到光線干擾,還好打三天了,比較習慣了。」

「謝毛頭」謝怡婷

左右開弓 技驚全場

妙的是,慣用手是右手的台電女排隊主攻手謝怡婷,此役有幾顆得分球,竟然是用左手賺到的,而且可以明顯看出,這幾顆球並不是她在情急之下勉強用非慣用手處理的,竟然可以左右開弓?這,未免太神乎其技了!

來自屏東的謝怡婷,就讀東港海濱國小四年級時,有一回玩遊戲被校長相中,因而加入排球校隊,但入隊沒幾周,校隊便解散了,校長讓她們轉隊到屏東潮州竹田國小排球隊,一開始謝怡婷是中間手,進入新園國中後轉任大砲手。

就這樣,謝怡婷和雙胞胎妹妹謝怡萍從國小到新園國中、枋寮高中都同隊,八年前謝怡婷加入台電公司女排隊,謝怡萍目前則在萬丹國小擔任教練,謝怡婷的綽號「謝毛頭」,就是妹妹取的。

至於謝怡婷何時練就「左右開弓」美技?謝怡婷笑說:「沒有那麼神啦,我只有在網前時,會視狀況換手,大部分時候還是用右手啦。」但要用非慣用手得分那有那麼容易,這背後有一段故事。

原來「謝毛頭」國三時受過傷,到醫院檢查後發現在右手臂節骨撕裂傷,醫生建議要多休息,但她只休息了兩三天,球癮發作又跑去練球,偏偏右手臂罷工,痛到根本舉不起來,只能練防守。

但大砲手無法攻擊,豈不成了無牙老虎?不甘心就此斷送排球路,「用左手試試」的念頭突然閃過,「剛開始練左手時,看得到球,卻打不到球,練了近兩個月後才逐漸找到感覺,不過隨著右臂不再那麼痛,舉得起來時,我就又換回右手了。」

這個舊傷就這樣一直跟著謝怡婷,雖然隱隱作痛,但謝怡婷找到和傷痛和平相處的模式,直到進入台電後的第二年,右手臂舊傷疼痛加劇,她才在教練建議下開刀,「其實很擔心,開刀後不能打球。」休息四個月後,謝毛頭重新再出發。

謝怡婷身高169公分,在攻擊手中算是矮將,但她從沒不拿身高當藉口,反而對自己要求更高,「關鍵在心態吧!高度不夠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但高個子有高個子的打法,矮個子有矮個子的打法,我一直相信自己可以的。」

台灣女排球員身高不夠一直是個困擾,謝怡婷很清楚自己的劣勢,「正因為不夠高,攻擊點較低,不容易閃過高個子的攔網群,為了增加攻擊成功率,落點我會盡量挑三不管地帶,或者是在角度上,想辦法造成對方攔網或防守者觸球出界。」

去年全運會沙灘排球賽三連霸後退休、有「沙排女王」之稱的張惠敏,是張怡婷學習的對象,「我很欣賞她打球時永不放棄的拚勁和精神,我妹妹謝怡萍也曾跟她搭檔打沙灘排球。」

王欣婷 首次注射急到哭 現在兩分鐘搞定

球場上另一個焦點,是罹患多發性硬化症影響視力,從去年七月到十二月間處於休息狀態,只在全運會時蜻蜓點水亮相的王欣婷。

今年才22歲的王欣婷,去年得知自己罹患多發性硬化症時傻住了,「醫生說,可能是遺傳,也可能是環境因素造成,但我們家人沒有類似病史。」從沒想過自己會得這種病的她,想到「以後不能再打排球了嗎?」當下眼淚不聽使喚。

去年十月全運會結束之後,王欣婷住院一周接受治療,出院前醫生交代,接下她每一周要打三次干擾素,示範時,醫生故意先教她用左手在右手臂上,「醫生說,如果用非慣用手都可以注射,換慣用手時便不會有問題。」

由於當時有留醫生從旁指導和協助,王欣婷一試就OK,心想這沒有太難,但出院後第一次自己注射時,才發現沒有想像中那麼簡單,「我花了半小時,浪費了一支筆針的劑量,還是沒有成功,當下急哭了。」

害怕又無助的王欣婷,邊流淚邊打電話求助醫師,醫師要她不要急,她按醫生的指示一步步做,終於成功了,現在的她已熟能生巧,兩分鐘就可以搞定,「因為是注射在皮下,不是血管,比較沒那麼難,我都按醫生建議,輪流注射在幾個特定部位,醫生說這樣較不易發生局部肌肉纖維化。」

儘管在定期注射定量干擾素後,王欣婷的病情目前已漸趨穩定,對視力的影響也降低了,但還是有些惱人的後遺症,「剛開始注射時,就像得了重感冒一樣,會嚴重頭痛,全身肌肉酸痛,痛到爬不起床。」

但病痛並沒有打敗王欣婷,反而讓她更堅定愛排球的心,「我一直很喜歡排球,高三陷入低潮時雖然一度想放棄,但最後我還是撐下來了,這一次,我一樣不會放棄,我相信,也希望自己可以找回昔日的球感。」

台電女排隊執行教練姚承杉指出,由於太久沒練球,四月底王欣婷病後歸隊時,體能大不如前,「但我可以明顯感受到她重回球場的企圖心,雖然這兩天打到第三局時,體力仍會下滑,但因為她的積極,復元狀況比預期好很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