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陳武康周書毅 1+1雙舞作

民生@報/陳小凌 2014.05.08 00:00
圖說:周書毅創作「看得見的城市,看不見的人」。兩廳院提供。

【文/陳小凌】在台灣舞壇六、七年級表現亮眼的男性編舞家陳武康、周書毅,5月10日起一連兩天在兩廳院主辦的「1+1雙舞作」,由周書毅率領「周先生與舞者們」推出《看得見的城市,看不見的人》,並由陳武康與「驫舞劇場」推出《裝死》,票券在開賣一個月內即告完售。

陳武康、周書毅兩人相識將近15年,周書毅初出道時,參與過不少陳武康「驫舞劇場」的演出,把陳武康當作學習榜樣,直到近幾年周書毅成立了自己的舞團「周先生與舞者們」後,各自發表作品,使兩位友誼更加深,陳武康不但持續關心周書毅的作品,彼此聊天的話題更從創作擴及到「舞團經營」範疇。

成軍10年的驫舞劇場,在5月新作《裝死》中,將告別全男陣容,新成員葉名樺是陳武康的另一半,劉奕伶則是美國比爾提瓊斯現代舞團的舞者,一新舞團陽剛氣息,將激發未來舞團新面相。

《裝死》是陳武康睽違4年獨挑大樑的個人創作,針對「死亡」與「冷漠」這兩項晦暗難解的命題,以「葬禮」與「死亡」的場景做為鋪陳《裝死》的場景,舞者的裝扮具有角色感,部分肢體動作甚至有如手語般的陳述,陳武康認為,「裝死」可以是兩個層面,一是生活上的冷漠,另一方面則是真的在「裝死」。他說:肢體語言永遠能最直接的傳遞情感本質,觀眾可以自行詮釋出自己心中的答案,演繹出調性詼諧的人生即景。

編舞邁入第十年的周書毅,「看得見的城市,人充滿空氣」創作源自於2007年在台北國際藝術村駐村創作,以「流動空間」的呈現巧思,帶著觀眾穿梭於四層樓建築物的觀舞經驗。7年後周書毅以全新創作「看得見的城市,看不見的人」重現概念,在舞台上打造出「隱形建築」,以陳述城市與人的誕生與消亡,生到重生的變化過程。

周書毅表示:「城市的進步與發展速度,我們是否跟得上,是清醒,是盲目,還是混亂的前進著,看得見的城市與人,是存在著許多看不見的權力關係,不斷循環發生著。」再一次創作城市主題,周書毅想更多的關注「城市發展」這件事上,去思考空間與人的權力關係。

「『看得見』對我來說就是某種真實的感受。而『看不見』是一種危機,一種潛在的事件與反規則;『城市』代表一個環境,一個居住地,從這個居住地,你的感受會改變;而『人』就是移動,在移動中生活著,跟隨也抵抗著。」透過舞作,周書毅希望可以看見城市與身處其中的人類的改變,以及對社會事件的關心與覺醒。

「1+1雙舞作」驫舞劇場「裝死」、周先生與舞者們「看得見的城市,看不見的人」,5月10日至11日在國家戲劇院演出,上半場《看得見的城市,看不見的人》演出長度約60分鐘;下半場《裝死》約50分鐘,中間有一次中場休息30分鐘,票券已全數完售,遲到觀眾無法進場,也請已購票的觀眾提早抵達國家戲劇院,完整欣賞兩齣精彩舞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