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WiFi SpaceX 馮世寬

周夢蝶走了 龍:寫完人生最後一行詩

中央廣播電台/江昭倫 2014.05.01 00:00
有「詩壇苦行僧」之稱的台灣詩人周夢蝶日前因為膽道結石開刀住院,手術後傷口癒合不佳,一直住在加護病房治療。今天(1日)下午3時左右,周夢蝶因病情惡化,心肺衰竭逝世,享壽93歲。文化部長龍應台獲知後表達不捨,她推崇周夢蝶一生豁達,用生命寫下人生最後一行詩,稱得上是台灣文化史一個時代的符號標誌。

周夢蝶本名周起述,1921年出生,1948年加入青年軍,隨國軍部隊來台,1952年開始發表詩作。

1959年起,周夢蝶在台北市武昌街明星咖啡廳門口擺書攤,專賣詩集和文哲圖書,並出版生平第一本詩集「孤獨國」。詩人鄭愁予因此戲稱周夢蝶為「孤獨國國父」,而他瘦弱、靜定、讀書的身影,也成為當時文壇的「台北風景」。

關於周夢蝶的詩作,詩人余光中曾說「讀到的永遠是寂寞。」他的詩作無論思想內容及藝術形式,都充分體現東方文化的精髓與中國美學的風貌,將禪理與道家的精神融入作品中。

與周夢蝶有多次接觸的文化部長龍應台說,上星期她曾到醫院探視周夢蝶,還特別握著他的手、跟他說了一些話。龍應台推崇周夢蝶不僅是台灣文化史上的一個標誌,也是人類社會一個永恆精神的勳章。周夢蝶在戰亂中萬里跋涉到台灣,人生從碎片拾起,從沒有人在乎的騎樓小攤到明星咖啡館孤獨寫作,最後成為華文世界的文壇祭酒,寫下一頁個人傳奇,也為台灣文化史更添光華萬丈。

龍應台說,周夢蝶是用生命寫下他人生最後一行詩。龍應台:『(原音)他幾乎就在用他自己的人生、生命的一輩子在告訴我們一件事情,就是說在動盪的世界裡頭,其實還有某種東西它是永恆的、永遠的。所以周先生這次過去,他一生是如此豁達之人,他的走,其實也大概是他這輩子寫的詩的最後一行,然後這一行是用他自己最後的生命來寫的。』

1997年,周夢蝶在榮獲第一屆國家文藝獎時,就曾以「人類大概可以分成兩類,一種是占面積的、一種是不占面積的,我多半屬後者」,為自己一生下了註解,他的離開是台灣文壇一大損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