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柯P 北韓 妙禪

台灣已顯現馬可仕末年跡象!【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 2014.05.01 00:00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這兩天台北街頭很不平靜,全國民眾為了搶救禁食中的林義雄先生,從上週開始全國各大城市都有靜坐示威,自上周末(26/4)周日開始民眾在台北凱道集會抗爭,同時更有五萬人連夜連日霸佔台北交通要道-火車站前的忠孝西路,癱瘓大台北地區交通,星期一又包圍立法院,星期二下午又有大批群眾突擊聚集忠孝東路與林森南路口,讓下班民眾寸步難行;為反核四、為搶救命在旦夕的林義雄,台灣人民的抗爭行動已由季爭而月爭而週爭,到現在是連日抗爭而且是日夜抗爭,雖然手無寸鐵但已有點和平而不理性情況,這種狀況有些類似1985年菲律賓總統費迪南德、馬可仕末年的情況,馬尼拉街頭無一日一夜寧靜,最後在「人民力量革命」之下,菲律賓獨裁者馬可仕黯然下台,馬尼拉才恢復平靜,菲律賓經濟才起死回生,這是菲律賓人民選錯總統所付出慘痛的代價,台灣人民選錯總統、現在也正在付出慘痛的代價,希望現在一是馬英九末年的時刻,待暴風雨過後,台灣就會起死回生,台灣人民安康幸福的日子趕快到來。

全名「費迪南德、馬可仕」的馬可仕也是法律系畢業,於1965年至1986年擔任菲律賓總統,任內以獨裁統治、威權政治打壓異己、貪污舞弊而聞名於世;1983年被認為指使歹徒在馬尼拉國際機場槍殺反對黨領袖貝尼格諾、艾奎諾而引發全國「人民力量革命」,舉國大亂,最後在美國規勸下離開菲國,放逐夏威夷,並終老於此小島上,有點像拿破崙被放逐到地中海中的聖赫倫那島,並在此終老一生。

吾人曾於1984年底隨全國營造公會組團赴菲律賓參加「亞洲暨太平洋區營造業公會聯合會」,照往例各國代表團會被安排晉見地主國元首,但那年這項活動臨時被取消了,我們準備贈送馬可仕總統的禮物就由菲國建設部長代轉,據說那時開始至他下台為止,除了接見來訪國家元首外其他一概不公開接見,因為菲國當局接獲情報顯示國內外要暗殺馬可仕總統的很多,為安全起見,馬可仕不再出席公開活動;那時馬尼拉已經每月都有街頭抗爭活動發生,後來慢慢增加到每周舉辦街頭抗爭活動,至1985年底已到每日街頭抗爭,無日不舉,情況和現在台北街頭差不多;其實現在治安單位用鐵絲網將博愛特區團團圍住,將總統府和總統官邸圍在其中,這和當年馬可仕總統躲起來不接見外賓有何差別;不知馬英九如何向來訪的外國賓客解釋總統府周圍那些層層包圍的鐵絲網,難道他要向賓客說:「因為我很無能、做了很多讓台灣人民不滿意的事,我現在民意滿意度不到10%,全台灣大部分民眾多來向我丟鞋子,為了避免被鞋子丟到頭或被暗殺,所以只好用鐵絲網把我住的地方和上班的地方用鐵絲網層層圍起來,真是見笑啦!不過這也可以證明台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地區」。

菲律賓引發全民起來「倒馬」(馬可仕)的導火線是因馬可仕派人暗殺掉反對黨領袖貝尼格諾、艾奎諾,證明馬可仕不但貪腐、獨裁、反民主還殘暴不仁,用暗殺手段消滅反對黨的聲音;很類似的是這些日子發生在台北街頭日以繼夜的抗爭運動乃起因於台灣「大公無私正義使者」林義雄先生出來禁食要求「落實民主、停建核四」;七十二歲的林義雄已禁食超過一週,身體已日漸虛弱、奄奄一息,如果林義雄真的為「反核四、爭民主」而犧牲了,那台灣人民必群起而攻之,台灣將永無寧日,國民黨最後祗有陪葬、完全在台灣島上消失、「魂歸西天、壽終正寢」,尚饗!

這裡還有一個比較畫面可看出中菲兩國民族性與人民的道德良知修養。菲律賓的街頭抗爭運動最後成功之關鍵是國家武裝力量的起義來歸;最後兩天馬可仕也是調派武裝警察走上街頭欲鎮壓「倒馬」抗爭民眾,結果載滿士兵的軍車、裝甲戰車都整整齊齊停在馬尼拉街道兩旁,士兵站在車上滿臉笑容地和街道上抗爭群眾揮手致意、還雙手捧接「倒馬群眾」丟上來的黃絲帶、手舞足蹈和街上群眾隔空跳舞、對唱情歌,最後有的群眾還跳上裝甲車上和士兵握手擁抱貼臉,當這些武裝力量和倒馬民眾「哥倆好」時,馬可仕就很不好了;這個和諧溫馨畫面相對比的是「六四事件」北京長安大街上的裝甲戰車窮凶惡極的輾過青年學生的身體和台北街頭的武裝暴警揮舞著警棍、盾牌重重敲打在手無寸鐵的學生頭上,企圖把這些全國最優秀的學生打得像它們這些警察一樣笨,祗會以力壓人、毫無以理服人之能力,當前台灣這些警察是由逃台第二代難民在亂指揮,這些第一代難民是被中國人民唾棄趕出來的,當然比中國這些武裝力量指揮官還差勁,所以無怪乎中台兩國武裝力量開戰車壓人民像在壓螞蟻一樣;如果有一天台灣的武裝力量也和菲律賓一樣「起義來歸」,站在大多數人民的一方,那時馬英九、江宜樺暨一群胡作非為的警察頭子就可以去和阿扁總統開高峰會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