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星期專訪》作家黃春明疾呼︰無須公投 核四直接停建

自由時報/ 2014.04.28 00:00
記者溫春華/專訪

「馬英九 你的耳朵長了鹿茸

聽不見太陽花海洶湧的潮騷

耳朵長出來的鹿毛

竟矇蔽了你的眼睛

看不見太陽花澎湃的巨浪

在台灣的每一個角落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他們全都聽到

他們全都看到

聽到太陽花海洶湧的潮騷

看到太陽花海澎湃的巨浪

時至今日

連全世界的人也都聽到

連全世界的人也都看到

他們說台灣的學生讚

他們說台灣的政府爛

而那爛頭即是九趴

又聾又盲的馬總統」

「陶淵明的桃花源在哪裡?就在我們腳踩的這塊土地,不能讓核四破壞我們美麗的桃花源!」作家黃春明三年前即曾當面向馬總統建議停建核四,如今再以這首詩,諷刺馬總統又聾又盲,聽不見人民的聲音。

黃春明接受本報專訪時,形容建核四就「像自己丟炸彈、埋地雷」,應直接停建,沒必要再搞公投。不對的事,一定要反,「革命無罪、造反有理」;林義雄禁食是「無抵抗的抵抗」,就像印度的甘地發起「不合作運動」趕走英國人,勢必掀起狂濤駭浪。

福島核災教訓 真理不能公投

問:核四傳出先完工、封存,再辦公投決定是否運轉,也有降低鳥籠公投門檻等聲浪,您看法如何?

黃春明:核能就像不聽使喚的神燈巨人,用來發電很方便,然而卻發生了美國三哩島、蘇聯車諾比、日本福島核災事故,一次比一次嚴重,這些科技先進國家都沒辦法控制這個從神燈跑出來的巨人,北台灣三座核電廠,如果發生核災,台灣就去了了,要逃去哪裡?去跳海嗎?

就算核電廠不會發生事情,核廢料也是大問題,核廢料是地球上最糟、最惡毒的垃圾,興建核四並不是「選擇吃稀飯或饅頭」,真理是不能公投的,政府把核能議題當成政治來操弄,實在是「屎夾尿」啦(即大小便不分)!

我主張核四直接停建,根本沒必要再搞什麼公投!國民黨同意公投,就是有把握會贏,將來還會用各種政治手段來操弄,國人不要被騙了!

核四議題 不能用金錢思考法

問:馬政府認為核四不宜停建,且一再聲稱不建核四會缺電,電費會變貴,並會影響台灣經濟發展?

黃:核四議題不能用「金錢思考法」,不能想說已花了那麼多錢,再花一點錢就可以解決,現階段就是要下定決心停建,我們養出不好的政府,如同養到敗家子,只好認賠!

不只停建核四,其他三座核電廠最終都要停役,政府不要老是恐嚇民眾會缺電,隨便舉一例,就可知政府有沒有用心。你看台灣各地過多、過大、過亮的路燈就是大浪費,庄腳的路燈一整排那麼亮,究竟有幾台車經過?更別提鄉鎮公所繳不起路燈電費,查查看就知我們有多浪費電!

林義雄「無抵抗的抵抗」巨大軟實力

問:林義雄禁食,反核行動也烽火連天,你有什麼感觸?

黃:我和林義雄都是宜蘭人,他對台灣充滿愛與正義,他是因為愛台灣,而使母女及家庭受難的人,我很尊敬他。林義雄有他正義的代表性,也因他憂心台灣一直被蹂躪、糟蹋,以禁食做「無抵抗的抵抗」,這個軟實力的力量之大,就像水比火更厲害,連日來的反核大遊行,就是他所催化出來的。

要不是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也很想跟他坐一起(禁食),不過,林義雄是有計畫、一步一步走到這個地步。他修練身心、一路走來拋棄多少繁雜東西,單純地朝著反核目標走,才能達到如此高的層次與境界。

林義雄很偉大,但我們不要把他神格化,他的價值與精神一般人達不到,無論生死攏同款,但台灣要記住,如果林義雄怎麼樣了,不要讓林義雄白白犧牲,社會要反彈出更大的力量,給馬政府沉重壓力!

太陽花學運 讓台灣社會產生抗體

問:您寫詩稱讚太陽花學運,您看這些年輕人,對台灣帶來什麼影響?

黃:我八十歲了,要不然,我也會到立法院跟他們衝,很氣咧!此次的太陽花學運,很多媒體、政論家都說這些年輕人是憂心他們未來的前途,房子買不起,結婚養不了孩子等現實問題,我倒覺得這些年輕人是懷抱著理想的浪漫主義者,熱血奔騰,站出來反抗不公不義。

台灣社會是一個個體,就像我們身體,要有抗體抵擋防禦,不被病菌感染,社會本來也有抗體,但國民政府接收台灣後,發生了二二八事件,實施戒嚴、訂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動不動就死刑,這些都是抗生素,當我們的抗體起來對抗不合理的政權時,政府就用各種條例、法令的抗生素來鎮壓。

太陽花學運的年輕人,那麼有組織、想法、創意及效率,政府都沒有辦法做到這樣,台灣年輕人站出來,我覺得台灣社會終於有了自己的抗體,生命有希望了,多麼好的代誌啊!

但當台灣社會產生自己抗體時,政府卻用抗生素壓制,用警察打你,一些媒體講些有的沒的,什麼民主制度就不能革命,不管是核四、服貿協議,公民就是台灣的主人,不是等待政府做什麼,而是我們要做什麼?政府則要按制度好好地走。民主制度如果不符合民主程序採黑箱作業,雖掛一個牌叫民主,但實則「掛羊頭賣狗肉」,一點都不民主時,為什麼人民不能革命?

問:以文學家角度,您怎麼看馬江政府?

黃:當我聽江揆講出「義光教會怎麼會借場地給林義雄禁食?」就一肚子火,義光是林義雄的家,江揆應該叫江「傀」,江應該作夢也沒想到今天官會做到這麼高,「權力使人腐化」,他就是權力使人腐化的最大典型,虧他還是擁有自由主義教授的頭銜,攏是騙人的。江是馬英九的傀儡,他許多發言都是在維護他的官位,馬王鬥爭時的談話也是。

至於馬英九,支持度只剩八趴多,還能代表民意嗎?其實包括馬英九、阿扁、宋楚瑜這些人都對我很好,但政治人物是既得利益者,他的權位一定跟既得利益連在一起。為什麼國民黨的人不敢造反?因為你當了什麼委員、什麼長,你不弄我,我就不弄你,都已經被綁架了!

問:您長期關懷台灣這塊土地,對現今台灣發展的看法?

黃:社會漸漸失去人情味,我那個年代考大學很難,因為經濟因素不能去讀書的人很多,但犯罪的人很少;現在教育普及、犯罪卻這麼嚴重,且犯罪年齡越來越低,簡單來說就是教育發生問題、政治發生問題,讓整個環境的價值觀偏差了。

台灣的未來,要從教育做起,孩子是未來主人翁,這些小孩子如果沒有教好,那三十、四十年後,未來只會比今天更糟。為什麼我現在做兒童的戲曲?也會去金門講古,讓孩子聽我講古,就是希望能激發出他們的想像及創造力。人家會說,你這樣到底能改變多少個孩子?但為了孩子及台灣的未來,八十歲的我會持續做下去。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