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桃縣有核廢料貯存場

自由時報/ 2014.04.23 00:00
〔自由時報記者湯佳玲、李容萍/綜合報導〕桃園有核廢料貯存場!但經過「我是中壢人」臉書前天晚上邀請桃園縣籍的網友投票,約有五百人參加,竟有高達八十五%的人不知道桃園縣有核廢料貯存場;一位住在桃園龍潭二十年的網友驚訝地說:「我不知道竟住在核廢料貯存場附近這麼久。」

三十年前核研所與鑫海公司合作進行「開發稀土提煉技術計畫」。綠色陣線協會常務理事林長茂指出,當初核研所與鑫海公司合作,提煉出的鉑、鐒等可作為觸媒轉化器,由鑫海拿去賣,但分離出的釷與鈾則交還給核研所,就是要拿來當作原子彈的核原料,後來發生副所長張憲義叛逃事件,美方阻止我發展核武,核研所才把這些釷與鈾偷埋在大漢溪河床,直到不肖商人盜採砂石、進一步鋪製成輻射馬路才曝光。

宜蘭人文基金會顧問、核能專家賀立維說,核研所當時要將約七百支的高階核燃料棒乾貯時,曾發生七次氫爆,用六十公噸的水去清掃,那些水全部最後流到大漢溪,加上偷埋在大漢溪河床的核廢料,「大漢溪好像核子百貨店」。

面對外界諸多質疑,核研所昨則公開位於桃園龍潭鄉的園區讓媒體參觀。核研所長馬殷邦說明,三十年前核研所與鑫海公司合作進行「開發稀土提煉技術計畫」,幫忙進行商業用途,「案子太老了,僅聽說當時出口給日本,但不是提煉釷和鈾。」

但馬殷邦坦承,當時曾發生六次氫爆、而非七次,但無法提供氫爆時間紀錄,檔案有無解密需問國防部。馬也澄清,提煉剩餘的尾渣是存放在核研所低微放射性廢土庫,並否認早年是為開發原子彈。

核研所坦承六次氫爆

核研所組長魏聰揚則說明,稀土提煉計畫當時提煉的人已退休,無法說出究竟產生多少尾渣和鈾釷,但數量不多,至於輻射馬路的鈾釷,應是來自上游煉鋼廠的爐渣污染,並非核研所製造。

「我是中壢人」臉書團長王浩宇表示,綠黨去年曾爆料核研所貯存比蘭嶼還高階的核廢料,包含廢燃料棒與重水,都放置在石門水庫水質水源保護區附近;以前也有媒體報導,核研所周邊的溪流、土地,發現大漢溪及周邊農地「銫一三七」含量超過正常值三十倍,但仍然沒有引起多數桃園人的關注。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