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冷眼集》馬總統的正當性?

自由時報/ 2014.04.23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馬英九昨在國民黨中山會報中說:「門檻一旦降下來,直接民權正當性會遭受質疑,公投結果也會遭到質疑」,此說如果成立,相信不少人也想反問:二○一二年馬總統得票為六八九萬票,只佔全體選舉人數一八○八萬六四五五人的三十八%,並未過半,當選的正當性如何?馬先生最新民調支持率已經大降到八%,有沒有自我質疑繼續當總統的正當性?進而自行下台?

如果全都沒有,公投法的修正是國會職權,公民也都可以表示意見,馬主席有何正當性在那說三道四?甚至對國民黨立委下指導棋?

現行鳥籠公投法,有關門檻的歧見,大有理性對話的空間,針對四類適用,不妨分類看待,有關修憲案與領土複決案,或可沿用兩個二分之一門檻,以減少可能的敏感疑慮;但是有關「法律之複決」、「立法原則之創制」以及「重大政策之複決或創制」等三項,理當與世界多數國家同步,沒有強加阻礙的道理。

稍具公投常識的人都知道,其他國家對一般性的公投案,訂定通過門檻的是少數,絕大多數國家都採取簡單多數制(simple majority),也就是贊成的比反對的多,就算通過。至於投票率,凡屬重大公共政策,正反兩方皆可全力進行社會動員,以呈現多數意志,這些國家在立法時,並未以避免正當性不足、結果恐受質疑為由,對直接民權設置障礙。

故而合理懷疑,馬先生獨步全球的關切,只有一個原因,就是自以為是菁英主義者的傲慢。若此,布坎南與杜拉克(Buchanan&Tullock)說得很好:「當面臨抉擇時,唯有以簡單多數所做的決定,才能確保對結果感到滿意者比受挫者多。」從政客計算的角度,不是更該考慮最適性,而非追求高額多數、導致決策成本提高嗎?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