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台北燈會 飛兒樂團 衛生紙

壓榨季節工 歐盟訂法遏制

中央社/ 2014.04.20 00:00
(中央社記者曾依璇巴黎特稿)歐洲國家壓榨季節勞工時有所聞,解決爭議,應該是尋正常程序聘僱季節工,他們必須先找到工作、簽下契約,再取得相符的簽證入境,不僅可獲保障,發生薪資等爭議時也有所依據。

2010年,義大利南部的羅薩諾(Rosarno)果園,發生義大利居民打傷非洲工人的事件,非洲工人砸車報復,引發後續義大利人與非洲人更激烈地相互攻擊,發展成嚴重的種族衝突。

這起事件,間接促使歐洲聯盟開始討論制訂專門保護非歐盟季節工權益的法案。據統計,每年約有10萬名外籍移工到歐盟尋求工作。

歐洲工資昂貴

雇主偏好東歐、亞洲移工

在農產富庶的許多歐洲國家,每到收穫季節,都會需要大量人力採收蔬果,然而歐洲工資昂貴,雇主偏好聘用從東歐、甚至亞洲來的便宜季節工。

在比利時,有草莓園僱用波蘭工人採果,這些工人4個月大約可以賺到5000歐元(約新台幣21萬元),還低於比利時每月最低薪資約1500歐元,但對工資相對較低的波蘭人來說,仍是一筆划算生意。

芬蘭以莓果為特產,觀光客在機場就可買到雲莓果醬、果汁、夾餡餅乾等各種包裝精緻的點心。這些莓果原料,很可能是由一雙來自泰國工人的手採下。

每年,有上千名外籍季節工在莓果採收季之前進入芬蘭,他們的工作條件未必獲得保障。

在芬蘭,每個人都有權利在森林裡採野莓,有些泰國工人取得觀光簽證入境後,採集野莓再賣給企業,他們之間雖有買賣,但並非勞雇關係,因此若在採收過程中受傷或生病,也無法獲得照顧。

去年9月,有群泰國工人指一家莓果採收公司用誘人薪資把他們騙到芬蘭,實際上工時長、薪資低、工作風險也大,因此以涉嫌人口走私為由狀告法院。

已有勞工團體提出,解決爭議的辦法,應該是尋正常程序聘僱季節工,他們必須先找到工作、簽下契約,再取得相符的簽證入境,如此一來,不僅可獲保障,發生薪資等爭議時,也才有所依據。

這些季節性移工待的時間通常只是一個收穫季,因此多由雇主提供住宿、水電和三餐,而這又給了雇主扣除薪資的理由。

即使是歐盟,壓榨季節工的消息也不時發生,甚至被媒體形容為「半奴隸狀態」。

貪婪是不公平對待的根源

他們的生活條件有時粗陋到令人難以相信是在歐洲,例如在溫室旁的荒地上,用塑膠板和厚紙板搭蓋僅能擋風的棚子,周圍散落隨意丟棄的垃圾,一條麻繩拉起來就當做曬衣場,洗澡是在室外用水龍頭沖洗,不管氣溫有多低。

在英國亞伯丁(Aberdeen)區域平等委員會工作的專案人員法柯納(Ron Falconer)接受歐洲議會附屬電視台訪問時曾說,消費者想要買到便宜的蔬果是可以理解的,但有時標籤上的低價,是季節工承受不合理待遇的結果。

他舉例,東歐女人到農場採莓果,薪資原本就不高,還被雇主用各種名目扣錢,最後幾乎領不到什麼所得。

尤有甚者,有些個案的薪資被扣到甚至負債,女人被迫以身體償還,進一步淪為性剝削和賣淫的受害者。

這些移工通常無力透過法律保護自己,工作所在又大多位處鄉下的農場或果園,非政府組織的援手難以觸及,也因缺乏資訊或多語能力,不知道向誰求助。

他們遇到剝削時唯一能做的,只是換個地方和雇主,而在那裡,奴役仍然等著他們。

歐洲雇主為節省成本,壓榨這些「沒有聲音的人」,究其原因,法柯納一語道破:「其中可能有種族歧視,但根源還是貪婪。」

歐洲議會通過法規

工作權益等同歐盟公民

歐盟花了3年討論,歐洲議會終於在今年2月初通過一套法規,讓外籍季節性移工能享有和歐盟公民一樣的工作權益和社會保障,包括最低工資、工時限制、假日、健康及安全條件,雇主也必須提供適當居住環境,且移工有權利至少轉換一次工作,一旦透過稽查發現雇主違規,將予以重罰。

各成員國仍可自行決定允許多少移工入境,並須訂出移工的最長停留期限,每12個月僅能停留5到9個月。

這項法案是歐盟層級首度為外籍季節性移工設想而成,一方面是為防止剝削,另方面也避免讓短期移工變成長期居留。法案將於2016年生效。(詳細報導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雜誌2014年4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