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國民黨群雄並起的第一仗

自由時報/ 2014.04.20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國民黨在台北市的黨內決戰揭曉了!馬英九對丁守中投下了他神聖的一票,但是沒能扭轉國民黨員與北市民意的支持意向,其中,連勝文在黨員票比數之懸殊,尤其具有指標意義,與其說這是自二○○五年連戰遭馬英九逼宮,九年一路走來的王子復仇,不如說︰這是後馬時代國民黨群雄並起的第一仗,反馬效應不再是想像,而是已經在黨內開始發酵。

投票前夕,當不少人明顯感受,丁守中在有系統的營造烘托下聲勢鵲起之際,一位國民黨中生代私下的直白表述,頗能反映「非馬」陣營的暗潮洶湧。這位對初選結果極為篤定的結盟者說︰「李前總統當年權力之大,都無法指定接班人,何況是今天的馬英九!」言語間,不管是個人的投射,或是對情勢描述的用語,都耐人尋味。

馬金一派對於首都的防衛固守,從其他縣市多全民調決定,台北市卻採三成黨員投票、七成民調又採八十五%政黨互比、十五%黨內互比的複雜遊戲規則,即可知端倪。

然此一機關算盡,是弄巧成拙。若採民調,連勝丁只有二點多趴,實在驚險,以丁守中為溫哈熊女婿的黃復興背景,原以為可以在黨員票動員挹注翻盤的估計,竟反被藉由「大明王朝」、「丐幫」劃清界線的連勝文所席捲,得出一○六四七票對四七六五票的六千票差距,真是黃葉滿地。天龍國的國民黨員何以決定連丁變色?為什麼政黨鐵票只有四成投票率?這當然是對黨主席的重大警訊。

後馬時期的權威,與黨的控制力成正比。連勝文開了射中靶心的第一槍,國民黨裡因此感到振奮的,眼角稍加流動就知道,所有叫得出名號的角色,臉部線條全都很柔和,而且,要害是︰沒有人會把他們與溫和的丁守中放在對立面。因此,連勝文出線,皺眉最深的,並不是反對黨。

至於連勝文到北京去面聖的紅頂二代身分,與「化獨漸統」的馬二代對決,這國民黨「權」「貴」階級的本質,雙方是一致的,此時,並不成為一個變項來分析。將來選戰正式開打後,反對黨若要以「中國代理人」為策略訴求,那則是下個階段的事。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