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澳洲打工度假 小心派遣陷阱

中央社/ 2014.04.20 00:00
(中央社記者王怡文雪梨特稿)澳洲臨時派遣人員身處要派公司和仲介公司的責任模糊地帶,其薪資和受僱條件都較直接聘僱人員來得差。這樣的擔憂也發生在來澳打工度假青年身上。

澳洲統計局2011年的調查顯示,澳洲1100萬工作者中,約有5%的人透過人力仲介公司/派遣公司找到工作,人數大約為60萬。近年台灣赴澳打工度假人數倍增,有些台灣青年選擇透過仲介找工作,但對自身工作權益可能不瞭解,是這類派遣工作的隱憂。

澳洲近年經濟成長緩步,今年1月份失業率更攀升至6%,達到10年來新高,整個就業市場減少了7100份全職工作(Full time),以及3400份兼職工作(Part time)。專家預估,澳洲西部礦業榮景不在,連帶影響整體就業市場,等待就業情況好轉的時間恐怕將會更長。

澳洲職場一般有全職和兼職工作,兩者的每週工作時數、薪資和休假都有一套規定。另外臨時工和獨立聘僱者在職場中也十分常見,但各自的工作條件和性質都不同。

澳洲臨時工的工資是依照時薪計算,無法擁有正式員工的福利,如有薪年假和資深員工的帶薪長假等,因此時薪較一般底薪來得高,而此類工作多為短期工作,而且每日的工作時數並沒有保障,相對來說較不穩定。

澳洲有些公司企業喜愛僱用臨時工,甚至平時就會建立人力名單,在繁忙臨時需要人手時,可立即找到幫手前來支援,平時既不需負管理責任,又可撙節開支。

而獨立聘僱者的角色較為特別,代表的是獨立的公司與個體,與對方企業簽定的是商業契約,屬於公司與委託人的關係,而非雇主與員工的關係,獨立聘僱者自行承接案子提供服務,對方企業不需為獨立聘僱者報稅、提撥退休金和辦理工作保險等。

澳洲統計局指出,絕大多數勞工是自行應徵職缺而找到工作,透過人力仲介/派遣公司找到工作者僅占5%,大約有60萬人,其中逾半數認為透過仲介較容易找到工作。

而透過仲介轉介工作者,男性多是機械操作工、司機和專門技術人員,女性則以行政事務員方面的工作居多。整體而言,以年齡25到44歲的工作者居多,約占6成。

這60萬名勞工中,大約有21萬人是由人力仲介/派遣公司持續轉介工作,屬於派遣人員,而有近14萬人是由人力仲介/派遣公司支付薪水。

一般而言,派遣人員是與人力仲介/派遣公司訂定契約關係,薪資、保險和退休金等都是由仲介公司支付,而非要派公司。而依照要派公司所開出的需求,派遣人員的職位可能是臨時工或是長期固定的職位。

正當的人力仲介可發揮工作媒合角色,短時間內為要派公司快速確實找到員工,要派公司本身不需負擔招募工作,或是平時的管理責任,因此兩者樂於合作。

然而,任教於澳洲狄金大學(Deakin University)商學院的恩德希爾博士(Elsa Underhill)研究發現,澳洲臨時派遣人員身處要派公司和仲介公司的責任模糊地帶,其薪資和受僱條件都較直接聘僱人員來得差。

這樣的擔憂也發生在來澳打工度假青年身上,他們多在需要大量人力的農場或肉品工廠打工。2004年台澳簽署打工度假協定,當時核發台灣打工度假簽證僅700餘件,今年度則有超過3萬名台灣青年湧向澳洲,較前一年同期遽增59.7%,高居澳洲打工度假來源國的第2位。

澳大利亞肉類工會的國際聯絡官譚凱欣說,許多亞洲青年透過不良仲介找工作,加上對當地勞工法令不甚瞭解,喪失基本的工作權益,十分不值得。例如,派遣人員透過仲介公司轉介至要派公司,並不需向仲介公司支付費用,但不良仲介不但收取仲介費,還從派遣人員的工資抽成,讓辛勤工作的青年成為廉價勞工。

他以新南威爾斯省斯康(Scone)地區的肉品工廠為例,當地由3間仲介公司把持,約有近500名打工度假青年,以台灣青年居多,其次是香港和南韓。打工度假青年明明是肉品工廠員工,卻被仲介以獨立聘雇者身分聘用,規避相關支出和責任,青年們除了沒有退休金,還要自行報稅和辦理工作保險等,若疏忽未辦,除了可能稅務纏身,工作時發生意外更是得不償失。

譚凱欣呼籲在澳打工度假青年,一定要瞭解自己的工作權益,透過正當仲介公司找工作,在澳洲這個十分保護勞工的國家,千萬不要讓自己的權益睡著了。(詳細報導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雜誌2014年4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