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愛因斯坦 麥當勞 日本

太陽花學運 進化版公民運動

自由時報/ 2014.04.13 00:00
學生敢衝、學者敢言、律師敢擋

記者湯佳玲/特稿

太陽花學運帶動台灣第二次民主改革,這場公民運動顯示學生第一線衝撞、學者論述、律師作為後盾,三方各司其職固守下,台灣公民運動的三個主要元素已經成熟。

反國光石化 一大轉折

自一九九○年代台南七股濱南開發案的流血抗爭,到近年來的反美麗灣、反國光石化、反中科四期、大埔案、文林苑抗爭、反核與洪仲丘案,台灣公民運動經歷不同階段與覺醒。反國光石化是一重大轉折,開始有學者提出與政府完全相異的論述,也開始有律師挺身而出,負責與政府司法攻防,作為抗爭民眾堅實的後盾,在與學生、學者三方合力下成功扳倒開發案。去年反核遊行二十萬人上街又是另一波「為價值而戰」的公民覺醒。到了太陽花學潮,學生在律師後盾下無畏懼地衝撞體制、學者發揮論述所長,他們共同捍衛台灣核心價值,已經為台灣公民運動開創一個新的模式。

在抗爭運動中,「苦主」一直存在,也扮演第一線抗爭的角色,但早期願意出來的學者或是律師少之又少,因為學者害怕「白色恐怖」,寧可選擇噤聲以自保,或自甘成為政府「御用學者」的大有人在;律師則一向是「吸血鬼」,專為有錢人打官司,也是政府的「劊子手」。

三元素合體 催化學運

但現在不一樣了,許多的學者絕非如馬政府所言是「誤導民眾的一群人」,而是變得敢於說出內心真話的人;他們養成的論述能力,讓公民的聲音可以被整理與論述出來,是太陽花運動得以壯大非常重要的一環;而三百位義務律師團就站在背後,更對太陽花有莫大安定民心的作用;加上太陽花世代靠網路光速般的串連,帆廷猶如「召喚獸」,召喚更多學生參與。從此,學生、學者與法律人三元素缺一不可,從太陽花攻入議場第一天,站在講台上的是帆廷(代表學生)、是黃國昌(代表學者)、是賴中強(代表法律人)可見一斑。

野百合播種 開出太陽花

然而,是什麼讓這三個元素進化,則不能不歸功於自一九九六年直選總統後的李登輝與民進黨執政時期、十二年來的民主深化教育,強化本土與對環境的關懷,讓台灣第一次民主革命的野百合老師,教出第二次民主革命的太陽花學生,當年撒下公民教育的種子,現在已經看到果實,而社會學者功不可沒!

如今,學生「出關播種」後,這群心中有台灣價值信仰的學生會遍地開花,讓台灣到處種滿太陽花!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