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連勝文 東京 獵犬

這個政府在自我失控

自由時報/ 2014.04.13 00:00
記者鄒景雯/特稿

四月十日,太陽花學運已經和平轉進,但是四月十一日上午六點五十分,方仰寧奉命撕毀承諾,突然動員數百名警力強制驅離在立法院正門的公投盟集會,重新引爆導火線,顯然這個政府不願意讓整起事件和平收場?

方仰寧應該回答:十一日凌晨承諾不會強制驅離的主要考慮是什麼?如果這些考慮是對的,為什麼要在幾個小時後輕易毀諾?如果認為清晨的強制驅離是對的,又為什麼要在前夜公開表示誠懇道歉並請辭?既被封為「鐵漢」,就絕對不是面對群眾心生畏懼,那麼就是坦承錯誤,應該說明警方究竟是接受到哪個上級的指示,要去進行刻意滋事、激化社會對立的行動?

昨天,兩方不同立場的公民,以中正一分局針對白狼所定義「路過」的模式,分別到中正一分局門口,公權力的認定有無不同標準?這個發展又是執法者所期待的嗎?若是,目的是什麼?若不是,妥善處理的有效作為又在哪裡?

不論是當權者別有居心,不願退場;或是無能應變,無法退場;結果是相同的,就是抗爭未息,繼續蔓延。那麼,這個政府豈不就是在自我失控?因為,當家若是鬧事,或是當家卻辦不好事,有什麼資格再當家下去?

這是主政者總是治絲益棼的關鍵所在。他永遠搞不清楚,國家元首的重責大任是什麼,從而始終沉溺在揮動權杖的快感之中不可自拔。當新世代認清政客的惡質、背棄而去,當警民之間被不義政權所撕裂、不斷激化對立時,「沒把馬英九教好」,恐怕都不足以說明馬政權對國家造成的傷害。

這個社會必須冷靜反問:聲援方仰寧,把學生抹成暴民,就可以縱容國家暴力違憲肆虐?就可以不必再討論並解決世代正義的問題?如果以上皆是,那麼你可以理直氣壯地繼續這樣做;如果以上皆非,又該怎麼思考?什麼才是大是大非?這不是乒乓球打來打去,看誰的積分多,這是一場馬拉松,只有一個目標,只能往前跑,不管你有多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