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以色列哈瑞迪人得當兵了

中央社/ 2014.04.13 00:00
(中央社記者郭淑鳳耶路撒冷特稿)以色列政府2017年將開始對拒絕當兵的哈瑞迪人施以法律制裁,那時已是下一任政府執政,許多事情還很難說。但這個社會在幾年內是否還能如此保守封閉,則令人好奇。

以色列社會有一個頗具特色的群體,一般稱為極端正統猶太教徒(Ultra-Orthodox Jews),又稱哈瑞迪人(Haredim),約占以色列人口的10%。這個群體的男子多半穿著白襯衫、黑西褲、外罩黑西裝或黑大衣、戴黑色大禮帽。這群人不愛與外人混居,耶路撒冷和布內布拉克(Bnei Brak)都有許多哈瑞迪人。

哈瑞迪人因為拒絕世俗文化而顯得守舊、過時。他們給社會大眾的印象就是,男子整天在宗教學校(Yeshiva)讀經禱告,不當兵也不工作,女子很年輕就結婚,生很多小孩,沒受過太高的教育。為了不接觸世俗文化,他們不出入公共圖書館和購物商場,不看電影也不上網,理髮店分男女,報刊媒體不登女性照片,甚至在布內布拉克還有一間女性專屬購物商場。

以色列政府於今年3月12日通過了哈瑞迪人徵兵法,試圖以法律解決哈瑞迪人不當兵也不就業的問題,但哈瑞迪人拒絕這項法律,並且在3月2日聚集在耶路撒冷街頭禱告,表示抗議。當天據說有30萬人聚集。

反對徵兵人士:國家需要更多拉比

中央社記者當時訪問路邊的一對男女,他們對徵兵法的看法,男子只說希伯來文,女子則用簡單的英文表示反對。他們相信讀經禱告是最重要的,並說禱告就可以使國家平安,遠避戰火,這比當兵保衛國家能做的更多。

品德魯斯(Yitzhak Pindrus)曾任耶路撒冷副市長和哈瑞迪小城貝塔伊爾利特(Beitar Illit)的市長,現在是耶路撒冷市議員。他同樣反對徵兵法,認為信仰不應被法律扭轉,政府不應該也不可能把宗教學校的學生全部抓去關。

他表示自己當兵,兒子也會當兵,但那是因為讀宗教學校太辛苦,每天要從早上7點讀到晚上9點半。他認為要保有以色列這個國家的猶太教傳統,就需要培養出更多的拉比(指教導猶太經卷的老師),目前宗教學校學生占全國人口的比例還不夠高。

過分保守傳統

哈瑞迪女性權益受威脅

另一方面,如果從社會權力的角度來看這個族群,則還有更多值得關注的議題。哈瑞迪女權機構「妳的聲音(Kolech)」執行長克哈特(Hannah Kehat)1年多前公開表示,哈瑞迪社會裡有許多家暴、性侵及虐童的案例被隱藏,有些犯案人甚至是拉比。因為社會地位不平等,女性沒有權利學習猶太律法、必須受拉比及丈夫的種種限制。選擇挺身而出的女性,往往需要面對龐大的社會壓力。

不過,也因為哈瑞迪女性自發成立的女權機構,提高了近年來以色列社會對哈瑞迪女性族群的關注,像以色列於1998年訂定的性侵防治法,保護的對象並不包括猶太教徒,但在2010年修法,成功納入猶太教徒。另一方面,也有越來越多類似的女權機構興起,提供女性更多協助及保護。

在男子讀宗教學校和當兵的議題上,哈瑞迪族群的意見也並非全然一致。有些以色列媒體相信,許多哈瑞迪男子不想讀經禱告,也願意當兵或就業,但受限於拉比的權威和社會壓力,只能繼續下去。之前也曾經發生過幾起案例,有軍人在哈瑞迪人的地盤受到暴力攻擊;也有一些選擇脫離哈瑞迪社群去當兵的人,受到哈瑞迪人的攻擊。

政府通過的徵兵法,從某種角度來說,這是一項軟弱而難以執行的法律,因為一個信仰的傳統和權威,很難因為法律而改變,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這項法律也許可以提供哈瑞迪社群中有心改革或出走的人,找到一個堂而皇之的理由。

衝擊傳統生活

智慧型手機才是厲害角色

以色列「新消息報網站」(ynetnews)的評論員巴聶(Nahum Barnea)在今年2月11日的評論中表示,哈瑞迪社群不會被徵兵法拆毀,真正會拆毀哈瑞迪社會的是智慧型手機,因為便捷而個人化的網路,讓哈瑞迪人不再受限於保守封閉的社會和少數拉比的教導。

他說很多宗教學校的學生都買兩支手機,一支是合乎猶太人戒律的(即「kosher」),一支則是一般的。以色列的傳統Kosher手機不能收發簡訊,只能打電話,目前通過拉比驗證的智慧型Kosher手機則不能使用網路瀏覽器,但可以收發簡訊及電子郵件。

根據新通過的徵兵法,以色列政府直到2017年中才會對拒絕當兵的哈瑞迪人施以法律制裁,那時已經是下一任政府執政時期,許多事情還很難說。但這個社會在幾年內是否還能如此保守封閉,尊崇權威,則令人好奇。(詳細報導內容請見「全球中央」雜誌2014年4月號)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