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停止內耗,大步往前!【東吳大學英文系主任曾泰元專欄】

大成報/ 2014.04.12 00:00
【東吳大學英文系主任曾泰元專欄】太陽花學運以來,學生曾在課堂上問我對此事的看法。政治我不懂,學運之初的主要訴求「反黑箱」、「反服貿」我也沒有研究,碰到學生公開希望從我嘴裡聽到意見,我也只能把我的無知據實以告,僅說開放是件好事,保護只會讓人故步自封。

這些日子以來的紛擾,只讓我覺得心煩。台灣的政黨惡鬥,藍綠對立、權力傾軋、抹紅抹黑的政治亂象從立院搬到街頭,越演越烈,吵得沸沸揚揚。想要求取片刻寧靜的我,只好盡量避開電視新聞,刻意略過報紙報導,專心忙自己的教學研究與行政服務。

不過這次學運還是給了我一些感觸。少數學生過度地自我膨脹,偏執到自以為是正義的化身,堅持自己所看所言就是真理,完全聽不進不同的聲音,開口閉口都是民主和人民,私下奉行的卻近乎專制與獨裁。部分人士與媒體強勢主導了話語權,卻黨同伐異,對持有不同見解的人實行語言與精神上的霸凌,造成寒蟬效應,導致許多人噤聲不語。

這就是我們引以為傲的民主嗎?

當初的反黑箱服貿轉為反服貿,反服貿又變成了逢中必反,甚至露出了台獨的基調。圖窮匕見,看來一開始的反黑箱服貿,只不過是個給人借題發揮的引子罷了。

在亞洲文化圈裡,霸權政治的歷史實在太悠久了,因此反體制似乎是有特殊的光環的,是帶有一定的政治美學意味的。反對者不一定對,而是反對者的姿態讓他們獲得了支持,學生也才因而得到社會各界廣泛的同情與奧援。但我覺得,這可能是讓政治回歸理性軌道的必然過程,民眾需要時間去明白政治中沒有正義,只有利益。

有一位大陸中央官媒的記者密切關注這次的太陽花學運,他從完全不同的角度切入,私下告訴我說,比起台灣學生的佔領、包圍,他更在意的是大陸民眾,尤其是年輕人對反服貿的看法。他坦言,如果倒退個十年,大陸民眾肯定幾乎一面倒,高呼「不服的就打」,可是現在的年輕人要不說「哎,看看熱鬧唄」,就是說「不簽算了」。有些人,譬如這位官媒記者,甚至還明言,乾脆承認台灣獨立不就好了嗎?這種大陸民眾的轉變,其實是開放所帶來的。

近幾年大陸民眾對台灣的看法有了明顯的改變,已經在技術的支援下愈加全面深入,許多人都對台灣很好奇,而且願意去了解我們台灣的政經文教各個面向。但令人遺憾的是,許多台灣人對大陸仍然不甚了解,甚至還關起門來拒絕了解,並以一種以訛傳訛的井蛙心態,複製、傳播蒐奇式的刻板印象。

我們須知,台灣與大陸的地緣格局是固定的,無論今後兩岸如何互認,台灣都不可能迴避大陸,都必須與之接觸交往。

太陽花學運才告一段落,想不到又出現了包圍警局的不理性作為,讓人搖頭嘆息。希望台灣在這段撕裂社會的陣痛之後,能夠儘速脫胎換骨,大步往前。台灣現在已時不我與,再這樣吵鬧不休、繼續內耗,到頭來沒了法治,窮得只剩自由,未來簡直無法想像。

天佑台灣!(作者曾泰元為現任東吳大學英文系主任及林語堂故居執行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