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老師沒教好」向警道歉? 交大校長澄清

NOWnews/ 2014.04.11 00:00

記者葉立斌/台北報導

交通大學校長吳妍華在10日,參加校友會捐款給警友會活動時,向警方道歉,卻被網友批評。部分網友批評:「對不起,我們也沒把校長教好!」

交大校友會發起「大家辛苦了」活動,並募得170萬元,其中20萬元交予中風的北上支援員警柯雄飛家屬。不過,她說做教育的沒把學生教好,給大家造成困擾;另外,平面媒體引述,這次學運讓人驚覺,台灣很多人沒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她並因此向警方與社會致歉。這番發言的褒貶不一,部分網友批評:「對不起,我們也沒把校長教好!」部分網友讚賞她的正義之聲。但已有交大校友說明要暫停補助交大的獎學金,甚至要求換掉校長。

對此,吳妍華在鏡頭前說明,這不是在說老師沒把學生教好。同時她發表公開信,針對這次學運與這篇報導進行說明。信中可看出,她認為這次學運讓教育者能夠反思社會,以及自己應該反省自己,且她向警方道歉,是因為警察很辛苦。最後她對此鄭重致歉。

(吳妍華給全校師生的一封信,請見下一頁。)

親愛的交大人:

明天就是交大校慶了,我來到交大也超過三年。回想1979年回國,我在教育界服務已達35年。我自認自己是教育工作者,培育學生是我終身之志願。雖然在交大短短三年,卻讓我體會交大創校之歷史艱辛及校友愛校之強烈深厚感情,也更能瞭解及佩服交大校友撐起台灣高科技產業的重任。

這次的學運,我個人認為是社會多年累積的問題,例如貧富差距擴大、年輕人的就業薪資問題及對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及焦慮所造成的結果,我個人認為服貿議題只是一個導火缐。做為教育工作者,我鼓勵學生能獨立思考,關懷弱勢。但希望學生能具有理性思考,以同理心待人的處事態度。因此在學運期間,我二次參與連署公開呼籲,希望尊重多元的意見,政府及學生有互信溝通平台,也期許學生早點離開立法院議場,回到校園學習專業及進行理性的溝通並監督立法的工作,讓服貿爭議早日解決,我並希望政府能以寬容的方式對待參加學運的同學。

4月10日交大校友會贊助警察局在學運期間20多天維持治安的辛勞,我臨時受邀致詞時,提到我個人認為今天台灣的社會問題可能是像我這般在教育界或擔任政策制定重要職務的年長者沒扮演好角色,才累積造成今日學生較激烈的反應及訴求,是我們這些人該深切反思。而學生在學運期間因佔領議會或遊行,為維持治安動員了大批警察,這也是為何我向警察表示抱歉。我並不是認為交大學生做了丟臉有失校譽的事,而向警察說抱歉,是基於前面所說社會問題累積引起學運造成需動員大批警察維護治安,而這些累積的社會問題,是我個人這般教育職務或政策制定者該反思,是基於個人角色而抱歉。我其實更擔心我們交大的學生為了表達訴求,被認為違反法制而受到制裁,若真如此,我身為交大大家長,怎麼對得起學生的家長?這是我近一個月來最沉重的掛慮。今天那麼多校友或學生抗議我,其實我是以反思今天的社會問題,我做為終身教育者應該擔起責任而深深道歉。 交大學生是一群讓我非常欣賞的年輕人,在學期間常有關懷弱勢的活動,是一群「交傲」的團隊,憂國憂民,能自治及有理想性,是我們未來的希望,我有幸能加入交大成為一員,也希望大家一起為交大的未來努力。最後我為發言不夠周延,深深地抱歉!

妍華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