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賴清德 台大 兩岸

市長前哨戰》沛納海 VS. 勞團海

NOWnews/ 2014.04.11 00:00

文/夏瑋

禮拜三我翻開剛到的這期《今周刊》,看到一大張跨頁的廣告,簡練的線條配上單純的黑白配色,非常有質感。多年的行銷公關經驗告訴我這應該是個精品的廣告,而且只有國際大品牌才會花費大約三十萬左右在財經雜誌上大手筆的刊登跨頁廣告。但是男模手上並無戒指等裝飾,西裝也只露半身,於是我順勢往男模手上一看,果然是沛納海Panerai。只是他做的後製效果有點模糊,但依稀仍可以看出應該是Luminor Submersible系列,而這個系列的基本價格大約在三、四十萬左右,也有全球限量五百支的高級典藏款。 正當我想不透沛納海幹嘛要用這麼模糊的表現手法時,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這個「男模」竟是一位住在帝寶,而且最近宣布要參選台北市長、力圖擺脫奢華形象的貴公子。 我不禁想,嗯,以他的身家來說,或許這真的是他最便宜、最親民的錶了吧? 翻開報紙,又看到丁守中的廣告,相當的傳統,標準的青天白日滿地紅配色,一看就知道是個國民黨體系的傳統政治廣告,毫無時尚感或任何美感可言。內文還密密麻麻排了一大堆的勞工團體理事長名單,什麼台北市總工會、縫紉工會…字又小又沒分色也不考慮閱讀行距,若單純以排版與設計來說,如果美編拿這個給我,鐵定被我退回。不過,廣告傳達的意思倒是挺清楚的,簡單說,其實就是一篇許多勞工團體表態力挺的廣告。事實上,我稍微查了一下,原來之前已經有許多教授團體、動保團體等等,出面力挺,甚至有專門替流浪貓狗結紮的愛心媽媽聲淚俱下的替丁講話、感謝他替流浪貓狗做的貢獻,只是,多數媒體都沒有報導。 好奇心使然,昨天晚上我去聽了國民黨在南門國中辦的第一場國民黨四位候選人的政見發表會。還沒有進會場,遠遠的就看到貴公子的旗幟鋪天蓋地的插滿內外,丁守中的則只有兩三支,不仔細找還真不易發現,至於鍾小平跟蔡正元的,則是一支都沒看到,讓我一時之間還以為這只是貴公子的造勢場合,也或者這就是國民黨市黨部「精心」安排的結果吧? 鍾小平是第一個講的,大談都更等等,然而,發言急促,顯然沒有受過專業的演講訓練,而且沒有考量到現場多數都是銀髮族,甚至有很多爺爺奶奶除了拐杖,還都是戴助聽器的,加上現場麥克風又時常回受,動不動的尖銳刺耳聲,根本無法讓人安心的聽。雖然如此,但還是可以聽得出來鍾小平的確有做了功課,也相當熟悉台北市老舊住宅的問題,然而做為首都市長,格局上稍嫌不夠宏觀。 接下來的蔡正元則花了相當大的時間在批評太陽花學運,還解釋為什麼他要一天到晚上電視,最後還要求大家「應該要支持那位貴公子」,慷慨陳詞,活脫脫就是把當年趙少康「中華民國就要亡了」的那一段重新演繹,只是蔡正元並不是要求大家支持他就是了,一個候選人要求選民支持別人,雖然不是第一次,但倒也是可以想見他的「特殊參選目的」。最後臨走前蔡正元則是再次強調他馬上要去某間通常被歸為綠媒的電視台錄影,要去「捍衛中華民國」,至於對台北市的願景,老實說,我一句也沒聽到。

而丁守中講話溫溫的,就像某名嘴說的一樣,還真的就像白開水。既沒有激情的語言,也沒有慷慨的語氣,以製造藍綠對立的選舉語言來說,遠遜於蔡。然而,他倒是鉅細靡遺的把都更幾坪換幾坪、該用哪些條例去處理、怎樣保障市民權益、怎樣解決樓上樓下修漏水的爭議,還有如何照顧銀髮族等等講的很清楚,末了再強調怎麼樣讓可以市民的生活更便利。但是平心而論,基本上,就是一場有點無聊的市政建設課,不禁讓人開始想滑手機的那種。 貴公子旗子插的最多,可是到的最晚,他本人還沒進場,先導的大批人馬就在現場引起一陣騷動,一個個看來至少都有海陸或是摔角選手的體格,大批穿梭來往還發出聲響,不僅打擾了台上還在講的丁守中,還嚇到了幾個坐在門邊的老人家。講起話來,貴公子倒是,嗯,「丹田」有力、中氣十足。至於內容,以我面試過近千人的經驗來說,很像是遇到那種沒有經驗卻又很想在主考官面前大加表現的那種求職者。他說他覺得公務員的效率是第一個要改進的,他認為市政府公務員效率太差,他還要把台北市政府遷到台北車站,他認為這樣就可以刺激西區的繁榮;他並且批評東區賣韓國潮服的店家,說他們每開一間,就讓臺灣少了一些工作機會。最後,在剛剛簇擁他進場的那群人大喊「凍蒜」的聲音之下,結束他的演講。 政見發表會結束後,貴公子就在幾十個彪形大漢簇擁之下,一邊喊著「凍蒜凍蒜」,一邊揮著手步出場外,聲勢相當驚人,儼然就是早年裴勇俊來台的規格;而丁守中則仍然是「一個人」,親自跟每一個在走出會場路上見到的人,握手致謝。 遠遠的,我看到人群中有一個瘦弱矮小的身影,一位大約至少五十幾、似乎大病初癒的枯瘦婦人,穿著有點破損退色的衣服、戴個邊緣已經磨損的小帽,身上則是掛著寫滿字的牌子,像個三明治人一樣,孤伶伶的站在微冷風又大的南門國中校門口,看來是想找人陳情。或許是因為站的久,也或許是風太大,孱弱的身軀在微微的發著抖。當貴公子出來時,這個瘦弱的身影根本不可能穿越一大群身材壯碩的保鑣,也或許,因為她的身高太矮,貴公子和他的隨扈們根本不會注意到。但是,我看到剛才那個講話枯燥乏味的丁守中,不僅主動走上前去,還接過她的文件仔細翻看,並叫了隨行的助理過去一起聽。而當我靠過去,我聽到丁守中說的那句話是:「你希望我怎麼幫你?」 就這樣,離場時,一邊在接受自己人的歡呼,另一邊則是在接受小市民的陳情。 看來,要跟貴公子陳情,至少得「長的夠高」。不知道有多少台北市民,是「長的夠高」、可以讓貴公子看得見的? 你說蔡正元?他老早就趕著去電視台錄影了。

●NOWnews「今日論壇」徵稿區→http://www.nownews.com/write/

●來稿或參與討論的文章也可寄至public@nownews.com

〈作者夏瑋,政大外交系畢,資深媒體人,曾任人力銀行發言人、廣播節目主持人、公關公司總監、外商行銷主管及財經雜誌主管等職。〉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