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真誠的力量 開出太陽花

自由時報/ 2014.04.11 00:00
記者邱燕玲/特稿

包括這群學生自己在內,沒人想得到他們能攻進立法院議場,並且守了廿四天。只因為反黑箱服貿的一股衝勁衝入、佔領了立法院,又因為一股堅守理想的傻勁堅守到昨天,這場學運之所以能引發五十萬人力挺、引起國際高度關注,只因「真誠就是他們的力量」。

去年六月兩岸服貿協議簽署後,馬政府以「勢不可當」之姿欲強行通過,民進黨在立院雖採強力防堵戰術,但因黨內對於兩岸政策的定位不明,防堵力道顯得薄弱。張慶忠以三十秒處理服貿後,政壇上以為已無力回天,卻沒想到反擊的因子早已深植在學生身上。

要衝入立法院、警方封鎖線,撞破立院議場玻璃大門,對於活在既有體制內的一般人實在難以想像,即使事前已有必須為此背負法律責任的心理準備,但真正臨門要衝撞的那一刻,若無極大的勇氣與對理念的堅持,還是很難奮力一搏,何況還得背負社會部分指責聲浪的強大壓力。

如果佔領立法院的行動沒有正當性,場外不會有數千數萬的學生與民眾到場靜坐力挺、不管雨天晴天都夜宿馬路;各地物資不會如潮水般湧入;不會有海外留學生串連聲援、越洋把聲援布條送到立法院;不會有國際媒體關注台灣過度傾中的問題;更不會有五十萬人在三三○當天站出來,只為讓馬政府知道這股力量不是只有議場內的學生。

學生們佔領議場後,場內場外自動組織起來,有如一個小型政府,但其效率更快、創意更無限。議場內不斷累積的布條標語、藝術創作,儼然成為民主藝術殿堂。

場外更是多元文化,不分年齡、職業、階級,只要你說得有理有趣,小小大聲公就能聚集一群人共同分享。因不滿學運決策核心而退出的學生,也在濟南路成立「賤民解放區」直嗆領導核心,甚至在學運倒數幾天開出了「大腸花」,反服貿創意驚人。而這股「反服貿產值」,遠比服貿帶來的效益要更強、更大。

孩子們已努力,大人們呢

馬政府執政以來,強力推銷以中國為主的經濟體制,六年過去了,台灣經濟沒有如馬政府所言達到美麗境界,這一代學生對於自己的未來恐懼擔憂,是馬政府把他們逼上街頭,並在歷經了行政院前流血驅離、馬政府對其仍不理不睬後,一夜長大。

佔領國會廿四天,這行動與時間已創下世界紀錄。林飛帆昨說,他們「懷抱理想而來,承擔責任而去」。孩子們已努力,但是,大人們呢?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