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樂閱讀/走出工作成癮 重新掌握生活

優活健康資訊網/(企劃中心/綜合整理) 2014.04.08 00:00

情緒的參與和情緒的覺察之間的區別就在於抽離。抽離使你能夠看到你的情緒的形成、發展、加強和改變。如果無法抽離,你就只能看到情緒最強烈的頂峰。抽離就像是聲吶(聲波探測儀),它讓你能夠同時看到表面以下、表面以及表面以上。

如果無法抽離,你就像是在冰山中航行的泰坦尼克號。從船上的瞭望台看去,一座冰山只是一塊浮在水上的冰。然而如果泰坦尼克號當時船上有聲吶,操作員將可以看到每座冰山真實所是的樣子──一座潛伏在水底的大山。每一塊我們看到的冰山都只是這座大山的頂峰,一個巨大整體的一小部分。撞上一座冰山是非常危險的,因為冰山比它看起來要大得多得多。

「抽離使你得以看到表面以下。」

當你無法抽離地在你的生活中行走,你只能看到你情緒的頂峰。它們從何而來,它們的根源,以及它們的龐大是你所看不見的。時不時的,或者很頻繁的,你會撞上一座冰山──你變得憤怒、悲傷、嫉妒、仇恨、快樂或者恐懼。如果你擁有一個情緒的聲吶,你將看到這些體驗是一個大得多的動態活動的頂峰。情緒的參與只是告訴你,你已經撞上了一座冰山。

大多數的人在他們的生活中一路從一個冰山碰撞走向另一個冰山碰撞──從憤怒到快樂到嫉妒到恐懼到仇恨,來來回回地重複。他們不知道這些冰山──突然、猛烈、常常是破壞性的經歷──到底從哪裡來的。他們沒有能力去看到它們從遠處過來。他們就像是泰坦尼克號油輪,希望自己運氣很好,看著眼前的一片迷霧開足了最大馬力向前沖。有時他們很快從一次冰山碰撞中──從一次憤怒、絕望、嫉妒、恐懼或者仇恨的爆發中──恢復過來,但是有時這碰撞造成太大的傷害,需要很長的時間來修復。

工作成癮就是一種開足最大馬力向前沖的方式,並且它還不安排一個瞭望員,更不用說裝一個聲吶。工作成癮是對情緒的一種逃避。它是一種很有效最強烈的麻醉劑。就像所有的麻醉劑一樣,它無法永遠遮掩痛苦。一個使用麻醉劑的病人必須得定期使用它,否則藥效一過,痛苦就回來了。即使他每隔一小時使用一次它,這藥品遲早也要失去它的效用。然後越來越大的劑量就會被需要,以取得同樣的藥效。最後,即使大的劑量也無法遮蓋痛苦了。

工作成癮非常吸引人,因為它阻止了任何情緒的體驗。一個工作成癮的人會不斷地從一個專案進入到另一個專案,從一個工作或職業進入到另一個,每次都帶著同樣的強迫性。項目本身對他來說並不具有價值,項目會不斷變換,然而他的癮頭不會改變。他在每一個專案中都有同樣地強迫性,因為他在使用他的工作來逃避感受。他總是超時工作──不是為了按時完成他的報告,而是為了麻醉自己。他工作得越多,他就越需要工作。他總是要跑在他的感受前面幾步,因為他的感受是痛苦的。

他工作得越多,他就越是必須工作。他的輕微疲勞慢慢變成了筋疲力盡,然而他還是無法停止。就像是一個吸毒成癮者,儘管劑量比上一次更大,服用的時間間隔更短,每一次的毒效卻更加低了。他睡得更晚、起得更早,並且越來越累。毒品和工作在這裡的作用是相同的,它們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而使人上癮──它們提供給人痛苦的暫時緩解。這就是那些強迫性的有成就的人的概況。

一個工作成癮的人不會想要一個聲吶。他甚至都不想上到甲板上去,更不用說去尋找冰山。雖然冰山將他重重包圍,但是他想要活在一個沒有冰山的世界裡。他逃進工作裡,養育孩子、學習、或者加班都是他待在甲板底下的方式。在船艙的黑暗中,他假裝自己是安全的,並且用他未完成的作業、孩子的需要、他工作中的緊急的任務來告訴自己說:我是安全的。(本文作者/蓋瑞.祖卡夫, 琳達.法蘭西絲)

(摘自/靈魂之心/漫步文化出版)

資料來源:http://www.uho.com.tw/hotnews.asp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