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網紅 靈堂 坐骨神經痛

《太陽花側寫》請您記住他們

自由時報/ 2014.04.08 00:00
長達二十四天的太陽花學運,將在週四光榮退場,學生們展現的勇氣與毅力,值得我們永遠記住他們。

三一八那一晚,十位黑島青成員,聲東擊西、一聲吶喊,上百位學生爬上鐵門衝進立院,學運過程中在內部搞分裂、爭出頭的人,以及那些眼睛長在頭頂上,指責學生非法佔領國會是現行犯的大人們,如果你沒勇氣衝撞扭曲的民主體制、沒能力爬過那道鐵門、沒肩膀承擔法律的後果,你就沒資格指責林飛帆、陳為廷。

江宜樺教授過去說,「如果一個體系宣稱自己是民主體制,但是它對成員的訴求沒有認真回應,那麼抗議是有正當性的,哪怕是暴力的抗議。」所以江院長說自己始終如一,因為政府已「認真回應」,所以學生沒有理由抗議。但事實是,在學生佔領國會前,不知有多少學者、多少團體,不斷提出對服貿協議的質疑,要求重啟談判,但馬政府從未「認真回應」,形式化開完十六場公聽會後,三十秒通過服貿協議。因此,這場抗議有其正當性,哪怕是暴力抗議,當權者已無任何正當理由對學生秋後算帳。

馬英九說學生訴求一變再變,政府已經回應。但事實是,學生的核心訴求從未改變,而是在學運過程中,透過更多的激盪與內部討論,有更具體化的論述與執行層面,而這是社會運動的必然,對一個只活在自我意識的馬總統而言,當然無法明白,就如他無法明白,為何閣員假日需要Family time,為何鹿茸不是長在鹿的耳朵裡。

這群孩子,不只讓全國人民起而了解什麼是服貿協議;這群孩子,帶給我們更多的是希望,相信我們可以有超越藍綠的可能,相信我們有權利決定台灣的未來。(記者陳曉宜)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