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分析〉「一低三高」的未來 才是太陽花難承受的重

鉅亨網/鉅亨網記者陳慧琳 台北 2014.04.07 00:00
太陽花學運今(7)日已經第21天,是反黑箱、反服貿、反馬還是反中……?很多聲浪說這場學運到後面似乎變了調,太陽花學子到底不服的是什麼?其實深究,「低薪資」、「高房價」、「高失業率」是壓在年輕人心頭沉甸甸的壓力,服貿只是點燃怒火的引信,這群在學校的資優生、菁英分子就算畢業,也要面對台灣長期以來的無力,他們看到經濟離不開政治的「政經」崩壞,但他們看不到未來,於是,揭竿起義。

330凱道前黑潮席捲,塞滿50萬激情怒吼的聲音,在口號高喊的背後,政府,你應該覺得痛、很痛,這些都是你的子民,學運若為理想,爭人權,爭自由,爭體制的改革,推翻暴政,皆可成為推動歷史的動力,除了這些層面,隱藏在太陽花背後的陰影更多的是,這些都是恐懼自己未來的「當事人」。

這場學運中有大量的台大、清大、政大、交大……等台灣最頂尖學校的菁英所組成,他們的優秀無庸置疑,縝密的組織分工,舉凡快速有效率的網路資訊長才、擁有超過30國語言翻譯讓全世界看見台灣的人才等等,這些太陽花學子大可選擇默不出聲,畢業後就往大企業求職,甚或出國賺取高薪。

但已在立院多天的台大社會系學生林靖豪說,「我看到優秀的學長姊,畢業之後卻只能領取不到3萬元的薪水。念高中時,我也許還相信自己只要努力,管好自己的事情就會有光明未來,但現在看到學長姊的薪資一路下滑,我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

台灣長期以來的缺乏競爭力,馬政府執政6年,年年總統文告皆喊出「拚經濟」,至今卻一無所獲,台灣實質薪資倒退到15年前水準,年輕人面臨買不起、養不起的困境,讓他們對政府失去信任。

台灣服務業占GDP高達7成,就業人口中也有6成是服務業,確實是台灣最重要產業。金融研究院院長鄭貞茂曾分析,「台灣服務業大多是批發零售,這些業種的薪資多半偏低。」。

就算金融業是服務業裡高知識密集產業,屬高薪資服務業,只可惜台灣這幾年的金融業發展緩慢。從WTO(世界貿易組織)資料發現,台灣金融業的海外產值只占全金融產值的2%,而新加坡有10.9%。

儘管兩岸服貿協議主打金融業將是最大受惠產業,但對台灣最大宗的服務業、中小企業來說,在此次角力戰中,恐怕面臨被犧牲,這叫這群面對未來的「當事人」如何不恐慌?

馬總統說,「自由化是台灣不得不走的路。」是的,台灣不能鎖國,也不可能不和中國做生意,兩岸服貿協議簽署勢將為台灣帶來更寬廣的路,但嘉惠了大企業、拉抬了台灣競爭力之後,政府也該回頭關切台灣民生經濟最基礎的「結構」問題,好好的解決「低薪資」、「高房價」、「高失業率」的問題,畢竟你的子民並不是各個都是大企業,你的子民絕大多數還是領著死薪水的老百姓。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