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基本工資 殭屍基因 花蓮

學運僵局將滑向藍綠對決

美麗島電子報/郭正亮 2014.04.04 00:00
3.30凱道集會和平解散,使3.18學運締造另一個歷史里程碑,但學生未在運動最高潮光榮撤退,又從街頭返回立法院,卻使學運再度陷入藍綠拉鋸的古戰場,越來越陷入尷尬局面。儘管馬受迫於民眾壓力,承諾服貿退回委員會逐條審查表決,並承諾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法制化,但馬仍然堅持不能退回服貿重啟談判,也把公民憲政會議窄化為不涉及修憲的「經貿國是會議」。

王提折衷方案,無助化解敵意

深入檢視,即使馬做出兩項讓步,朝野協商也無法達成細節共識。針對逐條審查,國民黨仍然堅持「不能修改、只能同意與否」,與民進黨堅持「可以逐條修改」南轅北轍。針對監督條例,國民黨仍然堅持「同時審查監督條例與服貿」,與民進黨堅持「先立法監督,後審查服貿」完全不同。

與王金平淵源深厚的國民黨立委陳根德,試圖提出「本會期先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法制化、不審服貿協議,服貿不退回行政院,下會期再審查」的妥協方案,由於陳王關係深厚,一般認為這個建議,就是王金平的朝野協商底牌。

但王間接提出的建議,馬至今仍不買賬,仍然堅持監督條例與服貿同步審查。據國民黨某位挺馬立委告知,除非民進黨承諾監督條例能在本會期限期通過,並承諾下會期審查服貿不會霸佔主席台,否則國民黨不可能接受「先立法、後審查」主張,但民進黨也擔心國民黨將動用強行表決,也不願承諾不訴諸激烈抗爭手段,王的折衷方案仍然無法取得朝野共識。

經過17天學運僵局,不管是馬政府或民進黨,已經越來越轉趨強硬。3月28日駐美代表金浦聰返國,3月30日正式上任國安會秘書長,國民黨立委面對金小刀操盤,已經更加膽戰心驚,不敢違背馬意貿然挺王。

另一方面,民進黨的立場也轉趨激進。3.23警察暴力驅離學生引發民憤,民進黨早在3月24日,就在國民黨拒絕參加的內政委員會,自行通過「退回服貿」的加碼決議,背離原本「逐條審查、逐條表決」主張。後來看到3.30太陽花「捍衛民主、退回服貿」遊行,參與民眾高達50萬人,又見獵心喜在4月2日以民進黨中央黨部名義,隨壹週刊夾報發出「服貿協議、立法監督、重啟談判」文宣冊子,再度凸顯「重啟談判」的激進主張。

換言之,即使王金平間接提出「本會期先立法、下會期審服貿」的折衷方案,但不管是馬或民進黨,都已經轉向強硬立場。4月3日,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呼籲馬應將國會權力放給王金平,隱含「馬若對王讓步,民進黨也願意對王讓步」的弦外之音,化解僵局關鍵,又回到馬王政爭本身。

馬跳過學運,直攻王金平+民進黨

但馬在金浦聰回國之後,已經更加壯膽,尤其在平安度過3.30太陽花凱道風潮之後,馬更加確信最危險的時刻已過,輿論風向已經開始逆轉。例如3月31日TVBS民調,已有高達48%民眾認為學生已經清楚表達訴求,可以離開立法院;只有38%認為應該繼續佔領立法院。支持服貿的民眾比例,也從3月21日的21%,大幅提高到3月31日的35%,不支持比例儘管較高,但已經降到42%,與35%支持相去不遠。

更鼓舞馬政府的是,在自認為清楚服貿內容的民眾(37%)中,46%支持比45%不支持,已經比例相當;而不清楚服貿內容的民眾(63%)中,29%支持遠低於41%不支持。換言之,只要在後續幾個月內,馬政府卯足全力加強宣傳,還有很大空間扭轉民眾對服貿的支持態度。

馬驚魂甫定之後,隨即開始全力部署反擊,絕不讓王金平有翻身機會。即使國民黨政策會執行長林鴻池,苦於夾在馬王之間三度請辭,但馬仍然再度慰留,決心繼續孤立王金平,繼續讓林代替王參加決策五人小組。

馬在3.30之後的反擊策略,主要內容是否定太陽花的公民運動性質,把太陽花抗爭導向藍綠對決,激發泛藍選民的抗綠意識。具體做法有三:

一、不再理會太陽花,把太陽花等同為民進黨外圍。

3月26日,總統府副秘書長蕭旭岑與太陽花代表黃國昌教授密會曝光之後,馬已決定不再與太陽花溝通。3.30凱道黑衫軍遊行前一天,馬舉行記者會確立府方底線,只願意讓服貿回到原點,退回內政委員會進行逐條審查表決,並將原屬行政命令的監督機制,提升到法律位階,此外不再退讓。3.30遊行之後,馬更進一步把太陽花等同為民進黨外圍,認為不須理會太陽花,只要搞定民進黨,太陽花就會失去支撐力量。

二、施壓王金平,離間王與民進黨,逼王靠向國民黨。

4月2日,馬高層會議決定,將由國民黨團逼王金平出面處理,不容王繼續模糊以對,如果王不願下令驅離學生,至少王必須同意召開院會,將議場改到其他場所,讓學生佔領議場失去議價籌碼。王迫於壓力,在4月3日六度朝野協商時,提議改到群賢樓九樓開院會,以便將九個監督條例版本交付委員會審查,如馬高層所料,這項提議果然遭到民進黨反對。

柯建銘表示,民進黨不同意是擔心議場內學生被驅離,目前問題癥結在於馬不回應學生訴求,等於透過王金平借刀殺人。林鴻池立刻抨擊民進黨「毫無誠意開會」,他說「王金平有心處理僵局,才想變更院會場地、不驅離學生,民進黨反對,正好顯示民進黨根本不想審查服貿」。

民進黨的反對理由,早在馬的算計之中,完全符合馬把太陽花運動導向藍綠對決的計謀:一、國民黨從此可把立法院無法開議的責任,全部推到民進黨身上;二、民進黨如此訴求,形同與學生公開結盟,利用學生當籌碼逼馬讓步,國民黨更能宣稱太陽花根本就是民進黨外圍;三、太陽花從此將被捲入朝野黨爭,越來越難保持公民運動的中立性。

三、直攻民進黨,把太陽花歸咎到民進黨陰謀。

透過鋪天蓋地的網路文宣,開始把學運領袖連結到民進黨領導人或黨公職,例如揭露林飛帆和陳為廷曾幫2012年小英競選、揭露魏揚曾在姚文智立委服務處實習等等,還以大量不實資料,抹黑聲援教授多為民進黨籍。甚至還公開林飛帆早年參加活動影片,指控他主張台灣獨立,試圖把太陽花導向統獨鬥爭的古戰場,激發藍綠對決的危機意識。

美國公開挺馬,民進黨備受壓力

但不管是抹綠太陽花,或是施壓王金平,或是導向藍綠對決,國民黨終究還是必須搞定民進黨,才有可能如期通過服貿。太陽花運動導致民眾反中意識高漲,大陸或台商不便介入遊說,民進黨交流派也暫時難有作用,馬不得不祭出終極殺手锏:引進美國老大力挺,證明馬比民進黨更能得到美國支持。

事實上,早在3.23激進學生衝擊行政院之後,華盛頓史丁生中心(Stimson Center)的著名兩岸專家容安瀾(Alan Romberg)即在3月24日表示,台灣政府必須拯救服貿,否則信用將會受損(Taiwanese government needs to salvage the trade deal or its credibility will be damaged)。3月25日,美國國務院副發言人Marie Harf進一步表示,希望台灣有關服貿的爭論,能以「和平及文明的方式進行」(conducted in a peaceful and civil way),暗示美國並不同意民眾衝擊或佔領行政院的行為。

3月28日,美國著名的尼爾森報導(Nelson Report)刊出AIT理事卜道維(David Brown)文章,批評民進黨立委蕭美琴為學生佔領立法院辯護的投書。卜直言蕭投書是「民進黨觀點的黨派陳述」(a partisan statement of DPP views),並直言「民進黨的國會杯葛戰術,美國並不視為正當的民主行動」(we would not view the DPP’s obstruction tactics as legitimate democratic action)。

卜道維是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級國際研究學院(SAIS)教授,曾擔任外交官,能說流利中國話。儘管AIT隨後基於外交禮節,表示卜的發言只是個人意見,但尼爾森報導把卜的文章與蕭美琴投書並列,正凸顯美國的不以為然。

4月1日,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公佈2014年貿易障礙報告,詳述台灣對陸資來台超乎外資的嚴格限制,包括航空業、貨運承攬業、空運、港口設施等等,指出台灣對大陸並未履行WTO承諾。

同樣在4月1日,AIT前任理事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拜訪馬總統,表示馬在3月29日的記者會「非常有說服力,也在促使和解,希望能提供一個解決問題的平台」。卜在1997-2002年擔任美國在台協會理事主席,在美國屬於親台派,歷經台灣首次政黨輪替,與民進黨交情深厚。他在馬英九面臨空前危機的關鍵時刻,特別前往總統府表態挺馬,更值得民進黨深思。

美國不認同學生衝擊行政院,不認同民進黨的國會杯葛戰術,認為台灣對大陸不夠開放,認同馬很努力在處理服貿危機,都將對民進黨產生壓力。尤其是5月25日民進黨主席即將改選,很可能在6月1日上任的新任黨主席蔡英文,本人既是國際經貿專家,也很可能將代表民進黨參選2016年總統,相信以她的經貿專長與政治智慧,必能深入體會美國公開挺馬的弦外之音。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