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占領議場學生系列5:學生請教律師團 自籌自主製文宣

立報/本報訊 2014.04.03 00:00
【記者黃文鈴專訪】服貿事件從一群學生發起的運動,意外引爆行政院衝突,那晚的血腥鎮壓也烙印成參與學生的創傷。23日半夜4點,北大社工系大二李恩惠再也受不了從網路轉播上看到學生被警察毆打流血的尖叫與畫面,她衝到現場已無法進入政院,只好守夜立院,聽著隔壁不停傳來「退回服貿、警察退後」的慘叫聲,提起那夜的無力感與心痛,她忍不住落淚,經過這一夜,「沒辦法從這件事退出來,再過平靜的生活。」

(上圖)北大社工系大二的李恩惠表示,《兩岸監督條例》的立法是她個人在這場學運中的退場機制。(圖文/楊子磊)

進入議場後,她和17個夥伴,花了兩天兩夜,製作出《兩岸監督條例》的懶人包文宣和網宣。將複雜難懂的立法程序,簡化為4步驟。印製8萬份文宣,趕在330遊行當天發送。李恩惠說,當時林飛帆喊出「先立法、再審查」的口號,但包括她自己都不甚明瞭條例內容,何況是一般民眾?

於是小組成員分頭進行,一半製作文宣,一半錄製6分鐘講解條例內容。原本一群沒有法律知識背景的學生,請教了律師團十幾位律師,修修改改,最後在賴中強律師看過後終於完工。但由於文宣是黑底白字,碳粉耗費不符成本。一開始找影印店還被打槍:「太黑了我沒辦法印。」最後遇到熱心店家不但願意印製,還以半價贊助費用。

這次學生自籌自主的自發性行動,李恩惠想告訴外界:「我們議事學生並不是每天吃飽睡、睡飽吃,你們給我的便當並不是白費的。」她認為,糾結於服貿協議利弊無益於學生退場機制,只要《兩岸監督條例》立法,就是她回家的時候。而立法前服貿絕不能草率通過。

每個參與佔領立院行動的學生,無非想盡自己一份心力,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儘管只是學生,一定也有幫得上忙的地方。李恩惠的雙胞胎妹妹李恩慈已經是中文系大四生,原本正在準備多益檢定,看到血腥鎮壓畫面,毅然拋下課業,北上支援。下下周就要期中考,她希望法案儘早通過,「誰想一直睡在立院啊?」

這群學生參與行動,同時也觀察整個社會。嘉義大學動科系大二高士勛說,議場內外與校內同學同樣是20歲,卻因為學的科目迥異有不同想法。

相較社科同學的熱衷,動科系大多只顧自己的研究,對於公共事務漠不關心。他在臉書po服貿動態,不少人私訊罵他:「幹嘛一直po這些東西?」甚至直接刪他好友。

他從原本的難過,逐漸調適自己的心態。「回去(學校)之後發現自己力量很弱,到最後會有一點憤世嫉俗,甚至不關心服貿的朋友就有點討厭他們。但我們畢竟還是要過自己的生活。」他告訴自己,不能逼朋友們關心服貿,但他能做的就是告訴他們這場運動仍持續著,希望能喚醒他們的意識。

從小在紐西蘭長大的紀亞海則認為,很多台灣大學生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在台灣教育體制下,媒體與網路給什麼就照單全收,或是覺得「這個東西好複雜我就不要關心」。和高士勛同班的他,認為學校氛圍對這件事漠不關心,330遊行後,系上老師甚至在班上說:「這些學生為什麼不見好就收?」

透過參與這場運動,學生們也不斷學習。中國醫藥大學大二張睿,在30秒強行通過服貿協議後,和3百人一同包車北上,在車上他仔細閱讀服貿條文,在立院靜坐也從黃國昌老師等人的演講中,更了解服貿利弊。在議場和夥伴不停討論,也更了解政府結構與運作模式。回到學校後,再說給身邊同學聽,讓影響擴大。

看到政府的敗壞,這群未來的票倉,冷眼觀察著服膺馬英九的藍營立委們,「兩年之後這些立委就看著辦好了」,李恩惠說,現在是一時的,政治生涯是長久的,面對政治人物這群學生反而不失望,兩年後就握有投票權的他們,看著立委的一舉一動,心中已有定見。「你們繼續展露嘴臉,民眾看得愈清楚。」

▲就讀中文系的李恩慈是大四學生,毅然拋下課業來到議場加入學生運動,她希望《兩岸監督條例》能儘早完成立法,讓她回去面對課業的關卡。(圖文/楊子磊)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