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蕃新聞

熱門: 做功德 轟隆聲 麥脆雞

占領議場學生系列6: 黃鈺婷: 露宿街頭 看到真正的民主

立報/本報訊 2014.04.03 00:00
【記者黃文鈴專訪】立院議場被學生佔領以來,前方空地設為靜坐區,學生圍成一群群討論各種議題,2日下午正好有老師講解公民憲政會議的內容,21歲的黃鈺婷拿著筆記不停抄寫重點,議場彷彿成為講堂。就讀慈濟大學人類發展學系大三的她,這學期修了33個學分,本應課業繁重,但看完服貿法條後認為這場運動非來不可,行政院衝突前一日她從花蓮北上加入立院前靜坐行列。

23日馬英九發表完服貿談話,立院前民眾逐漸醞釀一股攻堅的情緒,與議場內和平理性口號意見出現分歧。喇叭傳來陣陣推擠、尖叫、呼喊的口號聲,晚上就攻進行政院了。由於當天下午就離開台北,得知行政院血腥鎮壓,黃鈺婷一路哭著入睡,隔天又哭著醒來。她說,自己覺得愧疚沒幫上忙,又覺得好無助,「我們已經這麼努力了,但還是得不到政府回應。」

學運過程 發現台灣好溫暖

於是她決定先放下課業,就此露宿台北街頭,她一個人睡在立院靜坐民眾中,但她一點也不害怕。以前總以為台北好冰冷,台北人好冷漠。但這次太陽花學運卻讓她發現,原來台灣好溫暖。

「我一直都是一個人來,但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人。」她說,不管走到哪裡,坐下來旁邊的人就會彼此聊天,有糾察隊和警察在,知道有這麼多人守護大家就覺得很安全。

這場露宿街頭的經驗,讓她看到民主的重要性,也看到台灣憲政體制的漏洞。「之前從不覺得民主有這麼重要,我很多朋友根本連江宜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但立院前民眾不斷討論,挺服貿和反服貿的聲音都能上台發表,不同年齡、族群、信仰的人同坐在一起,只有一個共識:希望台灣變更好。

有天晚上,台上唱起聖歌,底下有許多比丘尼靜坐著,這個畫面讓黃鈺婷很感動,隨後又有原住民上來唱起族語的歌,「我看到的是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這場運動中所有聲音都是可以被接受的。」因為大家的心在一起,沒有歧視或負面想法,多元成家的人上台分享後,群眾裡一對男同性戀當眾擁吻,也獲得大家掌聲,這一切都因台灣的民主自由而帶來和平。

社運經驗受父親啟蒙

從小爸爸就帶著黃鈺婷參加社運,她還記得小學參加過2004年「228牽手護台灣」,但儘管社運經驗啟蒙得早,她平常卻不太關心時事,直到張慶忠以30秒通過服貿程序,她才覺悟,這次已經沒有置身事外的藉口,因為這樣的程序不正義和她從小所受的公民教育相衝突,她認為,公民應該負起自己應有的責任,不是在電視機前謾罵。

儘管如此,處在資訊較封閉的花蓮,身邊同學大多對服貿事件不理不睬,連學校也因遵守十誡的「不參與政治活動」,而避而不談服貿衝突。「一開始懷疑是不是自己有病?」明明網路上的討論沸沸揚揚,但校內上課如常,大家都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甚至當作沒有發生過這件事一樣。直到來台北才看到有這麼多人為反服貿努力。

她觀察,迥異於平常班上事務參與意願低,議場內外的群眾,由於有共同目標,都很願意主動幫忙,連找人進來議場每每都招到超過預期人數。而她也試圖發揮自己的影響力,讓身邊的人了解服貿一旦通過,台灣面臨強勢文化入侵的可能,從對方身上找出受服貿影響的關連性。

已經進入議場第4天的她,已經做好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這場運動她絕不缺席。她說,自己未來想當老師,但若自己對這個社會一點貢獻也沒有,未來要怎麼說服學生,身為公民應該要有社會意識?

▲慈濟大學人類發展學系的黃鈺婷表示,太陽花學運讓人看見了民主的重要性,以及任何體制都必須能被修改才會愈來愈健全。(圖文/楊子磊)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