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不想上班 日月潭 懶人奧運

從都市來到部落——第一次部落經驗

立報/本報訊 2014.04.03 00:00
圖文■邱齡慧

回想起第一次來到原住民部落,是因為我的大學同學──來自仁愛鄉眉溪部落賽德克族人。當同學邀我到部落玩時,我沒有想太多,抱著來遊山玩水的心態便答應了。與同學兩人,騎著摩托車回家,出發前問同學說:「從學校到你家需要騎多久呢?」同學回答:「沒有很遠呀!2個小時而已。」我心想,2個小時還而已,屁股應該會坐到爛掉吧!一邊武裝準備出發。一路上經過許多市集及小鎮,先沿著渠道前往二水經過兩排大樹形成的蜿蜒小路,放眼望去美麗蒼翠的綠色隧道,此時我閉著雙眼享受徐徐微風,感覺好舒服,這沉澱了我的心,想了過去、想了現在、更想未來;此時同學當起導遊,沿路為我介紹,笑著說他在這發生的種種趣事,我只是懵懵懂懂點點頭。

(上圖)南投縣仁愛鄉眉溪部落將狩獵文化融入部落體驗小旅行中。

集集小鎮一遊

吹著微風,放鬆心情,想著家人,希望跟家人分享這份心情,來到集集鎮,我們停了下來。聽說這裡很有名,好多人在車站前拍照「集集車站」,第一次來到這裡當然要逛一逛。我們吃了很特別的食物「炸香蕉」,在集集小鎮沒有停留很久。繼續前往同學家途中,經過聽說是國內、外最熱門的觀光景點,此時我挑挑眉眼,哇嗚~是傳說中的日月潭!同學說:「這裡主要居住的是邵族跟平地人,他們幾乎長得很像。」我問:「為何長得很像?」,他說:「因為他們一起生活很久了,一方面被漢化,另一方面是很多都與漢人通婚。」

我們往熱鬧的街上去晃晃,發現每家餐館幾乎有著相同的菜色,如「奇力魚」,帶著一股好奇,買了一份奇力魚,加上邵族老闆的熱情,還請我吃了一些溪蝦,我心裡想怎麼有辦法把整隻魚下鍋油炸一番,這樣吃不會很麻煩嗎?老闆用那開心的笑容回答我:「妹妹呀,這奇力魚經過油炸過後,牠是連魚骨、魚翅都可以吃的唷!而且吃起來會特別香,保證你會「尬意」(老闆用台語跟我說著)。」乍聽之下,我想到同學剛跟我說過,這裡的原住民大多被同化了,有時候連講話語調都不好分辨,甚至台語還說得比一般漢人好。接著我們逛飾品店,有好多原民風的物品,我不太好意思問,其實我是第一次看原住民的產物,而心中吶喊著他們很有智慧,可以如此善用他們的技能,發揮創造力,融入生活,這是我應該要學習的。

獵人趣聞

逛了一段時間,戴起安全帽,又繼續下一個旅程。毫無對話,享受著花紅柳綠,嵐影湖光,多麼輕鬆愉悅,心想當地人好幸福,可以居住在毫無壓力、毫無污染的環境,沿路欣賞鮮豔的櫻花,如此嫵媚動人。此時又進入另一個山區,問著同學:「到哪了?」他回答:「往我家方向,大概15至20分鐘而已。」我心想又想這個「而已」,嗤嗤笑著終於到了。開心卸下一身行李,望眼觀看我來到的第一個部落,看看部落的人、事、物,看到許多老人都坐在自家門庭聊天喝茶,同學為我一一介紹,雖然有些名字實在很不好記,如Hana、Demi、Cijhang,都使用羅馬拼音,沒有具體的中文稱呼,雖然都有漢名,但語族名一點關係也沒有,只能考驗自個兒的腦袋了。夜晚星空閃爍迷人,成為我舉手可取的星星,身在雲霧,成了朦朧的夜晚,沒有想太多,聽聽自然在說話。

清晨,吃著早餐,聊著當地的生活趣事,說著「有一次阿公夢見有獵物的祥兆,於是上山看設下的陷阱是否有獵物,當看到獵物時,精神來了,心想山豬還活著,此時設法將山豬打暈,先綁在工寮的柱子就下山了;隔了一天,阿公帶著打獵工具再度上山,來到工寮看到柱子旁的痕跡,猜測山豬解綑偷跑了,阿公心想牠腳受傷應該跑不遠,於是到附近巡視;他驚人的眼力,看到彷彿是那隻山豬,拿起身後的獵槍,瞄準目標,碰!散彈直接擊中目標,阿公一人扛著1百多斤的山豬下山。他邊走邊笑著說,偷跑了還是被我抓到。」

聽著精彩的獵人生活趣事,聯想到以前的人也是這樣生活吧,越過一座又一座山嶺尋找獵物,橫越河川尋找水中物,這些身段技巧都是先人流傳下來的智慧資產。隨著時代的演變,由尋找獵物演變到現在設陷阱、使用獵槍,文化的傳承不變,隨著生活機能的改變,技術進化了。

留給下一代一樣的環境

在部落街上走了一會,遠遠聽見「歐嗨唷~」,是我聽錯了嗎?是日語,是的我沒聽錯,日據時期眉溪部落曾經被日本統治過,所以有部分老人是會說日語的;除了日語以外,咦!耳聞到一串未聽過的語言,我滿頭霧水,同學替我做了翻譯,那阿嬤說「妳是誰?從哪裡來的?怎都沒看過?」她滿臉疑惑,阿嬤聽得懂國語嗎?同學回答:「聽得懂,有些老人家還是習慣講母語,畢竟他們都在部落生活,很少到都市。」

來到一個從未接觸過的他鄉,讓我感觸特別深,保留原有的生活習慣、傳統禮俗,保留最容易被遺失與同化的語言,讓我內心感動。在這裡沒有高科技的工廠與公司行號,卻保留都市無法製造的傳統、樸實,站在山的一頭閉著雙眼即可感受山林的呼吸、鳥類的飛躍,泉水的對話,都是意想不到的驚喜。

濃霧瀰漫的山路,彷彿穿梭在雲裡,很新奇地,疑惑著問:「怎會有雲?雲不是應該在天上嗎?」同學回答:「那是霧,是水氣凝結物,只要空氣溫度達到或相當接近露點,空氣中的水氣就會凝結而生成霧。而雲是行星表面大氣層中由水或多種化學物質構成的可見液滴或冰晶的集合體。」經過一番解釋後,有點理解了,還需要點思緒消化消化。應該覺得很可笑吧,怎麼會問這些問題,來到部落給我上了一堂有意義的人生課程,這裡沒有城市的光鮮亮麗,但它擁有遼闊無際的心胸,使眼界更遼闊了。

如果住在都市的你,偶而來到山林,會有不同的體會,如果是創作的你,可以找到新的靈感。此時讓我聯想到「吃水果拜樹頭」,生在此地,應愛惜此地,保留原始,把美好的、傳統的留下來,給下一代一樣的環境。

(社團法人台灣原住民族學院促進會專案執行)

▲原住民部落山林間的優美風光,此為仁愛鄉霧社壁湖。

▲第一次到眉溪部落看到的街景,感覺很新奇!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