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價值觀 虐貓案 Google

談江教授 江宜樺:我始終如一

中央社/ 2014.04.03 00:00
(中央社記者葉素萍台北3日電)行政院長江宜樺被質疑,江院長與江教授立場不同。他今晚首度回應,「我是一個始終如一的人」,基本政治觀念信仰沒改變。

不過,他也說,「當然,作為學校裡面一個單純教授與作為一個政務官,是有不同的」。

江宜樺晚間接受媒體人趙少康專訪,被問到,學生質疑他當教授時說要反抗體制,為何現在不行?

他說,從他開始研究政治思想以來,始終是相信憲政主義的人,完全按照憲政主義想法在思考並做事;若有人喜歡引他的文章或話,他會強烈建議對方把他全部著作或至少某一本書、某一篇文章全部看過,再來看看他對憲政體制、革命、暴力等看法。

江宜樺強調,「我是一個始終如一的人,在基本的政治觀念信仰上我並沒有改變過」。

他說,大學的知識分子只對自己理念負責,寫文章、批判、發言,不用顧慮背後可能蘊含社會結果、成本及責任,而政務官思考已非個人學術聲望或成就,須顧慮整個社會甚至國家未來。

江宜樺舉323學生群眾衝進政院為例指出,任何一個大學教授可能都覺得,行政院被占領有何關係,就算靜坐學生包圍整個行政院,明天無法上班,甚至讓政院像立法院一樣1個月無法運作也沒有關係。

他說,但是作為行政院長不能這樣說,不是為他個人,而是為整個國家運作,若行政院金融、外交等重要資料當天被搗亂竊取,而1週無法拿回、無法收回行政院,「中華民國是會整個動搖的,這不是開玩笑的事情」。

他強調,是等到沒法勸離情況,才不得已執行所謂的驅離,這跟行政院長的角色與對國家的責任有關。

江宜樺說,他的基本理念沒有改變,若一個民主體制對它成員的控訴沒有認真回應的話,那麼抗議就有正當性,但318至今馬總統與行政團隊做了多少讓步,認真地邀多少次請學生坐下來談,如果這個叫不認真的回應,那麼抗議是有道理,但如果府院已花了很多時間回應,如何講政府是麻木不仁,而要訴諸更進一步造反或者是革命?

他認為,台灣已民主化到了穩定階段,各種抗議與不同聲音要如何表達,有國會民選,有地方中央選舉,沒有什麼強烈理由是必須採取暴動方式來決定。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