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社論:清醒的力量

立報/本報訊 2014.04.02 00:00
《台灣立報》即將休刊。在台北學運滾滾風潮中,這也許不是一個太受矚目的訊息,平面媒體的凋零畢竟已是全球化的常態,即使是文化工業勃盛的歐美各國,不少具有百年豐厚傳統的報紙也在近年紛紛畫下休止符。不過,我們還是要對多年來堅定支持立報的作者與讀者說聲抱歉。立報背後沒有財團,沒有政黨,沒有宗教山門,沒有公部門的置入行銷,沒有建商豪宅和名牌奢侈品的廣告……雖然報社工作人員和諸多專欄作者都願意不計酬勞熱情奉獻,終究還是不敵媒體市場殘酷的現實,我們被迫在本週過後,與大家暫時告別。

要感謝許多讀者給予我們的鼓勵。在臉書平台上,我們讀到如下的文字:「立報與公視是我覺得台灣僅剩的少數清流媒體,中立不煽情,可惜世風日下生存艱困,希望大家能支持他們……」,類似的聲音,我們時常聽聞,也因而鼓舞著我們在艱困的條件下繼續前進。不少知識圈的朋友也很嚴肅地告知:在眾聲喧嘩乃致囂鬧的各類媒體當中,立報是他們唯一願意靜心細讀的報紙。很遺憾,這樣一份屬於台灣社會的公共輿論資產,無以為繼。

台灣1987年解除戒嚴,報禁與黨禁同時解除。翌年,台灣立報即在風骨報人成舍我手下創辦,成露茜繼以光大發揚。這位親友學生口中的Lucie,經受過歐美狂飆年代的洗禮,畢生秉持素樸左翼信念,從學院到報社,她堅持理論與實踐並行,以知識培力行動,以行動豐實知識。當台灣眾多媒體日趨輕薄媚俗之際,立報的存在,所代表的,正是解放年代知識份子的信念與傳承。Lucie不幸於2010年病逝後,由魏瀚社長守成,延續立報志業。於今,在熄燈前夕,我們不禁想起Lucie摯友,天下雜誌發行人殷允芃於《成露茜論文集》發表時所說的話:「對一個人最好的紀念,就是把她的知識傳遞下去!」

是的,知識!我們曾經想把立報打造成一個知識的戰場,一個實踐的基地。德國哲學家黑格爾曾經說,「閱讀早報是我面對現實的晨禱」,在他生活的那個年代,報紙可以反映一個社會的精神面貌,可以寄託時代的精神,因為其內容蘊含相當豐富的知識成份,通過報紙所描述、評論的現象,得以認識本質,追求真理。在黑格爾看來,知識是亂世的唯一救星,只有知識可以讓我們在面對變局時,不致如同禽獸一般驚惶,不致於把國家的命運繫於一人一黨之智慮疏虞,能夠洞見社會上虛驕、反智、偽善、假勇敢等現象,並予以批判。亦即,報紙可以是知識的傳遞,也可以是清醒的力量。這是我們對立報的期待,不管是過去與未來。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