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太陽花」學運一些歷史與想像

立報/本報訊 2014.04.02 00:00
【記者劉仲書分析報導】「太陽花學運」之名源於好幾種說法,如「黑島青在19日一大早突然號召群眾購買太陽花」、「立院原本就訂了大量的太陽花,沒收件人只好給學生」、「花店老闆自發性地送太陽花支持學生運動」。就記者20日聽青島東路舞台主持人說明,現場發送的太陽花來自於花店老闆贈與,強調也有其他花出現、並不是以太陽花定調這場運動。

(上圖)反「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在學校春假結束後,即將面臨學校期中考週,形成白天在反服貿學運現場K書的景觀,甚至出現法學課輔義工為同學解惑。(圖文/姜林佑)

媒體因看到大量太陽花出現在反服貿學生的手中,就稱之為「太陽花學運」,但這件事似乎有些不同的聲音,如21日立院外圍群眾裡,有市議員候選人聽到一句「太陽花是大陸國花」,就將太陽花丟到地上,大喊:「一、二、三,踩,退回服貿!」

太陽花是向日葵與非洲菊的別稱,本次學運是指向日葵。它並非中國大陸國花,而是前蘇聯、俄羅斯、烏克蘭、玻利維亞、祕魯等國的國花,中國大陸則尚未訂定國花,在梅花、牡丹花之間搖擺不定。

「中國大陸國花是向日葵」僅為民間謠傳,在文革時期毛澤東被視為「永不落的紅太陽」,而崇拜毛澤東的人就是向日葵,因此向日葵成為紅衛兵的一種象徵。但這也讓台灣早年國民黨政府誤以為「向日葵」為中共國花,進而嚴格禁止人民持有,更有藝術家的向日葵創作被要求塗改、銷毀,如顏水龍,他製作了一面向日葵馬賽克壁畫,覆蓋藏匿了40年才得以見天日。

杜甫曾有詩句提到「葵藿傾太陽,物性固莫奪」,他自比為葵,天性就是向著太陽,顯示對君主的忠誠之心。「葵」在古人使用習慣上,多比喻為一種下對上的赤誠態度。從這角度來看,反黑箱服貿運動的向日葵顯得些許微妙。

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管中祥說,媒體選花來象徵,可能是為了方便與過去運動扣連,如野百合、茉莉花,「這麼做容易辨識,而且媒體命名後,在寫稿、下標都方便許多。」他說,對參與的民眾而言,這也是一種有明確區隔的認同標誌。

反黑箱服貿運動總指揮陳為廷,曾公開為此定調:「向日葵有向光性,代表陽光,又稱太陽花,希望能照亮黑箱服貿,也期盼台灣未來能如太陽花般,迎向太陽。」

台大台文所學生周凱在網路上撰文,反對太陽花這種符號操作:「很多人看不下去邱毅及其他政治人物,開始運用大量符號反擊,這正是他們要的,一方面模糊訴求的焦點,一方面借力使力,形塑成只是少數糟糕的政治人物的問題,而非現有民主體制就不夠完善。」他指出,運用符號來聚集人效果是好的,但一樣很容易被符號制約,讓不同意見的人們停留在符號的對抗上。

桃園地方高中生刊物《烢報》總編輯周香羽認為,「太陽花」原本沒有象徵意義,議場外圍舞台主持人說這是「陽光健康」的運動,向日葵也代表「照亮黑箱」,將它賦予意義。「陽光健康這個辭彙,排除了邊緣、陰暗少數的族群。」她說,現場的部份糾察也真的實際排除了一些人。她指出,服貿不只是黑箱問題,也必須考慮政治因素,因此不認同「太陽花」這個符號。

▲太陽花第16天綻放,市場購買熱潮不減,但是大量的太陽花銷售並未顯著帶動向日葵花價,花農半買半相送。(圖文/姜林佑)

▲「太陽花學運」進入第16天,這次的反服貿學運也讓台灣在世界各地都受到高度關注。(圖文/姜林佑)

【關注更多新聞請加入立報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LihpaoDaily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