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蔡英文 川普 中國

太陽花運動的省思

美麗島電子報/許信良 2014.04.01 00:00
一開始就震撼台灣內外的三月太陽花學運,不管未來何時結束,不管未來如何結束,都必然標誌著一個嶄新的歷史時代的到來。不是因為凱道上的五十萬黑衫軍,也不是因為長期攻佔立法院和一度攻進行政院,而是因為這個運動蘊藏著無限的歷史動能。

不同於一九九0年的野百合,也不同於二00六年的紅衫軍。雖然以學運的形式出現,野百合只是一九七0年代的民主運動的餘波;它只幫助實現了一九七0年代的運動目標。雖然以反貪的名義號召,紅衫軍只是變調的藍綠對抗;它最終只促成了馬英九的上台以及陳水扁的坐牢。它們都只是單一目標的歷史事件,而不是波濤壯闊的歷史運動。太陽花運動則是一個偉大的新時代的胎動!

從宏觀視野看這個運動,有遠近不同的層次。

最直接的導火線,當然是兩岸服貿協議在立法院審議引起的爭議。稍遠一點的燃料,是台灣人民對當今政治菁英和政治體制的不滿和不信任,尤其是對馬英九總統個人一貫頑抗民意的心態和政策的強烈憤慨。更大更遠的火藥庫,則是台灣人民對包含兩岸關係在內的整體全球化前景的疑懼。摻雜著特殊歷史情結的兩岸關係的新發展更帶來相當普遍的不安。

如果不發生去年九月的整王鬥爭,服貿協議極有可能早已過關。如果不發生張慶忠事件,抗議運動不太可能在這個時候起來。具有台灣政治文化特色的立院民主,雖然有太多讓人詬病的缺點,但是,在王金平院長主持之下,大抵都能把握「服從多數、尊重少數」這項民主議會最基本的運作原則,因而亂而不亂,慢而不癱。立院多數黨想要通過的議案,只要社會不強烈反對,很少不獲通過。王金平堅持「黨團協商機制」以及「不動用警察權」,正是為了捍衛最基本的議會民主。如果沒有這種堅持,在街頭運動狂飆的一九九0年代開始民主運作的台灣立院,不知早被攻佔幾次!從來不曾真正感受社會脈動、從來不曾真正了解民主真義、從來只想大權獨攬的馬英九總統,以為可以指揮立院黨團在立院行使多數暴力,為所欲為,於是點燃了這次學運的導火線。

三十年來的台灣歷史發展所取得的最珍貴資產,就是民主。民主已經成為台灣社會的核心價值。台灣人民不會容忍任何人以任何方式對民主施暴!

如果馬英九還是這樣的馬英九,如果馬總統還是這樣的馬總統,比服貿協議更嚴重的問題還多著呢!一直到現在,馬英九曾經真正在意台灣人民對核四不停的極度焦慮嗎?一直到現在,馬英九曾經真正在意年輕世代對前途茫茫的絕望無助嗎當然,馬總統絕不是台灣政治的唯一問題!台灣的民主畢竟還處在幼嫩階段。政治體制的無能和無效是台灣一切政經問題的癥結!從現行政治體制產生的政治菁英,很難有充分理解和有效解決重大政經問題的能力。總統必須是媒體寵兒,在乎的是被包裝的形象,而不是經檢證的能力。內閣和部會首長多數是不具國會運作能力的文官和學者。而大多數國會議員又只是認真經營地方關係的職業政客。

活躍在十九世紀和二十世紀之交的著名德國社會學家韋柏曾經指出,英國式的內閣體制是培養傑出民主政治領袖的最好機制。民主政治的政治領袖,最好從不斷思考和辯論重大政策的過程中脫穎而出。台灣必須有能夠提供這個過程的政治體制。

所以,太陽花學運要求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並非無的放矢。台灣需要更成熟更完善的憲政體制。二十多年的民主實踐已經累積夠多的痛苦和經驗,而網路世代也有能力搜尋夠多的全球智慧,可以對民主的深化和制度的改革,作務實有用的探討。這個時候召開公民憲政會議,絕不會空忙一場,絕不會徒增困擾。這個時候召開公民憲政會議,一定可以迅速凝聚改革共識。更重要的是,一場廣泛參與的、生動活潑的公民憲政會議,可以重新點燃台灣人民對未來希望的火炬,掃盡現在籠罩在台灣上空的鬱悶。

太陽花學運所以會有劃時代的歷史意義,除了必定深化台灣的民主發展以外,就是必定開啟對開放以及兩岸相關議題的持續而且徹底的辯論。

不管喜歡或不喜歡,台灣都必須認真面對全球化帶來的挑戰。全球化是不會回頭的歷史時期,全球體制只會越來越鞏固,不會越來越鬆弛。就像二千多前年老子所處的中國社會不會回到他所嚮往的「雞犬相聞,老死不相往來」的小國寡民社會,當代的經濟也不可能回到可以追求自給自足的國家經濟。

全球體制推動的開放,整體而言,帶給全球更大的經濟繁榮,但是,也帶給全球更大的貧富對立。繁榮的成果落在極少數百分之五,甚至百分之一的贏家手上,貧窮成為絕大多數人的宿命。這個問題不解決,社會就一定不可能和平和安定!

開放的兩岸經貿關係帶給台灣的問題,正是全球化帶給全球的共同問題。這是開放政策本身不可能自行解決的問題。這是公權力必須積極而且大力介入的問題。這也是台灣現在就必須著手解決的迫切問題。

光說開放會帶給台灣整體多大的經濟利益,是沒有說服力的。必須有具體照顧弱勢產業的相關政策!更必須有全面照顧弱勢族群的社會福利!這樣的思考一直沒有受到朝野政治菁英應有的重視。

全球化世界是贏家的世界。對於個人和對於產業一樣,全球化必然帶來更大的競爭壓力。所以,應該思考的,不只是如何照顧弱勢者,而且是如何強化競爭力。這就牽涉到整個教育制度的改革。

對於中國大陸,太陽花學運也帶來必須正視的訊息:兩岸關係不能只是少數權貴和巨賈的關係!既然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現在最能代表台灣人民的,正是參與學運的年輕世代。

當年輕世代自覺地而且堅決地要求改革,就非改革不可!太陽花學運對台灣的影響,就像一九六0年代的全球學運對全球的影響一樣,是世紀的,不是一時的。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