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新生兒 無薪假 收容所

國際法院裁定:日南極捕鯨 非為科研

自由時報/ 2014.04.01 00:00
〔編譯魏國金/綜合報導〕聯合國最高司法裁決機構國際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ICJ)法官3月31日裁定,日本在南極地區的捕鯨計畫並非以科學研究為目的,並贊成澳洲的主張,即東京當局應撤銷允許以科研名義捕殺鯨魚的許可證,停止在南極的捕鯨計畫。

澳洲指控,日本所謂的科研捕鯨,是為了讓商業捕鯨正當化。澳洲2010年5月向國際法院控告日本以科研名義捕殺鯨魚。ICJ支持澳洲的指控,判定日本捕鯨計畫的科學產出與實際上遭殺戮的鯨魚量相去甚遠。法官裁定,日本不應進一步核發科學捕鯨執照,直至該研究計畫大幅修正為止。

研究9條 殺850條

斯洛伐克籍的審判長湯卡(Peter Tomka)說,自2005年以來,日本鯨類研究計畫(JAPRA II)約屠殺3600條小鬚鯨,但迄今該計畫的科學產出有限。日本於1986年簽署停止商業捕鯨公約,但仍援引1946年允許研究用途的捕鯨公約,每年在南極海獵殺多達850條小鬚鯨。

澳洲指控,自2005年以來,日本僅有兩份同儕審查的論文,而論文的研究成果是以9條被殺的鯨魚為基礎,相較於實際捕殺量,違反比例原則。

日本難堪 但尊重裁決

這起判決,讓表明遵守法庭裁決的日本十分難堪。日本若退出1986年的商業捕鯨禁令或1946年的國際捕鯨管制公約,將可持續捕鯨。但日方表示,儘管對國際法院裁決「深感失望」,但將尊重這項裁決。

這項判決對於澳洲及基於倫理因素反對捕鯨的保育團體而言,顯然是一項重大勝利,但此舉無法終結捕鯨行為。日本在北太平洋有一項較小型的捕鯨計畫,挪威與冰島也反對1986年的商業捕鯨禁令,但保育團體仍感雀躍。「國際動物福利基金會」(IFAW)鯨魚專案主管蘭米吉(Patrick Ramage)表示,這項判決對冰島與挪威也有意義,兩國將面臨更大壓力,促其檢討捕鯨行為,及為捕鯨而使用的許多藉口。

社群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