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頂端
|||
熱門: 南韓 中正紀念堂 北極熊

馬英九利用太陽花搞權鬥

美麗島電子報/吳子嘉 2014.03.31 00:00
318學運雖然像是星火燎原般,迄今仍看不到熄滅退場的那一天。但是,事件的結局已經很清楚,就是這場政府、學生與人民的三輸戰役,不僅讓馬政府搞到灰頭土臉、威信掃地,喪失未來兩年的兩岸主導權;最嚴重的是,一群即將引領台灣走向的年輕世代,已開始普遍性的將「反中」視為風尚,兩岸關係停滯在所難免,甚至不排除有開始倒退的跡象。

10A總裁,救不了馬的統獨鬥爭

向來不觸碰政治議題的央行總裁彭淮南,日前罕見的主動站上第一線,說明《服貿》並表達支持立場。儘管協議內容對台灣的利弊得失,在國內仍有諸多歧見,但從這位「10A總裁」的發言來看,《服貿》對台灣的正面價值,不應以偏概全、視而不見。

然而,為何這樣一個被彭淮南認可的《服貿》,會演變成非黑即白的是非題,好像只要誰支持《服貿》,就是站在民意的對立面?原因,或許就像過去毛澤東曾說過的,「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現在的馬英九,就是篤信「統獨鬥爭、一抓就靈」的心態,因而造就了當前台灣撕裂對立的根本原因。

為何會這麼說?3月17日,張慶忠在國民黨籍立委戒護下,拿著無線麥克風趁亂宣布「開會,將服貿協議案送院會存查」,荒謬粗暴的審議手段,實在令人難以置信;但必須說,整個過程絕非即興演出,而是馬英九在背後有計畫性的策畫,張慶忠不過是負責演出的棋子;至於目的,則是為了藉由製造朝野對立,鞏固領導中心。

這不禁令人想起2006年,扁執政後期爆發貪腐弊案,原本主張新中間路線的陳水扁,為穩住政權,決定重新走回激進路線,遂在當年的元旦祝詞宣示推動「新憲公投、黨產改革」,全面向在野黨宣戰。當年,林濁水就直指扁政府的策略,是「訴求激進路線;動員基本教義派;鞏固領導中心;不求施政績效」。

以史鑑今,現在的馬英九,選擇以缺乏程序正義的手段處理《服貿》,在立法院硬幹到底,所抱持的心態,不就是與當年的陳水扁一模一樣嗎?

也就是說,支持度徘徊在10%上下的馬英九,面對全台有9成民眾否定自己的現況時,眼見七合一選舉、2016總統大選即將到來,他必然有強烈的危機感;因此,為有效率的激起朝野對決,讓藍、綠陣營支持者快速歸隊,這位跛腳總統唯一能丟出的牌,就是透過《服貿》爭議,催出統獨之爭。

尤其,民進黨主席改選將屆,馬政府盤算著,只要對《服貿》採取激進手段,必然會讓蘇貞昌等綠營人士,在鞏固深綠基本教義派選票的思維下,必然會採取強烈的回擊策略。屆時,藍、綠陣營在兩岸戰場火拚的過程,就等於不斷替統獨議題增添柴火,讓馬英九得以藉此暫時穩住個人領導威信。

但是,算盤打得精的馬英九卻沒料到,國民黨團逕自宣布將《服貿》送交院會存查的動作,竟會釀成銳不可擋的318太陽花學運。而且,在學生佔領立法院初期,馬政府還自我感覺良好的認為,只要把學生打成暴力分子,就能順利解除危機。

整個過程,馬英九除了忙著替學生染綠,就是忘了好好檢討自己,為何太陽花學運的學生們,不是國民黨的青年團成員,而是蔡英文的青年軍?原因,不就在於國民黨青年團的領導人若非林益世、頼素如這類貪污犯,就是連勝文這種權貴子弟;請問,有理想與光榮感的青年世代,難道甘於加入國民黨嗎?長期擔任黨主席的馬英九為何不感到汗顏?

馬錯估民怨積累,搞權謀提油救火

無奈的是,即便到了上周六,當50萬黑衫軍即將上凱道的前夕,馬英九依舊把矛頭指向民進黨,痛批政黨惡鬥,顯然他仍執意將學生貼上「民進黨」的標籤,嘗試把學運染綠,甚至是染獨,到了這種時刻仍心繫權謀,完全沒意識到這股學運,其實是多年來各種民怨的綜合,所做的一次性爆發結果,絕不能以單一事件來看待。

其中,最主要的幾個民怨,就包括台灣實質平均薪資倒退16年,回到1997年水準,多數青年人起薪卻只有22K,當面對只漲不跌的高房價,連最基本的「住」都出問題時,自然對未來感到茫然,對政府心生憎恨。

再者,從扁政府時代開始,因為政府的無能,讓台灣始終找不出一套有效的產業政策;隨著全球化浪潮的推進,讓台灣經濟陷入雪上加霜的惡性循環。

更甚者,相對於中國大陸崛起後,對岸年輕人自信滿滿、陽光滿面,更是加深台灣人的相對被剝奪感;如今,聽到《服貿》通過後將有更多大陸人會來台做生意,缺乏競爭力的人,直覺上當然會先反對再說。

馬領導威信萬箭穿心,政權損兵折將

面對以上種種民怨的不斷積累,馬英九明知個人民調僅剩下9%,「反馬」逐漸成為台灣共識,卻還推張慶忠以30秒鐘的時間,強行將《服貿》送進立法院會後,這項蠻橫的舉動,無疑成為了反政府力量集結的有力基礎。新仇加舊恨,終而讓318學運變成野火燒不盡。

儘管學運迄今仍未完全落幕,但幾項後果已經清楚可見。

第一,馬英九此次在國會踢到鐵板後,原本強硬行事的國民黨團,除了蔡正元之外,幾乎所有人都變成快閃族,不願公開捍衛黨的政策,對領導中心出現離心離德的跡象。

第二,馬王關係再度惡化,從原本九月政爭後還能強顏歡笑式的碰面,到現在徹底走向決裂,彼此不可能再有信任。未來,馬英九的意志在立法院將會寸步難行。

第三,被馬英九授意毆打學生的江宜樺,確定報廢。因為,當他的歷史定位被寫成「毆打學生的行政院長」時,就注定政治生命不可能再有更上一層樓的機會;同時,當318學運落幕後,江宜樺就會立即面臨被撤換的可能。只是,下位閣揆該由誰接任?只能說,一再證明自己無能的馬英九,這次恐怕是要到104網站,才能找得人願意接這個燙手山芋。

第四,馬英九唯一的政績:兩岸政策,在未來剩餘的兩年任期,他將喪失主導權。這代表著,原訂四月來台的張志軍,訪問行程將生變;原本露出曙光的「馬習會」,將石沉大海;原先順利可期的貨貿談判,也已出現變數。

第五,最嚴重的是,這場「反服貿」運動的興起,將誤導台灣陷入「反中情緒」高漲的氛圍。因為,這股浪潮,已經是不同於以往大都是以老一輩為主;相反的,年輕人,甚至是未成年的學生,都開始把「反中」視為風尚。

創造青年世代反中,馬淪台灣最大禍源

試想,當台灣的下一代,對中國大陸充滿排斥與敵視時,兩岸關係是會前進還是倒退?台灣的發展是會更加開闊,還是走向自我侷限?

尤其,台灣多數年輕人,本來都不存在反中情結,但從此次318學運來看,似乎有許多人不曉得自己是因為「反馬」,所以才「反中」,如果這兩件事持續被混為一談,台灣的年輕一代普遍存有這種態度時,久而久之,可以預期兩岸關係將會出現停滯,甚至是倒退情況,這對台灣在國際上的發展必然將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

整體來說,馬英九把《服貿》當成統獨牌操作的結果,就是損兵折將、傷人害己。

問題是,馬英九會就此罷手嗎?從目前府方處理學運的態度來看,答案恐怕是不可能;相反的,馬英九有極大的機會,將繼續走向陳水扁執政後期的激進路線,加碼操作統獨議題,讓318太陽花學運的落幕,成為台灣內部衝突與分裂的開始。

所以,毋庸置疑的是,未來兩年,馬英九將成為台灣的最大禍源。

社群留言